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诗歌
诗歌
小说
小说
其他
其他
关于
关于
查看: 110|回复: 5

芳香的芝麻跳蚤一般跳跃,将芳香举得高高

[复制链接]

2

主题

7

帖子

28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28
发表于 2017-6-20 15: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美梦做伴 于 2017-7-15 08:37 编辑

芳香的芝麻跳蚤一般跳跃,将芳香举得高高

文:金巴图
 1
  不论怎样掩映或夸饰,不论怎样美呈现或丑现,不论长庚西坠启明东升,我认为,世界就是不需要以生硬和强制剥离手法裸裎。若说,你看不透它,只能说明你肉眼太拙,慧眼未开。
  2
  启明与长庚星是一对星际兄弟。不,这是天文常识缺乏造成的可笑后果。这也绝非二条弧形线条的两端——我不知道这么表述是否科学,或者说,一颗星辰太匆匆:两头来回奔跑,只是我们肉眼凡胎无法在途中偶遇罢了。也许,我还是说错了——这是我们太匆匆,目不转睛盯着生活中的某一个目标;长庚或启明星也如此轻,只不过它眼界开阔,隶属于天庭神灵。
  3
  这是什么瓶呢?我该如何不太贫乏地描出它的现在与过去?
  它高端一般挺立在你的花桌布上,如同基座广阔,不同于危立在悬崖峭壁。
  它犹如黑天鹅与白天鹅相爱且激情过后混血得恰到好处的后裔,因此产生了变化的美学。光润的釉黑色圆肚,足以宽松、舒适地隐居下它优雅和精美的精魂,却谦卑地低,更低,低下生命的重心,以求安稳。因而,它细长润滑的脖颈,频频让我首先与白天鹅与挺立的细脖子联系,甚至本身它就是两者的珠联璧合。最后,我对这个脖颈的描述是由釉黑渐次而白,犹似黑夜到白昼的清晰过渡,犹如冲破了黑暗地层的喷泉。
  当然,自底向上直达瓶口,更奇具美感:若一片中间平展而四周微微上卷的马蹄莲叶,不声不响虔诚地承接苍天的珍露。
  有一天午后,家也“山雨欲来,风满楼”,尽管封闭成一个犹如装着骨灰的盒子,其实早就四面透风。垂立并遮掩的长腰窗帘是一种假象。外面开始下起大雨。写着这些,是我做为一个邻居的设想。但,这只纤细精美的瓶子——我听说,的确——又一个比喻一般被暴力什么腰斩:它从中间更细的部位断裂,我明白,这不是瓷器的一种宿命的命定。
  这场雨过后,我从那个房门前经过,不免向里瞅见,一片狼藉,那个瓶子伤感地存在着,绝不象维娜斯,它拯救不了自已,更拯救不了更多的曾以渗透或装饰过的幸福记忆……
  4
  我说,唉——
  我总是说错,甚至做错。
  这种行为,其实也不过如同一粒麦子在干净的大地上造成了阴影。
  但是,我连自己都感到自己不可理解,甚至忧国忧民一样不可原谅自己,那怕自己不按规范先出了右脚,哪怕自已站斜了阳光下的身影。因为,这种行为,我还认为,如同自已制造了针尖大的后果极其严重的黑洞。
  我说,当然是我说话,而绝不是喋喋不休的那种,我学会了言简意赅——当然,沉默是金,就凭我这张大嘴,一辈子都修行不够——因此,我频频出错,不是发音出了差错,想来想去,多是意思表达方面造成了歧义。
  在这种浓重的氛围里,我终于学会了自我解嘲:有什么办法,我就是一个诗人呗——诗人的思想就是异于常人,他的行为相应的也就异于常人。这必然为常人,不是常人中的在平庸中奢求荣誉的什么分子或原子们提供了便利。
  人群中,我决定了弯腰,象众多的人们一样,或者,我为了看头顶的太阳方便而垂手而立,但用“卓尔不群”这个成语形容绝对是乌云压顶,我也不会顶且顶且直。
  我的肉体之腰已弯曲很久了。
  2017年6月18日17点51分草成
  5
  八岁那年,我杀了一只河蚌。
  那过程中,小小的我就象同河蚌搏斗。这么说,一点也不夸张。被我费力掰开的灰黑色的壳竟然非常有劲:它夹住我的一根指头,我疼得冒汗,忍不住还叫出声音。
  慌乱中,我拿起准备好的一把刀子刺进去,刺了几下,它这才松开,象两扇门打开了。我用刀子挑来拨去,反来复寻找。
  听说,河蚌里有珍珠。
  可是,真没有。我有点后悔,白白杀了一只河蚌。
  过了很多年,一个吃货常说某某能吃。在他眼里,除了桌椅板凳,除了钢筋水泥,是不是很多东西都能成为他口中的美食。
  河蚌里面的那坨肉,我挖出来,埋了。河蚌那对壳,我放进了养鱼的敞口玻璃瓶里,成了小鲫鱼的休息室。
  那时,我并非没有怀疑:难到鱼不认识河蚌的壳?难到河蚌上有一股浓浓的腥味它们也嗅不到?我有点替小鲫们感到悲哀,不理解,甚而生气。如果是我,我早就跳出水面抗议了。
  现在想来,如果我果真是鱼,不管是小鲫鱼或鲤,我也不会的,因为我是低等动物,也许还没有一点情感,至于书中所说的放生的鱼懂得报恩,那必竟不可信。
  现在想来,我是一只河蚌,大概也会拼力挣扎——那是它的本能,并非懂得生命的意义之类。
  现在想来,我杀错了河蚌。并不是每只蚌中都会有珍珠。多年以后,才知道:只有一粒小沙砂进入河蚌的肉里,出不来了,就如同珍珠的种子,再用很长的时间,便长成珍珠。有一句话是“病蚌成珠”是这个意思吧。便,又具有更深层的含义。我想到了人——也许逆境更利于人成才,顺境倒令人平庸,甚至腐朽。
  现在想来,当年,那一行为,尽管不大,却依然折射出幼小心灵的一点扭曲,比如对珍宝的渴望——这并不是好奇心所能彻底解释和原谅的。
  2017年6月18日19点47分草
  6
  傍晚时分,窗外响起了雨声,很多孩子都躲进楼里。我有些烦躁的心静下来了,好象被这场正在进行和雨治疗。门,渐渐敞开了,不再防备什么。
  雨,广阔的雨,在天地之间,象朗朗激情地弹着钢琴。有人肯定不这么想,我这么想就行了。
  那之前,小半天的阴沉,天空聚集乌云对我造成的压抑,就犹如乌云在天上构思谱曲创作吧。我写东西时,何尝不是如此!
  我这么想着,心里一阵通透敞亮。
  2017年6月18日20点2分草成
  7
  这一习惯早已烟消云散,是指我在深夜里一个人静静望月。
  可我的记忆中似乎有一个如凝结不化的场景:月光溶溶,圆月嵌于深蓝色的穹顶,一条油光鉴亮的狐狸,腰身纤巧,正后足站立,前爪拢起如合十,抬头凝望月亮。
  我望月是精准的,其实也不需要精准,这必竟不同于打靶,但思绪纷繁的。那条狐狸呢,它的思想那时肯定集于月亮,不蔓不延,也许狂风吹不散。
  我在深夜从未遇到过这条狐狸,却并不能证明它没有遇到过我。
  我深夜里望月,会慢慢走到旷野。因而,狐狸感觉我影响了它,它走入旷野人迹罕至的偏僻之处,尽管它已觉悟到我不会长久于这一习惯。
  深夜里望月,这一习惯早已烟消云散,并非因为不是每个深夜都有一盏明月,而是我心中没有了当初的明月了吧。
  那条狐狸现在早已仙化了吧?……我惦念起它了。
  2017年6月18日20点21分草成
  8
  我还能怎样原谅自己?
  我总是写错字,写下错字,写着错字。
  假如仅仅写“错”字,就好了,而是在错着不同的汉字,搅乱了文字的四季。
  我写错字,不是珍珠中杂入了砂砾。我写错字,是我的老年斑,是我小小的文字之癌。
  我写错字,我抬头看天,我的眼睛纯属是盲目的。
  2017年6月20日14点59分


手机扫码浏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911

帖子

272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26
发表于 2017-6-20 21: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是散文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47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597

组织部长策划部长

发表于 2017-6-21 08: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感谢分享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911

帖子

272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26
发表于 2017-6-24 19: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觉得很有一些人生启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9

主题

539

帖子

206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066
发表于 2017-7-15 08: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好,文章给你以启迪和感悟,是令人称道的地方,只是与标题之间的关系让人难以理解,希望老师指点,同时我们要加强联系,能够实现共同进步的梦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911

帖子

272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26
发表于 2017-8-11 21: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好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Powered by ©科大讯飞语音云

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时间轴| Aibang. ( 备案号:鲁ICP备15032482号 )

GMT+8, 2017-10-21 00:19 , Processed in 0.17160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