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39|回复: 1

"对杀"接龙

[复制链接]

538

主题

1978

帖子

425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254
发表于 2017-8-18 07:4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对杀"布局已妥当,双方杀机启动,如何对杀呢?看你的妙笔生花,每棒400字左右。


  这辆白色轿车为什么连续跟踪自己三天?是摸我行车路线,还是吓唬我?王灿经理想来想去没有答案。最终怀疑对象指向老婆丁艳,这个小自己十岁的女人最近一直闹离婚,王灿没有理睬她。在这种情形下,这个胆大的女人可能急了,派人跟踪我。如果真是她,那就要小心应对,只有她才会起干掉自己的心思。因为王灿在外做事有自己的原则,没有树立过仇敌,只有身边这个女人恨他,她一定有情人。
  不能坐以待毙,要主动出击,先查出她的情人,找到危险的对手。王灿来到通讯公司,打了丁艳两个月的手机通话单,回到公司捋了捋。嫌疑人出来了,他叫武文轩,丁艳店里司机兼丁艳私人司机。王灿倒吸口凉气,此人身高马大,当过兵,是个强劲的对手。
  晚上,丁艳回到家,王灿问:“你是不是派人跟踪我?你想干什么?”
  “你神经过敏,谁跟踪你?你这么好的人,我疯了?还是我吃饱了撑的慌?”
  “丁艳,不管是不是你,你好自为之,我是那么怕事的人吗?一旦我查出真相,如果是你搞鬼,有你好果子吃。”
  王灿这么硬朗的话,可不是说着玩,丁艳知道这一点,心里怦怦直跳,甩了句,“你二五,有这样和老婆说话吗?”第二天,王灿找到武文轩,“老武,有点事想和你聊聊,你有空吗?”
  “什么事?说嘛。”
  “车上去说。”
  “有必要吗?我马上出车。”
  见武文轩爱搭不理的样子,王灿开车走了,因为自己目的已达到,给武文轩传递一个信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悠着点。
  双方都没有把事情逼入墙角,好似在比内功,看谁赢在最后。



举报 | 分享 | 收藏 | 更多 | 楼主 回复


打赏人数:1
本贴总赏金:100










更多




楼主周星星00Lv 10 时间:2017-08-13 05:12:30




  第二棒:居士


  虽说武文轩没有上王灿的车,只是自顾自地抓紧时间出车进货,但在进货间隙,当他端起茶盅猛灌几口的时候,一张凌厉的脸在他眼前一晃而过。他一哆嗦,以为是王灿,不是,这个人一点都不像王灿,根本八竿子打不着。王灿生就一张让人不忍伤害的面孔,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一张笑脸,永远让人觉得他从未遇到过烦心事。


  要说对他武文轩,王灿也是客客气气,一开始,武文轩还不习惯。


  那会儿,他在厂里小车班,给一个厂长开车,不但厂长的家人,就连厂长家的亲戚,活的死的,坟头朝着哪个方向他都摸得门清,厂长的一个村里远房表哥去世,因为没有儿子,去扛哭孝棒的都是他。


  他还真像那么回事,眼睛红肿了好些日子,弄得厂长看见他的眼睛就打趣,你还真适合给人当儿子。过后,他连着滴了一个月的眼药水,总算治愈了那顽固的传染性结膜炎。不久,厂里开发新项目,他跟着厂长奔前程。


  那段时期是他人生事业的上升期,他征得厂长的同意,将自己的档案关系转移到另一家更有发展前景的公司,一职双薪,可好景不长,厂长忽然在一天夜里从一家酒店的十四楼跳楼自杀了。


  现在想想都后悔,他当时为什么不跟在厂长身边?如果他在,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厂长去死。可后悔有什么用?那个项目被新领导一口否决掉了。更要命的是,跟那个项目有关系的合作公司也与他解除劳动合同,将他的人事档案转移到人才市场。他向新领导提出要回厂里上班,新厂长说,你以为厂子是酒店啊?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所以,他很珍惜丁艳给他的工作机会,毕竟,不年轻了。但相处不久,他就看出来,丁艳和王灿的夫妻关系微妙。

举报 | 收藏 | 1楼 | 打赏| 评论







楼主周星星00Lv 10 时间:2017-08-13 05:15:12




  第三棒:佳康


  既然武文轩都发现丁艳和王灿的夫妻关系微妙,那他们夫妻关系就一定有点猫腻。


  首先他发现,丁艳和王灿表面上好像维持着过得去的面子,但丁艳在王灿面前的表情总是不自然,或者说不真实。一般的夫妻关系,不管是甜得蜜里调油,还是乒乒乓乓闹得山响,都是真性情,高兴了就笑,不高兴了就闹,但王艳不同,他和王灿在一起,似乎从来没有真心地高兴过,更奇怪的是,即使有时被王灿当众呛白几句,她也不会发火,总之就是一副不温不火的脸,可是只要王灿不在身边,丁艳就仿佛通了电一样,立刻就生动起来。


  记得那还是武文轩刚离开原来厂子不久,在走投无路时候,他遇到了丁艳。那天,他到人才市场撞大运,希望找到一份工作,哪管是临时工,可是一如既往,他还是失望而归。


  失望的他整个人昏昏耗耗,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就这样茫无目的的游荡在大街小巷。他由大街转入了一条小巷,好像是一个富人居住区。突然前边传来的一声呵斥惊醒了他。武文轩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只见……

举报 | 收藏 | 2楼 | 打赏| 评论







楼主周星星00Lv 10 时间:2017-08-13 05:18:08




  第四棒:一石


  这个武文轩进入的富人区,原是他中学时的学校。
  武文轩记得,在下雨的时候,学校操场上便积着一汪汪的水,有一个白色的身影,穿着白色塑料凉鞋的脚专拣水潭踩,水花溅湿了她的裙子,她说水声很好听。这样的情景武文轩看见过好几次,一到雨季,武文轩就想起那些清爽的日子。
  后来,武文轩和这个着白裙、穿白鞋的女学生认识了,她叫丁艳,丁香的丁,艳丽的艳。
  记得那些年,武文轩从家里出发,在去学校的路上,都要拐过一个又一个的弄堂,梧桐的不远处,就是丁艳的家。武文轩藏在梧桐背后,悄悄的望一眼二楼窗前丁艳家挂着的风铃,听见几声清脆的声音,然后再向学校走去。青春旧事,成了武文轩抹不开的记忆。
  多少年过去了,武文轩不知不觉又向那熟悉的弄堂走去,向曾经的校园走去。一个弯,两个弯,三个弯,武文轩的心在剧跳,马上就要见到那熟悉的梧桐了,看见了熟悉的风铃了……
  但是,那熟悉的场景没有了,梧桐的不远处成了富人小区。
  在富人小区,武文轩想,这些年城市发展这么快,什么都变了,那时的人面桃花都不见了,而自己却还在走回头路。
  就在这时,武文轩看见一个女的和一个男的正在争吵,那声音是如此的熟悉,如星星,如山泉。武文轩晓得,在几十万年以前,这声音一直在他的耳畔里。
  武文轩吃了一惊,无意识的喊道:
  “丁艳!”

举报 | 收藏 | 3楼 | 打赏| 评论







楼主周星星00Lv 10 时间:2017-08-13 05:20:07




  第五棒:居士


  定睛一看,这哪是什么丁艳?明明就是一个半老的妇人正在和一个男人撕扯。确切地说,是男人被扯着衣袖。


  那妇人灰白的头发,身形臃肿,却穿着一身丁香花朵的连衫裙,裙子下摆撕开了一道口子。在她身旁,一个小男孩紧紧地拉着她的裙子,小脑袋上留着一条细细的鸭辫梢,一辆倒地的电动自行车躺在妇人脚下。


  妇人拽着男子不让走,说她孙子的后脑勺给撞了一个大鼓瘤。


  孩子这会儿已经傻了,连哭都不会,也不知是撞的还是给吓的。


  武文轩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揪住那男子的衣领,怒喝道:“你撞人了,还想跑?”


  男子无可奈何地摊开手,略带苦笑地说:“先生,你搞搞清楚再说话,好不好?”


  “车在这里,你还抵赖?”


  妇人见有了帮手,嗓门越发高了八度,脆生生地像炸裂的西瓜。


  “先生,这车是她的,我的车,喏,在那边。”


  顺着手指方向,武文轩看到八丈开外停着一辆白色宝马528。


  再望望倒地的电动自行车,作为一名当年在部队就是运输班班长的老司机,武文轩第一次感到有点晕,这叫撞的哪门子车?


  不过,王灿和他的这第一次见面,却让他留下了深刻地印象。

举报 | 收藏 | 4楼 | 打赏| 评论







楼主周星星00Lv 10 时间:2017-08-13 05:21:51




  第六棒:葡萄牙月桂


  武文轩没了工作,那天喝了二两革命小酒。感觉身子轻飘飘滴,像踩着云朵一样。他哼着根据大编剧夜语可书的《三世断桥,青丘白首》改编的热播剧《青丘镜殇》里的插曲:“
  一笔一轻叹 一行一愁怅
  故事等墨干 却等来心伤
  从此缘分 模糊了纸上
  少了三百年前的那几张
  看笔锋几道弯 前世千百转
  尘缘系云端 九重天上缠
  无奈过往 三生石上断
  人间纷乱 无怨夜阑珊 恨梦太短
  十里断 桃花伤 爱飘落在何方
  我只为你绽放 世间最美的模样
  我只为你绽放 世间最美的模样
  十里断 桃花伤 为你佛前拈香
  求三生三世都 与你成双
  看笔锋几道弯 前世千百转
  尘缘系云端 九重天上缠
  无奈过往 三生石上断
  人间纷乱 无怨夜阑珊 恨梦太短
  十里断 桃花伤 爱飘落在何方
  我只为你绽放 世间最美的模样
  十里断 桃花伤 为你佛前拈香
  求三生三世都 与你成双
  十里不断爱随桃花 飘香”
  就这样茫无目的,晃晃悠悠的溜达在大街小巷。
  他边唱边想:妈滴!谁他妈的说官场失意,情场得意滴?老子连个工作都没有,衰到家了,这连自己都养活不了,哪个姑娘会看上我?这上哪里去得意去?
  “求三生三世都与你成双,十里不断爱随桃花飘香”他唱着,心底里最柔软处那个青梅——丁艳,的样子又闪现出来了。“丁艳,你过得好吗?我要去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举报 | 收藏 | 5楼 | 打赏| 评论







楼主周星星00Lv 10 时间:2017-08-13 05:23:38




  第七棒:周星星


  武文轩回忆起和丁艳认识的过程,心中泛起一阵甜蜜,伴有点酸楚。尽管他毫不犹豫地爱上这个女人,可丁艳是有丈夫的人,虽然他们夫妻关系降至冰点,仅仅维系这层关系,但武文轩就得小心,避免被王灿抓住把柄,也避免同事之间的闲言碎语。
  王灿是个不好惹的主,丁艳都怕他三分,我武文轩谈不上怕,但关系不至于牢僵,有些事情打理需要王灿点头才行。今夭上午王灿找我谈什么?谈什么不重要,关键是王灿察觉他与丁艳的关系,他在敲山震虎,不得不不小心。
  丁艳对王灿一点感情也没有了,她派武文轩连续跟踪他三天,一是摸清他行车路线
  二是查查他一天究竟做些什么事?好像王灿有所察觉,说话那么冲,带有威胁。她今天去找武文轩明显就是一种警告。丁艳杀王灿之心早就埋下了,一直苦于没机会,她伺机等待这么一个机会。
  秋高气爽,温度宜人,是个玩乐的好时节。应朋友邀请,王灿夫妇前往武家岭度假区游玩。武家岭地势险峻,是附近最高山脉。王灿是一人开车去的,丁艳由武文轩开车前往。
  在回程的晚宴上,王灿见武文轩一人在门外想心思,想想两天冷落这个对手,于是端起两杯苏打水走过去。"老武,晚上我俩都要开车,咱以水带酒干了这杯,感谢你对丁艳的关照。"武文轩接过,一饮而尽,然后说了句:"咱俩开车都要小心。"
  第二天,警方出了一份通告:昨晚在武家岭地段发生两起车祸,两辆轿车载入悬崖,三人无人生还。据交警调查,其中一辆车刹车系统出现故障,另一辆车司机被查出体内有麻醉剂成分。

举报 | 收藏 | 6楼 | 打赏| 评论







楼主周星星00Lv 10 时间:2017-08-13 05:28:11




  后话:接龙是个不好干的话,尤其现在人气不足的时候。"对杀"结束,本身就是一种成功,尽管有点不如意。
举报 | 收藏 | 7楼 | 打赏| 评论







作者 :李华瑞 时间:2017-08-13 08:26:52




  @周星星00
  这篇小说很精彩。
  黄家部落里写诗和写政论文章的文友多,写小说的少。如果没有3、4个文友参加,小说接龙难以进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9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5041

组织部长策划部长

发表于 2017-8-18 08:4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的形式,择日我们也搞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