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30|回复: 3

今宵酒醉何处?-----纪念上山下乡49周年(三)

[复制链接]

12

主题

24

帖子

66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66
发表于 2017-4-2 15:2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7-4-17 21:35 编辑

(四)
  他活了,他贸然地去摸了一下阎王爷的鼻子后又回来了。知觉慢慢地恢复了。
  啊──,多温暖啊,多安宁呀,象小时候睡在妈妈的怀抱里一样,再闭一会儿眼吧,人生能有几回这样的温
暖和安宁啊!他迷迷乎乎地又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
  “列车啊列车慢慢行,让儿再看娘一眼,娘啊娘啊娘啊娘啊,年迈的母亲白发苍苍。十八年恩情怎能忘,爹娘
从小把我抚养,如今骨肉就要分离,伤心的泪水挂满脸上......”。
  是谁,唱起了这摧人泪下的“知青之歌”,在这飘渺的虚空中飘荡着?没有谁在唱,那是他的心声。
  “车辚辚,马啸啸,行人弓箭各在腰,爹娘儿女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那是古人戍边,而今是下乡。
  他站在车厢里,冷冷清清地木然呆立着。见过多少生死离别,从来没有如此动情过。
  “执手相看泪眼,竞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柳永真不该死,他若活到现在,不知该会写出多少断肠句。
  妈妈在哪里?临走前还能看上一眼吗?“此时寸肠万绪,.....和泪眼,片刻几番回顾”。妈妈不会来的,理智告诉他。因为此时,用一双小脚支撑着全家生活重担的年近五十的衰弱的妈妈,正站在烟熏火燎的大铁锅的旁边,用木棍在吃力地搅动散发着臭味的正准备炼成油脂的猪肠子呢。妈妈不会来了。然而,他多么希望再看妈妈一眼啊!            
  瞪大眼睛,攥紧拳头,踮起脚跟──啊!看见了,看见了!妈妈穿着能刮下几斤油脂的围裙,拉着弟弟和妹妹的小手,远远地站在厂门口,痴呆呆地凝视着,眼睛一眨也不眨,任凭泪水象小河一样地流。她不敢到车前和儿子告别,怕的是泪眼相对,肝肠寸断,到开车时下不了车,因为岁月的艰辛,不但染白了她的双鬓,也揉碎了她的身心。
  “离别了这里不知要多少年啊,亲爱的妈妈,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妈妈的身边,亲爱的妈妈我再也不能和你同欢共悲伤”。   ──车队开动了,带走了一串泪水,和一车悲凄的歌......。
        (五)
  “妈妈!妈妈──!我要见妈妈──!”
  雪,洁白的雪,填满了山区的沟沟壑壑,也拥堵住了“知青点”的宿舍大门──村外的一座旧马棚。
  夜,空旷而神秘,只有风,不时地呼啸着扫过雪地。
  摇曳的煤油灯光,笼罩着十三个泥塑般盘腿坐在土炕上的“知青”。屋里静悄悄的,能听得见从窗缝飘进来的小清雪落地的声音。“知青”们全都面北坐着,双眼直呆呆地望着墙上挂着的伟人像,而伟人仍像往常那样满面红光慈祥地望着他们,举着“小红书”的手臂机械地平放在胸前。许诺和他们一起过一个“革命化春节”的老贫农早已回家祭祖去了。眼前的十三碗水饺,也早已收敛了热汽,冻成了冰砣。他们默默地坐着,数着心音,等待着那一标志着新旧交替时刻的到来。
  静!令人难以忍受的静。
  静!往往是暴发的前奏。
  “妈妈─,我要见妈妈!”突然,全组中年龄最小的女“知青”发疯似的尖叫着,哭喊着跳下土炕,撞开门扉,扑进了风雪弥漫的旷野中。
  走!回家看妈妈去!其他人,仿佛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似的,争先恐后地冲进夜色茫茫的雪野里。
  风雪刹那间从敞开的房门灌了进来,掩埋了屋里的一切。
  除夕的鞭炮,突然间炸响了,人们在同一时刻欢庆着新春的到来。而此时,正有十三个弱小的身影,挣扎在茫茫千里的雪野
中......。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回家看妈妈!
  当正月初一的晨曦劈开夜幕的时候,人们在铁路的路基旁发现了十三根站立的冰桩,而此地,已距那个小山村一百多里路了。细心的人会发现,那些冰桩的上部,仍然有白雾似的东西在冒出──他们还活着!......。
     (六、七)
  呀!为什么这么硬呀!妈妈的怀抱应该是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呀!   ......不知过了多久,思维也开始恢复了,他猛地掀开沉重的棉被,挣开眼睛,坐了起来。眼前是一片迷惘的景象。
  这是什么地方?“干打垒”式的小草房,被烟熏的黑漆漆的墙,不是坟场,胜似坟场!
  他是谁?老态龙踵,枯瘦干瘪,不是干尸,胜似干尸,活脱脱的一具现代木乃伊!怎么还有狗?它想干什么?蹲踞在我的面前,专注地望着我,眼里还流露出一股人性的柔情......?
  噢──: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往事在追忆中复活了──
  年底决算了,扣去粮草钱,他净挣现金九块四毛钱!九块四毛钱,能干点什么呢?回家看妈妈吧,不够路费钱!以此维持明年的生活吗?堂堂的七尺之躯,正是能吃能喝的年纪,连春荒恐怕也渡不过去!怎么办?“糸紧腰带大干啊,出大力,流大汗,天大的困难也玩完!”那是纯扯蛋!乞食为生吗?难哪!堂堂男儿,凛凛须眉,受过十多年的正统教育,焉能求取“嗟来之食”!何况不
劳而获,是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追求不得。出外觅食?有道革命男儿志在四方,可哪儿有落脚之处?何处不是大地一片红烂漫!
向父母乞求援助?难那,常言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父母养了我小,我非但养不了父母
的老。反而要让父母养我的老,真是岂有此理!再说,父母已经“革命”革的只剩下每月领取点生活费的能力了,焉能再顾及于我?
  ......。
  罢!罢!罢!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无钱明日忧吧!于是,他倾其所有,约了附近“知青点”的两个知青,跋涉数十里。走进了那个缺菜少肴的“革命化”的小饭店里。
  他醉了,伙伴们也醉了。三个人都成了过河的泥菩萨,谁也顾不上谁了。
  苦闷,忧伤,怨艾,失意,惆怅,迷惘,绝望,象一座座大山,向他们压来......。
  哈!哈!哈!哈!”沉闷之中的他,突然超脱出来似的,狂笑着站了起来,将手中的酒瓶狠狠地摔碎在小店的地上,一步三摇地扑进了风雪之中......。
  ......。怎么能来到这么个地方呢?
  “啊──,救命恩人?他,和它?” 他猛地推开压在身
  上的被子,扑到地上,跪到在老柴脚下:“老大爷,你是俺再生的父母,重生的爹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9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984

组织部长策划部长

发表于 2017-4-3 14: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继续,会持续关注老师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24

帖子

66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66
 楼主| 发表于 2017-4-3 22:40:56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丽人生 发表于 2017-4-3 14:23
精彩继续,会持续关注老师作品!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7 21:36:32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问好,期待您更多的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