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诗歌
诗歌
小说
小说
其他
其他
关于
关于
查看: 123|回复: 4

[原创] 许文和嫂子的战争

[复制链接]

65

主题

120

帖子

427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427
发表于 2017-4-15 05:41: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美丽人生 于 2017-4-15 08:25 编辑

                                                                                             许文和嫂子的战争

    许文上初二的那个初夏,他哥结婚了,嫂子是镇上的人,个子高高的,留了个假小子头,从她进入这个家后,一切都变了。
  许文他父亲去世的早,母亲一人拉扯他们姊妹四个,住在这拥挤不堪的四间土坯房里。这突然多了一人居住,更加显得拥挤。许文怨恨他嫂子的到来,处处和她作对。
  这一年的夏天出奇的闷热,春夏两季没怎么下雨,阳光烤的树叶卷曲着身子耷拉着头无精打采,纹丝不动。
  中午还没吃饭,许文去了村后边的槐树林里,他爬到树上,专挑那些很嫩的槐树叶子,折断后拽下来,拿回家喂兔子。
  养兔子对他家来说,是唯一的致富渠道,也是他学费的唯一经济来源,所以兔子的好坏特别重要,看着十几个活蹦乱跳的兔子,他心里美滋滋的。
  许文吃了点饭,光着上身去村外的大口井(人工挖的用来灌溉的圆形水池了)游泳,毒辣辣的太阳把水晒的热乎乎的。他屏住呼吸,一个猛子就钻到水下,就像一条鱼儿,在水里上上下下的游着。
  游了一会,许文准备回家,上来一看短裤不见了,大口井离村子也不近,这么热的中午,谁闲的没事开这样的玩笑,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许文瞅了瞅没人,光着屁股一口气跑到菜园子旁,两手抱住梧桐树爬到了上面,爬树是他的拿手好戏,他坐在树枝上,隐蔽在硕大的梧桐叶子后面,找了几个最大的梧桐叶子,小心翼翼的掰下来扔到地上,然后非常利索的下了树。他把梧桐叶子前后各一片挡住下身,扭扭捏捏的往家走,在大街上遇见他婶子,她还表扬了他一句:"这孩子学会过日子了",他羞臊的面红耳赤,匆匆跑回家。
  刚进家门,嫂子正拿着那些嫩绿的槐树叶子喂兔子,"这么热的天,你中午喂兔子,不让它们活了吗?"许文指着嫂子,大吼着。梧桐叶子掉落在地上,他捂着裆部气冲冲地跑进屋里。
  许文进屋一看,短裤怎么会在炕上?"娘,我的短裤怎么跑回来的?是不是你去拿的?"他把娘喊来。
  "不是我,是你嫂子,她说那么深的水去洗澡有危险,让你长长记性" 许文那个气啊,跳下炕就要找嫂子算账,娘把他拽住了,低声说:"你别不识好歹,人家为你好"。
  许文气的直喘粗气,真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急忙拿着汗衫就跑去了学校。
  下午放了学,许文刚进家门,就听母亲站在院里哭着嚷嚷:"这兔子头晌还好好的,这么会功夫怎么就死了呢?"
  许文到兔笼子旁一看,有只兔子已经死了,直挺挺的躺在那里,他拿起那只死兔子跑回屋里,一脚把他哥的房门踹开了,狠狠地把死兔子扔到炕上,指着他嫂子就破口大骂:"你这个扫把星,赔我兔子。"
  嫂子站在炕上,用手指着徐超,气的说不出话来,双脚跺的炕咚咚的响。
  大哥把许文推到院里,低声说:"你嫂子没干过农活,养兔子她更一窍不通,再说你能保证是她喂死的?"
  许文蹲在地上,眼泪模糊了双眼,多想那只兔子突然活了过来。他突然感觉希望是那样的渺茫,又感觉太阳是那样的令人讨厌。
  嫂子没种过地,也没养过兔子。初中毕业就到县里的农机学校学习驾驶拖拉机,大哥就是在那里认识她的。
  尽管如此,许文也不会原谅嫂子,一定找机会报复她,还有上次的羞辱之恨,一起算账。
  机会终于来了,哥和嫂子回娘家住下了。许文偷偷的溜到嫂子的房间,拿走嫂子的雪花膏,又到灶房抓了一把咸盐,用擀面杖擀成面,放进雪花膏瓶里,用木棒搅拌好,扭好盖,放回原处,大功告成,就等着看热闹吧。
  第二天的晚上,快九点了,蝉鸣不断,此起彼伏,河底浅浅的浑水里响起了一声声有节奏的青蛙欢唱。
  许文兴奋的异常清醒,斜躺在炕上扇着蒲扇,唱着小曲,翘着腿晃悠着。
  正当许文得意之时,就听见嫂子那间"呀"一声大叫,紧接着房门砰的一声,他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只见嫂子一个飞扑,把他的书本摔了一地,又把作业本撕的粉碎。
  这场打斗,虽然没分出上下,但许文也算是一雪前耻,解除了他的心头之恨。
  许文最喜欢生吃韭菜,他家的菜园就在上学的路上,有时候起来晚了,顾不上吃饭,拿一块干粮就走,走到菜园子,用小刀割两墩鲜嫩的韭菜,边走边吃,这时候他感觉到是最幸福的时刻。
  这天晚上放学回家,还没进屋就听见嫂子和母亲嘀咕:"娘,咱家的韭菜经常被人偷,真够缺德的。"
  第二天清晨天还没大亮,许文朦朦胧胧地听见开门声,又听见勾担哗啦哗啦的响,不知道谁这么早就出门,这样的声音在农村是最常见的,并不奇怪,他接着又迷糊了。
  当许文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从窗棂溜进了屋里,照在炕上一根根的阴影。他赶紧起来穿好衣服,顾不上洗脸,拿上一块硬的跟石头一样的干粮,跑到菜园子,当看到韭菜地里满是脏水时,他立刻明白了,原来是嫂子使的坏。
  许文就闭着眼,割了两墩韭菜,匆忙跑到小河边,仔细的洗了两边,小河里潺潺流动的山水,把他的郁闷的心也洗的干干净净。
  放了学许文顺便来到菜园子,韭菜地一片狼藉,不过他并没有感到内疚,恰恰相反,嘴角翘起不易察觉的冷笑。
  许文得意的跑回了家,家里静悄悄的,与他想象的完全相反,与他期望的差距太大,他多想看到嫂子暴跳如雷的样子,可他失望了。
  一晚上许文睡的很香,只是感觉天不是那么热了,偶尔有几丝微风渗透到炕上,那把大蒲扇孤零零的躺在炕的一角。
  吃了早饭,许文背起书包往学校走,又来到了菜园子,他刚蹲下准备割韭菜的时候,身后突然嗷的一声大叫,把他吓的一屁股就坐在地上。
  他头也没抬,一下子撞了过去,把那人顶倒在地。他站起来,看到是嫂子,她捂着肚子,痛苦的坐在地上。
  "你用不着这样大惊小怪吧?"许文低着头嘟囔着。
  "你吃韭菜,割回家洗干净了再吃,你这样吃多脏,还弄的乱七八糟的,韭菜还能长好吗?我还以为是有人来偷呢,害得我早起来捉贼。"她声音很小。
  许文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瞪了嫂子一眼然后飞快地奔向学校。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布满了阴云,路边的杨树被风吹的摇晃着身子,一片片树叶不情愿的离开了树枝,落在了地上,又被大风发疯似的卷起来扔到空中,渐渐远去。
  夏末初秋的天气是多变的,眼瞅着就下雨了,许文抱着书包,顶着狂风,一路狂奔,刚到家门口,大雨倾斜而下。他推了一下门,门上着锁,家里没人,下这么大的雨都去哪儿了呢?
  许文跑到门口西边的梧桐树下,雨滴打在叶子上啪啪乱响,水从树上流下来,像是瀑布从天而降。
  一台拖拉机直接开到家门口,大哥跳下拖拉机,跑到后边,把嫂子搀扶下来,母亲打着一把雨伞盖在嫂子身上。许文默默地跟在后面进了屋,母亲把他拽进里屋,突然从炕上拿起笤帚,劈头盖脸的朝他打来,许文一下子懵了,不知道躲避,腮火辣辣的生痛。
  母亲坐在炕沿上流着泪,断断续续的说:"今天幸亏没事,要不你就造孽了。"
  "我怎么了,你这样打我?"
  "你早上把你嫂子推到,她肚子痛的受不了了,就去医院检查了,还好大人孩子没啥事。"
  许文一脸茫然,闷闷不乐地趴在炕上写作业,外面的雨下的更欢了,风吹着雨水一股脑的冲向窗户,飞溅的雨花在窗台上绽放。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村里的人都忙着割麦子。许文没考上重点高中,在家闲着没事,他每天围着那几只兔子转悠。母亲几次劝他回校复习再考,他就是不听,告诉娘等到秋天要去当兵。
  刚入秋,生产队一夜之间就土崩瓦解,所有集体的东西全部折价分给社员,大哥买了一台拖拉机和四间生产队的仓库。母亲找了叔伯大爷做证人,在一个阴天的上午和大哥分了家。大哥把刚买的房子简单收拾了一下,匆忙的搬过去了。
  在搬家那天,嫂子抱着侄子,连同那杆楠木秤拿走了,那个年代的秤是十六两制,是许文的父亲留下的唯一物件,可以说它代表了父亲一生的艰辛,有时候母亲拿着这杆秤独自流泪,这杆秤也成了母亲对父亲的念想,重要性不言而喻。
  许文知道后就去大哥家,还没进门,大嫂就把他堵在门口,双手叉腰气势汹汹。
  "怎么?刚搬进新家,笨鸡就变凤凰了?"许文没给嫂子个好脸,"把秤给我,我立马走人。"
  "你要秤有用吗?秤土块吗?学都没上好,地瓜剥了皮什么也不是,有能耐再去上学,我给你保管着,等你有出息了,再来找我要,到那时我服你。"
  许文看到那杆秤就挂在墙上,把嫂子推到一边,跑过去拿起秤就跑,嫂子把拽住秤杆,他俩就这样僵持不下,扭打在一起,他心想,我得不到你休想占有,他用尽力气把秤折断,爬起来就跑回了家。
  回到家,许文哭了,为父亲的遗物损毁而哭,更为嫂子的一番讥笑而伤心,以前的磕磕碰碰,在他幼小的心里没有留下伤痛,毕竟是生活中的琐事,可这次嫂子的话深深地刺痛了许文的自尊心,他对嫂子恨之入骨。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满野的庄稼收获在望。许文拿着入伍通知书,高兴的搓着手,临走那天晚上,亲朋好友都来祝贺,大哥抱着侄子也来了,许朝文把侄子接过来,在他小脸蛋上亲了一下,大哥把一个小包塞到他兜里说:"到部队好好干,给咱爹娘争口气。"
  许文把弟弟叫来,把大哥给他的小包里的钱给了弟弟,拍着弟弟的肩膀说:"你一定努力学习,不要像我这样没出息。"说完他自己的眼睛也湿润了。
  弟弟没有让家人失望,大学毕业后如愿以偿的分配到县上工作。许文也不负众望,通过自学在部队上拿到了文凭,几年后退伍回到了市里工作……
  许文开着车,沿着海滨大道行驶,一路的海滨风景他无心欣赏。昨晚大哥在他们家微信群里发消息说母亲摔倒了,膝盖出血不敢走路,天刚亮他没顾的吃饭就着急回家。
  母亲八十多了,身体没啥大毛病,一直自己生活,许文让母亲到城里跟他住,母亲总是说自己身体还行,不愿意添麻烦,许文拗不过母亲,只好作罢。
  许文进了家门,他姐姐还有弟弟早已到家,他查看了母亲的伤情和弟弟说:"无论如何不能让娘自己过了,我先接到我家,你嫂子退休了,也有时间照料娘。"
  还没等弟弟回话,嫂子就嚷嚷开了:"他二叔,娘的伤没啥事,在家养些日子就好了,娘到城里也不习惯,在家里还有老邻故居的过来说说话。"
  许文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正眼看过嫂子,听见她插话,许朝文生气的说:"你说的简单,晚上谁伺候?"
  "这个你就甭操心了,我和你哥搬过来住就行了。"嫂子说。
  这还是以前的嫂子吗?许文真不敢相信,在回城的路上,他边开车边思考,就是找不到相信她的理由。
  晚上吃了饭,许文泡了一杯茶,他喜欢晚上慢慢的品。他喝了一口茶,打开电视,当地新闻正在播放董家口港的建设,国家正式立项,港区工业园也同时开工,凡是在工业园区域的自然村,都要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搬迁
  搬迁?许文突然明白了大嫂那么情愿照顾老娘,原来她想霸占那几间屋,拆迁房国家补助可是两套楼房啊!这么多年了,她是越来越有心计,许文转念一想,房产证的名字是自己的,拆迁必须要经过自己签字,嫂子再怎么蹦哒也无济于事,这么一想许文心安了许多,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很香。
  大清早的下起了雨,雨不是很大,天阴的很黑,像是要入夜了。许文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听着雨滴敲击玻璃的声音,他喜欢这种静中有动的意境,像是音符在跳动。
  许文的手机响了,是大哥的电话,他的心突突乱跳,莫非是母亲又有啥事?他接起电话":大哥怎么了?"
  "他二叔,房产证在你那儿吧?"
  许文听到是嫂子的声音,爱搭不理的问她:"你想要吗?"
  "你有空送回来吧,还需要你签字"
  "你等着吧"他不耐烦的扣了电话。心里叽咕,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八字还没一撇,她就开始行动了。
  许文接着给母亲打通了电话:"娘,鹏他妈怎么要房产证?

  "我也不清楚啥事,她只说是村里用,要不你回来看看吧。"
  许文叫着弟弟,冒雨回到了家。嫂子打着雨伞从外面回来,她放下雨伞,用手抹了两把脸,"他二叔,房产证呢?"
  "你这么着急干啥?你们来住着,房子就是你们的了?休想,这个房子是老人的,姊妹几个都有份,再者说了,不是还没拆迁吗?"许文火气十足,有点语无伦次。
  "你说啥呢?房产证不是我要,是土管部门进行房屋确权登记,让你回来签字,"嫂子没上火,一字一句的和我解释。
  "他二叔,我知道你还生我的气,当年那杆秤我是真的想要吗?我说那几句话,你以为我看不起你吗?我是激你,让你重新回到学校复习,来年再考。"
  嫂子到里屋,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那杆被许朝文折断的老秤,秤杆上有一个铁箍,她把秤递到许文面前:"这是父亲的遗物,还给你!"
  许文接过秤,仔细的打量着,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
"他二叔,我来老娘这儿住着,不是为了这几间屋,你侄子在城里早就给我们买楼房子,我和你哥如果不是为了照顾老娘,我们早就住在城里享福了。"   

  她激动了,咳嗽了几声继续说:"现在政策好了,老娘每月有养老补助,医疗保险也有,手里也不缺钱,但你知道老人缺什么吗?她缺少的是陪伴。"她流泪了,许文望着窗户上流淌的雨水,心在流血。
  嫂子用纸巾擦了眼睛,然后郑重其事的说:"他二叔,今天我把话撂这儿,如果拆迁,这四间屋我们一点不要,进城的时候还让老娘还跟着我们,你们就安心工作吧!"
  嫂子说完敞开门向雨中跑去,许文冲出门外,深情地喊了一声"嫂子"。
  许文站在雨里,仰着头,任凭雨滴敲打着,雨越下越大。
   
   
作者:张京会;青岛市黄岛区人;黄岛区作家协会会员;微信zjh6928
   


手机扫码浏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410

组织部长策划部长

发表于 2017-4-15 08: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朴实生活的文字,很真实、很生动,读来感触很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4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410

组织部长策划部长

发表于 2017-4-15 08:3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师分享精彩,您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9

主题

747

帖子

189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90

评论团员

发表于 2017-5-9 17:37:06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有很多种形式,只是嫂子的这份爱,叔叔明白的太晚了。另文中的许文和徐超的许字不同,方便时修改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65

帖子

223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223
发表于 2017-7-30 09: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精彩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Powered by ©科大讯飞语音云

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时间轴| Aibang. ( 备案号:鲁ICP备15032482号 )

GMT+8, 2017-9-27 00:33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