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02|回复: 1

疮疤

[复制链接]

159

主题

659

帖子

24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22
发表于 2017-3-14 18: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疮疤

       文:翟永旭

       骂老官是配种站站长是无奈之举,不过的确很解恨。看着老官气急败坏的样子,我有了一丝丝得意感。再细想想,那么大岁数了,让我一个年轻人给闹得这么下不了台,也许真的很过火,可是这事能怨我嘛?都已经这么大岁数了,谁身上还能没点短处,说得多了,也就成了疮疤,有了疮疤不算什么事,要命的是让人一揭就疼。可要是不是疮疤,却还要让人当成疮疤来揭,那就不仅仅是疼了。
   

    老官刚到我们这个变电站来的时候,我像对待所有师傅那样,表现出一个徒弟对师傅应有的尊重,既没有受到别人对他的议论的影响,也没有理会他那喋喋不休的倾诉。
老官从前在110千伏变电站当过站长,后来到另外一个110千伏变电站当值班员,没停两个月,又到220千伏变电站来当值班员。对于其中的过程我并不关心,从老官的言谈中看得出,他似乎很失落。于是我把仅有的一丁点同情毫无保留地送给了他。当别人孤立他的时候,我主动靠近他;他需要帮忙无人理会的时候,我总是挺身而出。
我和老官在一个班的时候,我正好上夜班。早晨我正清扫主控室的卫生时,老官突然从楼上下来让我把厨房清扫一下。
上夜班只打扫主控室的卫生,站上有规定。尽管你老官刚到这个变电站没多久,这个道理也应该想通吧!我上夜班,还有着听电话的任务,让我再去打扫厨房,厨房又和主控室不在一块,即使能听到电话的声音,也未必能及时接到电话。一个班上那么多闲人,老官不让别人干,偏偏让我干,这不明摆着没事找事吗。我又不好发作,只好提醒自己不给他正面冲突。
于是我嘴上答应着行,就是不去干。老官催我时,我就说我还有什么什么活没有干完,等干完了再说吧。催我几次,我都是这样回答他。副站长在一旁看不下去了:
“让你打扫厨房,你怎么一直不去打扫?”
“上夜班应该打扫什么地方的卫生?官师傅刚调到这没多长时间不知道吧!你也能说不知道。”
这句话问得副站长不吭声了,只好去打扫了一下厨房的卫生。其实从一开始,老官向我发难的时候,我就怀疑是他出的骚主意。
   

没多长时间,站里要派人外出学习,需要倒紧班,由三班改为两班。
    老官有一天忽然对我说:“我听副站长说,这几天要让你一直上夜班。”“为什么?”“他说你是副值,主值不值夜班。”“那要是站上没有副值了怎么办。”“我就看咱关系不错,提前给你透个信。”
    按照以往的经验,我知道这是副站长有意使的坏。不过凭直觉,老官提前给我透信,只不过想把自己的责任推清,让我不要为这事恼他。


   果然不出所料,到时候,我和副站长提起这个事,他一脸蛮横,说这是上级的规定,要是觉得有人治摆你的话,可以去告去。
   那时的交通工具不像现在这样方便,正好又赶上是星期天。上着班离开变电站大门是不允许的,下了班再去找主任,时间也已过去了。所以副站长才敢这样趾高气扬。我只好在无可奈何中忍气吞声地去上夜班。
晚上,和众人一起在主控室吃饭的时候,老官突然问我多大岁数了。我告诉了他。
“有对象了没有?”
“还没有。”
“那你可该找了呀。我看你们这一批的基本上都结婚了,你怎么连个对象也没有啊。我以前在110千伏变电站的时候,那个站上就有个大龄青年,和他一批的人家孩子都上学了,他还没有对象呢。我就经常说他,像你这样,就该找个带孩子的,进门就当爹,多好。”
“进门就当爹是不错,不想那么早结婚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就是怕将来跟你一样了。”
“跟我一样怎么了?”
“你当年就是因为结婚太早了,所以才会在四十多岁以后,利用站长之便再去逼良为娼。”
尽管我在这段时间里,对他的倾诉毫不理会,但最关键的一句话还是记住了。


那天晚上,我挨着个和他们几个人对骂,把他们也都气得够呛。毕竟最后还是寡不敌众,一个人最后竟幸灾乐祸的说我看来这辈子结婚都没指望了。
“别光看我现在连个对象也没有呢,说不定年底就要结婚了。”
“要是结不了咋办,拿五十块钱请客。”
“行。”
我说这话的时候,当时就打算等到他来和我对质这件事时,狠狠地、单独地骂这个家伙一顿。谁知过了一段时间,老官又非得从中间要插一杠子。
“你现在有对象了没有?”
“还没有。”
“年底马上就要到了,你们打赌的事我可是记得呢,你要是不认账了,我可得给你们作证。”
“有句话没用在你这,用在你这最合适不过了。”
“啥话,你说吧。”
“你知道你这个叫啥呀,你这个就叫:老狗记得千年事。”
“你可真行……。”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老官闹了个下不了台,众人都笑了,老官也赶紧自己给自己找了个下台阶。想想也是,那么大岁数了,真是给留着脸不要脸。
恢复正常倒班之后,正好赶上我这个班接老官那个班。检查设备时,我发现电缆沟里有些土。我马上向站长进行了“汇报”。站长立即责令老官去将其清除干净。本来已收拾得整整齐齐的老官只好乖乖地去清扫。
变电站的电缆沟里有点土也不算什么事,说得再白一点,让我替老官干一干也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因为老官一直要和我过不去,让这些芝麻大的事在我眼中也成了大事。
要说让我一个人上夜班,那是副站长的事,可对我的贬损也是副站长的事吗?结婚早结婚晚,或者一辈子不结婚都是个人的事,关你老官什么事,你要是有个闰女,让我娶我恐怕还未必娶呢。话再说回来,结婚晚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为什么在你老官眼中就成了疮疤。是不是跟你的情妇一路货色:咸吃萝卜淡操心。


老官到了220千伏变电站以后,逢人就说自己在110千伏变电站当站长时的冤屈,说得多了,让我记住了一句话。那就是:老张老婆跟小罗打架,拿人家小罗身上都给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这句话成了他刚到220千伏变电站时的口头禅。
本来我对此毫不理会。不过也知道小罗是一位未婚女性,传说和老官一向有染。我一向不爱打听这些事,老官一直要戳我的疮疤,大多数还是当着众人的面,让我不禁对这事也提起了兴趣。
当我把老官的话学给其他变电站的同事时,同事们都笑了。在笑声中,我也了解到了有关于老官的来龙去脉。
老张调到老官那个变电站,领导主要是考虑到他没有房子,老官那个变电站有房子,让老张住到那里也方便。
老张是个老实人,老官作为一个站长,无论在工作中还是生活上,却处处要欺负人家。老张除了逆来顺受之外,什么办法也没有。老张的老婆是个泼辣人,这话传到她耳朵里以后,有好几次给老官闹得特下不了台。老官因此而怀恨在心。
事情也凑巧,那一阵变电站停水了,去厕所都得上家属院。那天老官去解大手时,无意中听到老张的老婆在女厕所里解手,他赶紧擦好屁股,把擦屁股纸往女厕所扔。气得老张老婆堵着男厕所的门要和老官玩命,幸亏众人拦着,老官才得以逃脱。
老官的本意是想把这带屎的纸扔到人家身上,可毕竟也带着流氓行为的性质。老张的老婆又拿着菜刀跑到主控室要和老官算账。
新来的值班员小罗平时跟老官关系不错,赶紧上前把菜刀给她夺了下来。没有了菜刀,老张的老婆骂得更欢,不一会儿,把小罗也给搅了进去,在这个女人将要和小罗打起来的时候,其他人才上前把这个女人劝了出去。
老官说小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根本不可能。更何况,打架的对象又是他和老张老婆,又不是人家小罗。要是再往深处推究一下,老官的疮疤一定会很疼。



我在老官眼中的疮疤本以为随着结婚就要消失了,可老官并不这么认为。
当同事们纷纷向我道喜时,老官突然问:
“听说你要结婚呀!好意思吗?”
“我结婚有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
“我觉得对于女方来说,就是个亏。你看你,长得瘦儿巴肌的,一点劲也没有,平日干活又那么笨。你说人家女孩跟了你,会有好日子过吗?就凭这,你说说,你凭啥好意思结婚。”
“就是因为我笨,所以现在有件事想不明白,一直想请教请教你,能不能请教一下。”
“啥事,你说吧。”
“老张的老婆和小罗打架,把小罗身上都给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你是怎么看着的。”
话刚一出口,众人笑得弯下了腰,更有甚者,笑得竟然在地上打起了滚。
只有老官气得脸都变了色,想给自己找个下台阶也找不到。声音和手颤抖了好几分钟后,终于蹦出来一句:
“就你这个小屁毛孩子,啥玩意儿也不懂。”
“就是因为不懂,才问问你呢,要是懂了,就不用问你了。要是打脸上了,都能看着,打到身上了,看不着呀!”
“你知道俺和人家小罗啥关系,俺和人家爸爸都是同学,多少年的老关系了。”
“这关系也不是让你看她身子的理由吧!”
“你怎么一直说我看人家身子,你见我看啦。”
“你没看,怎么知道人家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就算验伤,也该找个女的去,轮几轮也轮不着你去吧!”
“当时的场面是什么样子,你知道不知道,怎么就一直在这胡说八道。”
“谁胡说八道了,我怎么听说,根本就没有打着。”
“听谁说的。”
“老张老婆。”(其实我根本就不认识老张老婆)。
“她是个什么人,你知道吗?”
“我知不知道,跟你看人家良家妇女的身子有什么关系。”
“老张老婆是个有名的泼妇,没见她那天那个样,掂着菜刀,追到主控室和我打架,人家小罗好心好意上前劝劝她,就说人家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要说小罗和你关系不错,我看她也许就真有这个咸吃萝卜淡操心的特点,就跟你一样,我找不找对象、结不结婚关你屁事,你凭啥一次次在有关于我个人隐私问题上跟我过不去。”
“怎么能说是我和你过不去,全站人谁不是这样说你,就你这个熊样,拿你逗乐是看得起你,你凭啥还不高兴。”
“那要是这样说,你知道别人背后怎么说你吗?”
“怎么说?”
“都说那个110千伏变电站本来不错,就是因为你在那里当了站长之后,让好好地一个变电站在你手里变成了一个配种站,现在在外面提起来老官,别人不知道,要是一说配种站站长,都知道是谁。”
“配种站,那还不是因为老张带着老婆在站里面住。”
“带着老婆住到站里面,那也应该叫夫妻站呀,要是叫配种站的话,那就不是说人了,因为配种都是畜生才办的事……”



对于不是疮疤的事,当成疮疤来揭,的确让人气愤。我至今也想不明白,老官这样对待我,是不是要掩盖他的疮疤。不过有疮疤,也不是你想掩盖就能掩盖得了的。用这种方法掩盖,只能说是逼着对方来揭你的疮疤,后果只能像老官一样一疼到底。
从那以后,老官再也不敢随随便便地拿我开涮了。我狠狠地整了他一回以后,让他也知道了无地自容的感觉。有关于他和小罗之间的事情,我无意去作深一步的调查,毕竟我没有他那么无聊。
老官有了“配种站站长”这个绰号之后,他的那句口头禅也成了经典,在单位里广为流传,我对他的反问也成了经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77

主题

2844

帖子

8579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8579
发表于 2017-7-30 08:48:20 | 显示全部楼层
贴近现实小人物真实生活写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