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诗歌
诗歌
小说
小说
其他
其他
关于
关于
查看: 44|回复: 4

002【参赛】印象•黄岛(外一章)

[复制链接]

4

主题

7

帖子

28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28
发表于 2017-5-18 10:4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7-5-19 21:23 编辑

那 山
   
    或许没有天下名山的瑰奇雄峻,或许没有五岳独尊的气势磅礴,那山伏在那里,葱茏、圆润、娟秀,像极了一个情窦初开的邻家少女。
    石阶,盘旋而上,渗透海雾的潮润,氤氲山岚的清芬。春寒料峭,那本来应该如红霞般妖娆的杜鹃花们迟迟未能绽开灿烂的笑脸,在直通峰顶的云径中间,我望着你,心中有些微微的失落,是的,这本来是我与你和春天的约会,可那些美丽的花儿还珍藏着自己的心事。我只能期待着下一场预期的旅程里,遍山妖娆的花朵能弥漫成紫红色的梦想。
    每次见你,都会有微微的遗憾——或许是中华大地太多美丽的地方了,那些行走的文化名人们竟没有留意你深挚清丽的容颜,与满山的杜鹃花相比,这里尚未具备与之匹配的人文气象。
    或许,和城市发展的历程一样,当小城的名字为更多客人所熟悉,那山也必然会增添更多流连的脚步。那时,我该为你骄傲还是为你叹息,骄傲的是会有那么多人迤逦而来追慕你的芳踪,叹息的是我害怕太多的喧嚣会惊扰你的清梦——但我还是觉得,应该有许多气象万千的墨宝与诗篇与你相伴,没有文字的山水是寂寞的,脱离了山水的文字是苍白的。
    于是,在我梦中的微笑里,那山上怒放的杜鹃花与一幅幅不朽的摩崖石刻交相辉映,在行走的岁月中,那山会在文字的浸润中褪去青涩,孕育雍容。

那 海
    小城被海所环绕。
    而这个年轻城市最古老的一页也从大海中揭开。
    每当行走在那古台上,我都会想起那个带着很多谜一样的传奇隐入大海深处的老人,他到底是一个孤注一掷的冒险家,还是一个追逐梦想的自由主义者。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曾经实现过文明的交汇与包容。
    海,在这个市场经济的大时代,是机遇和发展的代名词。蔚蓝的场景深处,是良港和码头,是雄伟的跨海大桥,是实现连接与贯通的海底隧道,是延伸到内陆的高速公路、铁路乃至机场的出发点。
    古台上观潮,那些坚硬的石头最终也会变成浪尖的飞沫,什么是永恒,没有一成不变的永久,只有生生不息的更替。
    所以,作为一个海的子民,应该拥有宽广的胸怀、豁达的态度、愈挫愈勇的人生理念,在汹涌的海潮中找到自己的人生坐标,倾听时代的最强音,积极投身于这建设的过程。
    与海相连的梦想才能拥有亮丽的底色,
    与潮相拥的生命才会激发坚韧的力量!
    所以,在我浅薄的笔下,每每也流淌出那海蓬勃的胸鸣。

那 城
   
    是比邻的高楼与林立的脚手架,西海岸,这城市正日新月异;
    是娟秀的少女和绵延的清茶香,山东麓,这城市古老而年轻。
    信步而行,我像个莽撞而困惑的少年,在铁橛山下细品那清泉的甘冽,又乘风而去,追慕那深藏山中的龙马,有传说的文化才是可延续的,所以城市平整的街道上,那些朗朗的书声才不会显得单调。
    林乡水邑,那些村庄显得如此温暖而安详,两条河流,就那么绵延过小城的西部,又在某处沙滩上交汇,白马,吉利,这是会令那些漂泊异乡的游子感到内心湿润的字眼。那被战火焚毁的古寺,那绵延岭上纵横数里的花根,有掌故的历史才是能传承的,所以城市程式化的写字间中,那些凝望的目光从来不会干涩。
    所以,我的心情充满了矛盾和犹豫,当有一天那些错落的村庄也布满了机器的轰鸣,弯曲的田垄也被坚硬的柏油路所代替,我该为故乡的巨变欣喜还是该为那些朴素的美丽不再重来而惋惜?
没有人能给出最完美的答案。
    城静默着,仿佛在享受白天的忙碌后这夜晚片刻的安宁;
    我注视着那些灯火,感觉自己的心跳始终在捕捉那城跃动的脉搏。

那 人
    那人曾流连松间,弹琴复长啸;
    那人曾枕戈待旦,浴血古战场;
    那人在竹简木牍的字里行间,像蝴蝶的精魂一样若隐若现,是唐诗忧伤的韵脚,还是宋词残缺的平仄。
    或者,那人只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重复着祖先艰辛而忙碌的命运,还是他在青石板上水洼的倒影里,汲取了变革的力量和勇气。
    那人也许目睹过王朝的背影,在东渡的客船上,剃去了象征愚昧的长辫。
    那人也许感受过时代的指引,在五四的人潮中,爆发出象征觉醒的怒吼。
    那人曾经累了,看着同辈们因亢奋而扭曲的面庞,冷静地思考过自身和国家的命运;
    那人或者迷茫过,在不断的碰撞和交流中暂时停歇,思考着中国这条大船从黄色的巨浪中如何融汇进蓝色的海洋。
    那人是古圣先贤,是仁人志士,是你,是我!
    所以不管是珠山脚下倔强的少年,还是琅琊台前拾贝的弄潮儿,抑或白马吉利怀中手执牛鞭的牧童,甚至那万亩茶园中沐浴清香的村姑,那便是你,是我!
    是海港建设中风尘仆仆的工人,是跨海大桥边翘首远望的工程师,是办公楼中凝神思考的决策者,是校园里代表着希望的莘莘学子,还是在时空的变幻中你和我曾经代入的角色。
    那人的身影终于汇聚成了那城一角,把自己的汗水凝结成关于千秋家国梦,关于盛世奏高歌,与国家相依偎的生命才有强大的屏障,与民族共命运的灵魂才有最终的安歇。
    那人是你,是我!


乡情·四韵
春·采茶时节

    似乎还有积雪在山凹处隐隐泛着寒光,可那些娇黄的嫩芽依然在枝头茁放,早春,伴着那些朴实的农家汉子耕耘的脚步,悄悄让他们脚下的土地变得朗润清爽。
    茶,陆羽笔下最清丽多情的南国女子,你是怎样在那些偶然的机缘中,来到了北国,在这美丽的海青小镇生根发芽。
    当春雨又一次撒过茶乡青色的山野,在那些薄薄的晨雾下面,汉子们的身影已经被采茶女子们悄然替代,红色的衣裙在山坡上浮动,那些青绿的茶芽从她们细长的手指间落下,落进腰间的笸箩。
    那些装满茶芽的笸箩整齐地排满向阳的山坡,茶,脱离了母体的身躯渐渐因水分缺失而变得萎蔫,然后又要经过一次次的揉搓才能形成最初的形状,当面容渐渐消失了本来清丽脱俗的颜色,却又要面对那炒锅之下的炉火熊熊。茶,焚心以火,是否也就意味着涅槃与重生?当淡淡的芬芳在炒锅中渐渐浓郁,微微的苦涩却更加凝重。
    茶,白衣的茶师焚香沐浴,将你轻轻播进晶莹的茶盏,煮沸的山泉从长柄的水壶间倾泻而下,心事就此氤氲成经久不散的香气,绽放在每一位品尝者的味蕾,似甜还苦,若涩回甘,此中滋味,自有前朝诗人写尽——“一杯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很想于一个晚春时节,呼一二宾朋,来这古朴的海青小镇,与你来一场美丽的约会。茶,让身心浸润你清新的气息,让脚步因此轻盈,让心情因此洁净!

夏·蓝莓飘香

    当那青绿色的果实刚刚从枝叶间如星星般眨动眼睛,谁会想到风雨过后那浆果会拥有如此神奇的颜色,从青转红,直至郁积成深海一样的冰蓝,甚或透着黑宝石般的深湛。只是第一次的品尝往往会有这样的错愕——谁给了你一个“水果之王”的名字,固然甜中带酸,细品却隐有一丝微涩,比之草莓、桑葚等浆果都颇有不如。
    苏东坡曾在诗文中对荔枝的甘美大加赞赏,北方人初次品尝却往往视之为坏掉的地瓜,固然有“一日而色变”等原因,但南方水果昼夜温差较小,糖度、口感普遍较北方水果较差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初次品尝蓝莓,也往往会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失落。
    真正了解你的功效,是漫步在蓝莓生态园中,听工作人员娓娓道来,才知道在国外,你早已声名鹊起,因极强的抗衰老、抗视力退化等保健作用而被称为“黄金浆果”。而且你的祖籍在遥远的大兴安岭,在无数的寒来暑往中早已经历过无数的霜雪,如同山中高士,隐居乡野而鲜为人知。
    所以自古以来,你就是高端人群的禁脔,很少走进寻常百姓家。当那晶莹的果肉在唇齿间绽开,谁又能品得出那莓果曾经历过几多日升日落,云蒸霞蔚,而当微涩渐渐退去,余香缭绕不散,也必然招揽无数时尚人士一路追捧,直至将你送上水果家族的王座。
    所以,看着你洗尽铅华,走上小城的街头,被布衣的白发老人和脸色红润的孩子们随意送进口中,还是会感到由衷的欣慰——时代在进步,生活更富足,文明在传承!

秋·海蟹肥美

    一直对梁实秋贬低海蟹尊崇河蟹耿耿于怀,那肥美的海蟹怎会“肉粗味腥,聊胜于无”?后来游历四方,才知道各地不同的口味,川人嗜辣,苏人喜甜,内陆人看见对虾螃蟹面目凶恶避之不及,以此而论,生于北京的梁实秋偏爱河蟹也就不奇怪了。
    幼时对海蟹的概念是生产队从海边拉一大车海鱼,各家各户分几斤,最后剩下车厢里一堆张牙舞爪的虾兵蟹将无人问津,父亲当过七年兵,算是半个懂行的,跟队长商量几句,队长大手一挥,“你要就全带走!”于是家中几日内便充斥着虾蟹的腥气。此后很多年一直让我大惑不解的是,小村虽不靠海,距离海边也不过三十里地,村里人怎么都偏爱那些多刺的小黄鱼,而将肥美的虾蟹弃若敝履?
    年华似水,虾蟹的身价倍增,而且涸泽而渔的传统捕捞方式也让我们的餐桌上很难见到海捕虾蟹的踪影,于是养殖对虾和海蟹就应运而生。中秋时分,正是海蟹肥美之时,无论是远方来客还是亲友小聚,不上一盘清蒸海蟹就显得很不够面子。
    唯一遗憾的,是充斥在养殖过程中的种种不和谐声音,无论是愈来愈粗的捆蟹螯用的异味皮筋,还是所谓的避孕药当饲料,都让人在享用美味的同时心里留下阴影,的确,生活在地沟油、毒面粉、三聚氰胺奶粉的时代,我们是否也会产生一种危机感,故有识之士疾呼:神州上下,还能放得下一张让我们安心享用的餐桌么?
    一直有这样一点思考:我们的时代,能否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守住传统;我们自己,能否在物欲横流中保持清醒?所以,当都市的楼群日益逼近我们的田野,当那些纯美的风土人情日渐成为记忆,心情才会惶惑,感觉变得陌生,因为我们无法预料,那突如其来的明天究竟意味着辉煌还是不幸。

冬·白菜风情

    白菜、粉条、豆腐,如果农家冬日的餐桌上少了这三样,该会变得多么平淡寂寞!
    黄狗在草垛旁卧着,母亲在火炉边瞌睡,炉火上的砂锅咕嘟咕嘟响着,我闻见白菜和豆腐烧出的那种温馨的味道,那气息会穿透旷野,穿透城市林立的楼群,在某个不能入睡的夜晚,猝然击中我的鼻腔!那应该是故乡的味道,远行的游子即使身在异国他乡也会魂牵梦绕的味道!
    也曾见识过名闻遐迩的“胶州大白菜”,看见60元一棵的白菜依然供不应求,我常常会想起家乡公路旁乡亲把滞销的白菜直接倾倒的场景,怎样挖掘农村特色产业,让习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老们真正见识科技的力量,直至唤醒他们的绿色生态意识,打造真正有市场竞争力的特色产品,我想我们的各级主管部门和农业科技工作者们依然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犁铧在仓库里休息,嫩芽在积雪下酝酿,父亲背着手走在田垄上,像个检阅千军万马的老将,深情地望着冬日暖阳下渐渐苏醒的土地。父亲知道,我们的土地,祖先生长并埋葬的地方,正在积攒力量,迎接第一场春雨。而在土地的怀抱里,还睡着父亲为我们储存的白菜,饱满而结实,脆甜且筋道!
    梦里,似乎还是那个蹒跚学步的小孩,赤脚踩在父亲犁过的泥土里,看着母亲弯腰播下一粒粒种子,憧憬着自己长成一棵品质上佳内心充实的白菜。


创作心语:这是两则征文,第一阙是原胶南团市委2011年的五四征文,忝列一等奖;后一阙是黄岛文广新局某年的征文,无果,后来被收录在黄岛论坛十年征文集中。
作者简介:赵礼明,笔名麦笛,系青岛市黄岛区第五中学教师,闲来笔耕不辍,在各地报刊发表各类文字三百余篇,作品散见于《中学生百科》、《青少年科苑》、《中国教师报》、《学生·家长·社会》等。
通联地址: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银桥大街黄岛区第五中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39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593

组织部长策划部长

发表于 2017-5-18 11:34:4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的文字很美,欢迎老师多多支持爱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6

主题

1032

帖子

271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15
发表于 2017-5-19 14: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遥祝问好!祝创作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9 21: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已链接,遥祝时祺笔丰
春闻鸟语,夏听蝉鸣;三秋邀月,冬访梅馨;闲庭漫步,月下叩风;幽篁浣月,持盏品茗;清风醉梦,掬水诗城;
素裳冰绡,烟萝眠琴;醉赏烟霞,拟倩归梦;疏影草亭,撷雨成行;蝶衣霓动,逍遥怡然;与书为友,定居江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

帖子

28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28
 楼主| 发表于 2017-5-20 07: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各位版主老师指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Powered by ©科大讯飞语音云

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时间轴| Aibang. ( 备案号:鲁ICP备15032482号 )

GMT+8, 2017-5-28 18:15 , Processed in 0.40466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