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诗歌
诗歌
小说
小说
其他
其他
关于
关于
查看: 109|回复: 8

父亲之死

[复制链接]

7

主题

16

帖子

47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47
发表于 2017-5-27 22:22: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7-6-2 13:07 编辑

    父亲是2006年9月29日凌晨去世的,那是我从老家回来的第二天一大早,门上的一位兄弟打电话给我的,这个结果早晚要来的,我早已有心理准备了,但接到电话,我心理还是咯噔一下,父亲终于没有了,从此我再也没有父亲喊了。其实我应该在家再呆几天的,陪父亲走最后一辰,但假期己到,父亲还催着我说:”赶快回单位,工作的事要紧。”我知道这一走就是永别了。
  五年前,父亲在南京总医院检查确诊为肾癌的。之前来电话告诉我说每天的小便肉眼看是红的,鲜红鲜红的,就像身体的某个部位流下来的鲜血,很吓人,其它饮食睡眠也很正常,全身也无部位不适。正常的尿应是无色或微黄色的,但父亲是鲜红色的,应该身体的什么部位出问题了,学过医的我就预感到不祥兆头。我立即叫父亲来南京军区总医院检查,经肾部CT拍片检查,被专家确诊为左肾侵润性肾癌。我当时不敢相信这个结果,这不是给父亲宣布了死刑吗?我难以接受,整个脑袋嗡嗡作响,好像被锤子重重的敲击过似的!
  父亲问:”得了什么病?”肾里面长了个东西,需要住院开刀拿掉就行了”。我说得轻描淡写,显得小事一桩的样子。因为不想让父亲受到致命精神打击。时间已是腊月下旬了,还有不到十天就要过年了,父亲想要回去,不想住院开刀,还说手头上没有钱。我还是开导劝说父亲,既然来了,就听医生的话,住院开刀,把长的东西拿掉就好了,就是借钱也要让你看好。其实平时父亲的牌气还是很犟的,这次经不起我的思想教育,还是勉镪接受同意我的意见。
  之前也咨询过不少专家,意见都不一致。有的主张保守治疗,作栓塞处理,因为手术风险较大,说不定下不了手术台;有的主张开刀治疗为宜。最后决定的当然是我了,我似乎成了治疗组当中的的主管领导了。一般治疗方案有分岐冲突时,家属的意见是作最后的定夺,因为手术开刀需要家属签字的。
  手术前当天的一大早,我赶到总院病房,父亲的心态出奇的平静和逸然,出乎我的意料。“没事的,大不了睡一觉,随它去吧。”父亲反而安慰我了,我紧紧握住父亲那双布满老茧和老年斑的双手,就像送别战友走向战场一样,作最后的生死离别。我注视着父亲:“我在这等你出来”。父亲向我微笑着,坦然坚强得让我感动。父亲被推进了神秘又让人恐怖的手术室那一瞬间,还向我挥挥手……
  经过二个半小时的等待和煎熬,父亲活着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手术是成功的,我的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病床上的父亲还是胡言乱语,意识不清,与手术前真是判落二人,使本来瘦弱矮小的父亲更加虚弱,就像病入盲膏垂死的病人,开刀真是一把双刃剑,动了阳气和精气。但幸运的是父亲从死亡线边缘被拉了回来!当他睁开眼睛时,都不知道自已在哪儿,直到看到床号26号,才如梦初醒。父亲像是去了一趟远行,现在又重新回到我们的怀抱。他竟幽默的调坎:”我去马克思那儿报到了,他不收我。”
  家里人都来了,母亲来了,姐姐来了,妹妹来了,我们全家团圆了。我们在病房围着父亲享受着一家天伦之乐,病房外的喧嚣鞭炮声,在我耳边回响,那是除夕夜啊!原来是过年了,我们竞然给忘了,反正我们全家己团聚了,在哪儿过年都一样。父亲是幸运的,我们是幸福的。我们全家守着父亲,守着父亲的平安和健康,迎接着新年的到来……时间定格在2001年1月23日!
  手术后的父亲回家后以静养为主,并没有按照传统的手术后的放化疗治疗方案,考虑到父亲的年龄和体质状况,过度治疗适得其反。后来证明我的决定是正确的,就这样平平安安过了五年,直到2006年下半年开始,身体每况愈下,癌细胞全身复发转移了,父亲叫妹妹打电话告诉我,希望我早点回来。我当时正在备战司法考试,又耽搁了半个多月,等我考完试九月底急匆匆赶回家,父亲已病入盲膏,瘦得已是皮包骨头了。
  但父亲看到我还是很开心欣慰的,似乎他看到了希望,终于有人来救他了。”带我去医院,你再救我一下,第三次救我一下”,父亲的声音有点虚弱,但语气中夹带着乞求和期盼。
  父亲的第一次被救,还是他十一岁时,在村东鸟巾荡撑着小船放鸭子,那一次碰上了狂风大雨的天气,他矮小的身躯被狂风拍打到河里,一位好心的渔民救了他。
  旁边的母亲和姐姐拉着我到一边:”跟他讲,不要看了,没得用的,他听你的”。她们要我面向父亲拒绝他的要求,我说了父亲就服死了,太残忍了,这不是明摆着借刀杀人吗?但我还是无奈地跟父亲坦白了,彻底地坦白了。我说的话即是最后的审判,没有上诉回旋的余地。父亲绝望了,彻底的绝望了,绝望到我作为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也没了,求生的喝望大门已彻底关闭了。我当时不知道怎么说出来的,我残忍得像一名刽子手,我就是杀人犯,我也是判处死刑的审判长,而且是二审的审判长!
  “噢,不看了,没有用了,就这样吧,罢了”,父亲说道,喃喃的、有气无力的、面无表情的。我扭过身去,我的泪已倒流到肚子里,我的心也随着父亲的绝望也死了,我已找不出一句来面对父亲了。
  ”人总是要死的,今年73了,我已够本了”。其实父亲是不怕死的,对死亡是有正确认识的,也很坦然地面对。我曾经看过《西藏生死之书》,那是西藏佛学智彗的精髓,告诉我们如何在最重要的老师——死亡的观点中,获得实际与精神上的指引。死亡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对死亡无知的认识,死亡实际上是另一生命形式的开始。世界上假如没有死亡存在,那才是最恐怖的事。
  父亲虽没看过这本书,但他的死亡观超出我的想像,是客观的,实在的,朴素的,真实的。父亲的死亡认识让我敬佩和尊重。父亲是平凡的,但在我的心目中又是伟大的,伟大得让我高不可攀,不可跨跃!
  我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减轻父亲临终前的痛苦,这也是我一辈子的心病和痛,内疚和自责一直还在我心底折磨着。最后几天,病痛使父亲在床上不停的呻吟、挣扎。父亲平时是很低调的人,内心有什么委曲和皮肉之苦总是埋在心里,从来不在我们面前表露出来。然儿疯狂的病魔所带来的剧痛是巨大的,令人难以想像的,让父亲不堪一击。“给我来一针吧,干脆一点!”父亲几乎在哀求我,比要求救他一命还要强烈。
  父亲走了,永远地离开我们了,我再也没有父亲喊了。父亲活着时,我丝毫没有意识到父亲的存在对我有什么重要,父亲的死,使我的精神家园瞬间塌了一半,我的来世开始模糊起来,而我的未路在不远处明朗地向我张望,自从我成了父亲以后,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了。在离开父亲的日子里,无须历尽苦难,就可以体悟到人生的悲凉和无奈……



手机扫码浏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911

帖子

272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26
发表于 2017-5-28 10: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满满的情感,读来让人感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6

帖子

47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47
 楼主| 发表于 2017-5-28 11:56: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徐老师肯定和鼓励,幸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47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597

组织部长策划部长

发表于 2017-5-29 07: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感真挚,读来令人为之动容。感谢老师分享,期待您更多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6

帖子

47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47
 楼主| 发表于 2017-5-29 10:54: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美丽人生鼓励指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911

帖子

272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26
发表于 2017-5-31 21: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好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9

主题

539

帖子

206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066
发表于 2017-6-6 07: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表达了最为真实的情感,读来令人感动。通过撷取父亲离世前的场景,表达对父亲深沉的爱,为人们展现了人世间富贵的父子亲情。只是觉得题目有些直白,个人认为散文是表达感情最好的文学方式,如改为父亲要远行,父亲离世时,等,按中国老百姓的习惯,说到亲人的死,一般是不会这么直白的,通常都会说“不在”、“去世”等字眼。当然看过你许多作品,这篇是最好的一篇,总是提意见,请多见谅,希望相见时我们成为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2

主题

1274

帖子

301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018

策划部员评论团员

发表于 2017-6-6 16: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的脆弱的确就在转瞬之间的事情。生命之轻,此时体现无遗!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911

帖子

272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26
发表于 2017-8-12 21: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好文!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Powered by ©科大讯飞语音云

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时间轴| Aibang. ( 备案号:鲁ICP备15032482号 )

GMT+8, 2017-10-21 00:24 ,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