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518|回复: 152

【接龙小说主题帖】陌上花开待君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29 20:3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5-12-26 18:06 编辑

【01】
             文   竹雨依依
   
   漠北国初冬,寒气袭人,冷风刺骨,万物萧杀;
        光秃秃的树丫上时有不知名的鸟雀匆匆略过,不肯稍作停留。
        虽则夜色已深,然而琉王府内却无人敢眠。

       琉王爷奇林正在大发雷霆,丫鬟仆人们各个面带惶恐。
       听闻,王爷和王妃最疼的小郡主——十岁的月月离奇失踪!
       阖府上下,乱做一团!
       琉王妃嫣雨此刻也因悲伤过度,昏厥过去。

      王府大厅内齐刷刷的跪着一排丫鬟。“说!你们都是怎么照看月月郡主的?这一大群人竟各个都是瞎了眼的吗?”管家冰马挥动着手中的皮鞭,狠狠的骂道。

      “王爷, 王妃!小人在郡主的房间内发现了这个!”一个小厮急匆匆的闯了进来。

       小厮手中拿的是一把匕首和一张素笺,上书几个大字:“天涯孤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9 20: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5-10-30 23:55 编辑

【02】

             文    嫣雨
  
         这时,琉王爷顺势接过素笺,凝视字迹,心头一惊,这字迹飘逸洒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莫非是他。
         王爷来不急细想,看着眼前乱作一团的王府,剑步走到管家跟前,夺过鞭子狠狠地甩到地上,指着管家的鼻尖:“赶快叫丫鬟把王妃扶去休息。”语气十分严厉,心情也尤为沉痛。随后又分咐几个家丁去四周搜寻,看能否发现一些郡主失踪的蛛丝马迹。

       忽然,一阵熟悉的马嘶声越来越近,王府上下一片宁静,众人把目光投向门口,期待奇迹的发生…                                               
      院外一个身材魁梧的年青人飞身下马。“碰,碰碰碰”传来了急骤的敲门声,丫鬟翠儿迅速将院门打开,原来是十天前去看望师傅的护院小猫会飞从十多里远的寒山寺恰好赶了回来。

      小猫会飞,人称小猫,如今刚满二十岁。五年前因家乡遭遇水灾,父母双亡。独自流落街头,靠乞讨为生。幸被琉王妃在街上遇见,当知道他的身世后,心地善良的王妃便将小猫领回了王府 。


      小猫为人忠厚,勤快机灵,深得王爷的喜爱。王爷不仅教他认字读书,还送他去寒山寺拜西玛咖旺大禅师为师,不到两年便学得一身武艺。小猫一直把小郡主当亲妹妹看待,感情十分融洽。突然听说小郡主离奇失踪,悔恨交加;左手紧握剑鞘,右手擦了一下眼泪,跪在王爷面前,发誓道:“我一定要找回月月郡主!”


      管家冰马这下倒很老练,叫丫鬟拿来足够的盘称塞给小猫。小猫起身—立马冲出院门,随着马的嘶鸣声,消失在凄凉的夜幕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9 20:5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5-10-30 23:56 编辑

【03】
               文   青青梅子

      月光映着皑皑白雪,树影婆娑,暗香缕缕萦绕在月色中。
      子时已过,万梅山庄内一片幽静,唯有正厅北面的小书房亮着一盏油灯如豆。庄主青青梅子坐在书案后眉头紧锁。小猫双眼通红杀气腾腾。

    “梅姐姐,你倒是说话啊,那个天涯孤客到底什么来头?”

    “我也觉得蹊跷,琉王爷并非江湖中人,想来不会与谁结怨,怎么会突然出来一个天涯孤客劫走郡主,而且此人我以前从未听说过。”梅庄主开口道。

      梅庄主原本江湖中人,少年时凭借手中梅花剑行走武林,见识过不少绿林好汉。五年前她游历至漠北,机缘巧合认识了性情爽朗的琉王妃,二人一见如故。

     塞外春天草原上纵横的野马、冬天大雪纷飞中长空翱翔的海东青,塞外人的豪爽与不拘,都令厌倦了血雨腥风尔虞我诈的梅子流连忘返。在琉王妃的盛情挽留下,梅子退隐江湖,隐居在王府东面山脚下的万梅山庄。

     月月郡主是王府幼女,深得宠爱。自小便常随母妃进出山庄,且乖巧可爱聪明伶俐。梅庄主与王妃情同姐妹,待小郡主更是视如己出。如今郡主失踪,她也是万分焦急。

    思索良久毫无头绪,梅庄主取出信笺,提笔挥毫修书一封。待墨迹干透细心折好装入锦囊。

  “你拿着这封书信,去云南大理找我师姐慕容锦上,她会尽力帮你查找此人。我已退隐江湖多年,那天涯孤客是近些年刚出道的新人也未可知。只是如今这时节天寒地冻,此去云南万里迢迢,时间紧迫救人要紧,小猫要受苦了。”梅庄主一面把锦囊递与小猫,一面说道。

   “梅姐姐放心,只要能查找出劫持郡主的贼人,救出郡主,小猫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事不宜迟,小猫这就连夜出发。”

     清冷的月光下,少年策马扬鞭渐行渐远。
     雪花扑簌簌落下来,打在满园红梅上。

     又下雪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9 21: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5-10-30 23:58 编辑

【04】   

               文    美丽人生

       琉王府被一片阴云笼罩着,王府上下都暗自揣测月月的下落。
      漠北国皇帝西玛加旺,听说心爱的侄女月月莫名失踪,龙颜大怒,他立即下令禁军即刻封锁皇城四门,严查出城人员。这还不算,他令近卫军一等高手冯兴龙亲自查办此案,限期一个月,如果找不到月月,提头来见。


     冯兴龙哪敢怠慢,他立即在大内挑选了10名近卫高手,开始了寻找公主月月的征程。

      第二天,天近晌午,位于皇城中心的爱邦镖局仍一派冷清。
      一个上午也没见一单生意。镖局总镖头出门向左坐在饭桌前,一脸的颓废像。桌子上除了一小碟花生米和一坛老酒,别无他物。出门向左衔了一粒花生,呷了一口烈酒,长长地叹了口气:如果再没有生意,镖局只能关张了。
     “总镖头,来生意了。”镖局杂役美丽人生气喘吁吁地来到了出门向左跟前。
     “你说什么?来生意了!”出门向左抬起头醉眼朦胧地问道。
     “是啊,总镖头,不过——”
     “不过什么?”出门向左瞪起了眼睛。
       "来人拉来一样东西,不过——"
    “我说老美你今天是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的。告诉我客人倒底拉来的是什么?”出门向左摇晃着站了起来。
    “是,是——是口棺材!”
    “你说啥!棺材——”
    “没错!是一口棺材!” 随着一阵银铃般的应答,一个头戴纱帽的女子来到了出门向左跟前。
   
   “你是让我给这口棺材出镖?”
    “没错!”
   “你给多少镖银?”杂役美丽人生一边看着门外的棺材一边问女子。
   “一百两!——黄金。”
   “啊——”美丽人生和出门向左异口同声地叫道。
   “可,可,我们镖局只有我们两个人啊!”出门向左心有不甘地说。
   “哈哈,哈哈哈——我看重的正是这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30 18: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玛珈旺 于 2015-11-4 08:24 编辑

【05】
    文    蝶衣霓动.羽侬
     总镖头出门向左沉吟了一会。
     少顷,对来人说道:“是吗。想必姑娘还知道本镖局保镖‘有三不保’吧。”说完这话,出门向左原本一脸醉意,顷刻间全无,镖局杂役美丽人生也是一脸的正气。
    来者望着镖局仅存的两位镖师,冷冷地哼了一声,开口说道:“难怪只剩你们两位。爱邦镖局已非昨日,这镖你保也得保,不保也得保。我管你三不保还是四不保。”
    听了这姑娘咄咄逼人的话,美丽人生依旧缓缓地说道:“爱邦镖局现在的虽不及往日。但爱邦镖局老镖师定的规矩不会变。我们是开门做生意,但决不会坏了道上的规矩,做出有坠门庭的事儿。”说到此,与出门向左总镖头相视一眼,又对来者说道:“请!——请姑娘另选他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30 18: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5-10-31 00:06 编辑

【06】        文  美丽人生

      哈哈,哈哈哈——”女子仰起头朗声大笑,那笑声透着诡异、戾气,带着杀气。


    “此女子来者不善啊,搞不好是来骗镖或者另有不良企图。一个女人家光天化日带着口棺材......”美丽人生俯在出门向左耳边小声说道。


      出门向左一边点头一边用眼睛瞭了瞭那女子:“我怀疑她连一个子都没有,要不,值一百两黄金的镖;她肯让我们
来做?一口破棺材费这么大周章,甭理他小心被耍了。”
    “就是,正是这个理儿。美丽人生附和道。


   “我说,二位就不要在那儿算计了哈,来!把这张银票先拿去。”女子冷笑道。

      听说有银票,出门向左眼睛瞪得溜圆。

      他半信半疑地借过了银票。银票上赫然写着黄金一百两
      这张银票也非同凡响,这是皇城最大的钱庄瑞源钱庄的银票。
     出门向左翻过来掉过去地看了半天,结果没看出一点儿破绽。

   “老美——”出门向左向美丽人生使了个眼色,美丽人生也顾不上说话撒腿就向外跑去。


   “你这老美倒是很机灵哈,这个跟班我喜欢。”


   “那是——”出门向左很是得意地哼了哼。


      一袋烟的功夫美丽人生急匆匆地跑了回来。"老大,真的啊,千真万确呀。"美丽人生几乎是哭着说说出来地。
     “姑娘,你的镖我接了!”出门向左豪气冲天地说。
      “敢问姑娘,你的镖准备送到哪里呢?”美丽人生不无恭维地问女子。
     “城外的乱葬岗!”
     “啥——”美丽人生和出门向左面面相觑。
     “老大,一口破棺材花100两黄金送到城外不到2里半地的乱葬岗,这人是不是奥特了?”
     “管她呢,就为那金灿灿的黄金这镖咱也接了。”
     “行哈,姑娘。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


      出门向左和美丽人生一个牵着马,一个扶着棺材;那战战兢兢的样子,就像是怕煮熟了的鸭子飞了一样。女子悄无声息的跟在后边。


      很快镖车到了东城门。

     城门下,禁卫军正对过往行人和车辆进行盘查。

   “站住,干什么的?”守城的士兵问出门向左。
   “送葬的,你个镖局跟着送什么葬?”
   “唉,那姑娘孤身一人,城内无亲无故,老娘死了没人埋。正巧到了我们镖局门前,我也就英雄救美了。”出门向左皮笑肉不笑地。


      女子在马车后边低着头,不住地抽泣。


   “行了,让他们过去吧,一个破镖局看来也做不了啥了。快让他们走,别让我们沾了晦气。”说着守城士兵放过了镖车。


     出了城,还没走出一里地,女子抢过出门向左手中的马鞭赶着车飞驰而去。


     滚滚烟尘中传来女子银铃般的呼喊:“我们还会再相见的……”


   “老大,那姑娘走的方向不是去乱葬岗啊。”美丽人生搔着头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30 23: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5-10-31 00:08 编辑

【07】
       文/竹雨依依

       彩云之南,残阳如血。茶马古道上一骑轻尘,马背之上一白衣男子仿若玉树临风,正含笑吟唱“古木成阴芳草鲜,相携同看水中天。浮香玉露应犹在,北望苍茫又一年。”


    “哥哥,你在高兴什么?”说话间一人一马已然飞奔到了公子面前。枣红色的骏马上端坐着一个妙龄女子,身着火红色衣衫,远远望去,一人一马仿若燃烧着的一团烈焰。


   “锦上,我在想着一会儿就到凤凰国的国界了,我们又可以去凤凰宫里看锦鲤了。”


     这二人乃是凤凰国兵马大将军拔剑四顾和他的妹妹慕容锦上。二人身上都有着绝世武功,且能出口成章,过目不忘。


    “哥哥,你这么急着要去凤凰宫看锦鲤还是去看某人啊?”慕容锦上扑哧一笑,又忙用手捂住了嘴。


   “对了,妹妹,你给女皇准备的见面礼可安置好了?那个小姑娘一路奔波,没什么大碍吧”拔剑四顾皱眉说道。


   “放心吧!哥哥,天涯孤客师伯他刁钻着呢!他竟然把他自己和月月郡主藏在那口棺材的夹层里,让我轻而易举的就逃出了漠北城。”


    “哈哈,这个主意,也就是他这个老顽童能想得出来。只是,这种劫持人质的方式毕竟为人不齿,我怕女皇她会责怪为兄。



    “没事啦,说到底,咱们也不过是和漠北国开了一个玩笑而已,女皇要怪的话就让她怪我好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30 23: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08】      文/嫣雨

   
早上的太阳将凤凰城装扮得秀丽迷人,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凤凰城外不远的凤凰山下,有一座富丽堂皇的院落,前面花草葱郁,香气怡人。后山高大峻峭,古树参天,很少有猎人进入。院落主人姓慕容,世代习武,江湖上称为慕容世家,老慕容一儿一女文武双全,更是无人敢招惹慕容氏。东南面小河横穿北山,流经凤凰岭,凤凰城便因此得名。河面上一老翁撑着小船缓缓靠岸,船刚一停稳两名女子便满面春风的走出船仓。
     “南国翠绿花红早,四季如春燕落时。”刚出船仓的一位女子,见如此美景,脱口而出。
她就是凤凰国女王竹雨依依微服游玩,看上去二十多岁,面目清秀,举止端妆,身材柔美,长长的秀发随风飘逸,婉如天仙下凡。旁边那位姑娘比依依大一岁,手持一把天刃剑,步法轻盈,一看便是行武之身,不过倒也有几分书香之气,她就是慕容锦上,老慕容的千金小姐。         
     老慕容是护国老将军,现已退隐多年,依依与锦上从小在宫中长大,情趣相投,两人打小就拜文武双全的天涯孤客为师,而今也是能文能武。
    “您的的诗好美哦!”慕容锦上听了拍手叫好,便顺势跳下船头,牵着依依下了船。
    两人有说有笑的上了岸,进入一条清幽曲缓的小径,一边是峭壁,一边徒坡,徒坡上松树繁茂。
   “嗯!这里可比宫中好玩多了!”依依沾沾自喜,朝锦上推了一掌。
“哎呀!哎…呀!”锦上被这突于其来的一掌,先是一惊,便马上回过神来抓住一根树条,轻轻一点又稳稳地站到了依依面前。
    “不错!不错!真有你的!”依依夸赞锦上说。
    “当然武功比你好啊!谁叫你当初跟孤客伯习武时偷偷跑后花园玩促迷藏呢?害得我老挨师傅骂,还得去找你。”锦上边说边做了个鬼脸。
    “好了啊,依依赔礼了行吧!”
    “不敢!不敢!在下那敢叫女王赔礼!”
    “哎哟…”锦上的耳朵被依依拽着不放。
    “你刚说什么了…”
    “下次不敢了。依依妹妹你饶了我吧!”锦上故意大叫,舌头一伸,知道不该称女王。
依依那有使劲,知道她是装的,便很快就松手了。于是两人不知觉便来到了慕容世家。一进院门,老慕容喜岀望外。
    “依依,锦儿,你俩是越来漂亮了!想不想师傅。”天涯孤客也从老慕容书房笑着迎了出来。
    “孤客伯,您也在啊!?”依依,锦上惊喜的问道。
    “这是上好的玉龙茶,今天是贵客临门,蓬荜生辉,老朽欣慰啊!喝茶!喝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31 20: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5-10-31 21:06 编辑

【09】

      文      彼岸春风
        又是个难熬的酷夏之日。太阳满腔热情地舞蹈着,把炽热成白色的火大把大把地丢向大地。凤凰城外的护城河里虽然仍是水波荡漾,但反射出的阳光却直射人的双眼,使人不自觉地眯缝起来。河边成排的柳树也没了往日的欢势,蔫头耷脑地半卷着叶子。只有树上的蝉,还在不知疲倦地喊着“知……”

       城门口,站岗的俩兵丁躲在城门洞的阴影里,闭着眼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正困倦难耐之时,忽然一阵车铃声传来,惊醒了兵丁甲的美梦;睁眼看去,却见一辆超级豪华的驴车,带着一股股嚣张的黄烟远远驰来。忙低喝一声:“来人了!”
        兵丁乙连眼皮也懒得睁开,哼一声道:“来就来呗,莫非你还想检查?听这铃声,非金即银,不是他妈的公子王孙,就是他娘的官人豪门——你惹得起?”


       兵丁甲咂咂嘴:“你小子的耳朵还真管事!那边驴车黑色的轿帘子上绣着好大一白色的十字——莫非是黑十字会哪位当家的?”
      兵丁乙的眼睛还是没睁开:“你就是没见识!黑十字会当家的那是何等的所在,怎么会没有护卫车呢!”
      兵丁甲不以为然地说:“不会!咱们凤凰城可是刚颁布了法令,严禁车队扰民——这怎么就不会是掌门人呢?”
       兵丁乙冷哼一声:“法令?法令是管你我这种草民的!你难道没听说过‘刑不上大夫’吗?”
       兵丁甲还想说什么,却见驴车风驰电掣一般地已经到了门前。
顾不得再多话,一横手里的长枪:“站住!检查!”
      本来赶车的车夫没打算停车,但见明晃晃的枪尖正对着自己的胸口,急忙狠拉缰绳:“吁——不要命了?!”


       兵丁甲一晃大枪:“谁不要命?”

       车夫眼见枪尖晃着就要扎到自己的嗓子眼上,吓得脸都黄了,但转念一想又来了底气:“你放下枪。你知道我是谁吗?”


      兵丁甲一梗脖子:“我管你是谁!谁来也得检查!”


      兵丁乙本来不想管闲事,可如今见兵丁甲惹了祸,生怕连累了自己,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来,一把抓住兵丁甲的长枪:“大风,哥们儿刚睡了一会儿,你就惹祸啊?”转身问车夫:“敢问,您是哪位啊?”


     车夫一瞪眼:“我是谁——你都不知道?我是本城黑十字会掌门……”一句话把兵丁乙差点吓尿了裤子,却又听见了对方的下半句:“的车夫!“却又把兵丁乙气得差点尿了裤子:“你一个车夫狂什么?小爷儿在本城还没怕过哪个车夫呢?”


       不料车夫不买他的帐:“小子,没听说过——有多大的官,就有多大的车夫吗?告诉你,我们黑十字会可是凤凰城第一武林门派,在凤凰城可是“神”一般的所在!”
       兵丁乙还在琢磨第一门派的车夫是什么级别,却听如大风哼一声:“我管你什么所在!金雕,别跟他废话——“神”一般的?难道你们那儿都是“神”?先抓起来关黑屋子去。”

      金雕一听也来了劲:“对!先关黑屋子里,跟他躲猫猫!”
      车夫一听,大惊失色,急忙道:“二位叔叔,别介儿!咱们自己人,我爸是李刚!”
      金雕一听,急忙仔细端详了半天,点点头,回头对大风说:“大风,算了,还真是李捕头的儿子。”
      不料大风不认账:“管他谁的儿子,敢冲关就得关黑屋子。”
      金雕急忙捂大风的嘴:“你喊什么喊什么喊?李刚可正管着咱们这一片,得罪了他,你还混不混了?”


      正当大风左右为难之时,却听见城外一声佛号:“额没头发!我道凤凰城是个君子之地,却原来也是官官相护、沆瀣一气的所在!”

    几人转头望去,却见城门口走进四人一马;为首一人,面如朗月,身披袈裟——原来是四个行脚的和尚。


    “咄!”金雕大喝一声。“你这几个贼和尚,在我凤凰城门口,鬼鬼祟祟,东张西望,非奸即盗!大风,先抓了送黑屋子!”边说着边从大风手里抽过长枪,一个箭步就要上前。


      不料白面和尚身后,闪出一猴不猴人不人的怪物。手一晃,也不知从哪就出来一根粗大的铁棒,由下向上一兜,就听“当——嗖——”一声,金雕手里的长枪,就像一支离弦的弓箭一样,飞得无影无踪——


      (后来,山姆老鹰国向凤凰国提出抗议,说凤凰国发射了反卫星秘密武器,击落了老鹰国的卫星。那武器长长的木质杆子,有一铁尖头,还有一撮毛茸茸的的东西,最可怕的是不知道有什么发射装置——这是后话,带过不表。)

      单说金雕,一见来人凶煞,吓得“妈呀——”一声躲到了大风身后。
      大风见了几位,心里也是忐忑,硬着头皮上前:“这位师傅,所谓何来?”

       白面和尚拉住像猴子样的和尚。回头对大风说:“额没头发(——阿弥陀佛)!贫僧是来自东土大墙,不,大唐的和尚,法号春风;这几个是我的徒弟,猴脸的号猴星驰,猪脸的号猪德华,驴脸的号驴锦江。此去欲往西天取经,途径贵宝地,还望施主行个方便。”

    “吆!我道是谁,原来是大唐的春风和尚到了啊!”忽然,驴车里传出了一声娇滴滴的喊叫。


      众人看去,就见轿帘一掀,一位千娇百媚的女子款款下了车。

      春风和尚不觉眼前一亮,嘴里不住地“
额没头发(——阿弥陀佛)!”,眼睛却离不开女子的胸口。

     女子也不以为忤,反倒挺了挺胸。车夫急忙站过去,一指女子:“做女人,挺好!”
     女子轻轻抬手,轻轻杵了车夫一下:“讨厌!人家要告诉干爹去啦!”
     车夫陪着笑说:“会长大人没时间理我,忙着给您买包包去了。”

      女子又挺了挺胸,对着春风和尚说:“春风哥哥,小奴家名叫过咪咪,是本城黑十字会会长的干女儿。早听说春风哥哥是金弹子化身,长得貌似潘安宋玉,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哪!”

    “
额没头发(——阿弥陀佛)!过奖过奖!”春风急忙合十为礼,“既然如此,何不同行?”

  “正有此意!”过咪咪跑了个媚眼,跟随着春风说笑着进了城。

    等一行人走远了,大风忽然想了起来:“不对啊!没听说黑十字会长有个干女儿啊?”

    金雕“哼”了一声:“你管他呢!这些有权有势的官老爷、掌门人,收几个干女儿还得先找你报备?”

    大风叹口气:“官场如此,也不知咱们的依依女王知不知道……”

    大风和金雕喟叹不已。却不知放进去的过咪咪,竟然是小猫飞飞化妆而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 01:3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5-11-25 10:21 编辑

【10】


        文   蝶衣霓动.羽侬


就在天涯孤客等人品茗闲谈之际,忽然感到一阵摇晃。依依久居宫中,饶是聪明,但对外界的事晓知甚少。而此刻慕容锦上脸色陡变,暗道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护国公慕容老将军一掌震飞斜落下的横梁。与此同时,天涯孤客一手牵一个,一个起落将两个女娃安置在别院一个空旷的草坪上。


平时安静的国公别院,此时人声鼎沸。


慕容老将军与天涯孤客相视一眼,对竹雨依依说道:“陛下,在此稍后,待老臣查看一番。”又嘱咐女儿锦上几句,冲着天涯孤客一抱拳说道:“拜托,拜托了!”


天涯孤客颔首示意。慕容老将军回首看了一下女儿和依依,匆匆离去。


依依望着四周,似乎想起了什么。煞白的脸上有一丝明了,低声问锦上:“这是不是地牛翻身?


锦上欲言又止的点点头。


望着两位花颜失色的女娃,天涯孤客上前一步,大声说道:”调整呼吸,、、、、“不待他话说完,锦上和依依非常配合地做了起来。


渐渐的似乎周围又恢复了平静;直到慕容老将军回来,锦上与依依才再次听到嘈杂的声息。


依依连忙问道:“慕容老将军,外面如何?”


慕容老将军连忙躬身答道:“陛下放心,灾情比想像中的要轻些。”


听完慕容老将军所言,依依的心情并没轻松。她摇摇头,答道:“本王虽年轻,没经历过地牛翻身,但也听说过其带来的危害。慕容老将军在宽慰本王,本王安能不知。”


慕容老将军说道:“陛下,老臣不敢谎报。京畿灾情不是很严重,其它地方有无灾情,还待有些时日才能知晓。”


依依默然点头。顷刻又说道:“锦上,我们回宫。”锦上低首应道:“是,陛下”


慕容老将军连忙应声道:“老臣这就去安排。”


依依想想,点头允了,并说道:“有劳慕容老将军了。”


“这是臣等份内之事,老臣不敢言劳。”慕容老将军进退有度,不慌不忙的说道。


一旁的天涯孤客不由的抽抽嘴角,心中叹道:“还真不是一般的迂腐。”


望着师傅的表情,看着爹爹样子,一时间锦上颇为为难。


依依不再说什么,一切交给了慕容老将军办理。不多时,一切准备就绪。就在依依准备上马车时,传来一声很闷的摔打声。


慕容府的护卫连忙向依依靠拢,将她围在中间。锦上站在依依身旁,手持宝剑,一副蓄势待发姿态。反观天涯孤客与护国公倒是几分淡定。


国公府管家红尘无涯不待护国公发话,利落的向声音传出的地方走去。


声音来自于马车。马车车顶上有破损的地方。管家红尘无涯一挥手,只见训练有素的护卫抖出飞爪,抓住车厢四处,往回一使劲,车厢四散。同时传来一阵马的嘶鸣声。


国公府门口的动静吸引了一些人,大家或多或少的感觉好奇、感觉刺激。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国公府门前闹事。国公府慕容氏——就连权臣左相张英和,以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九王叔都得礼让三分。谁这么不知死活——找国公府慕容氏麻烦。


一阵震荡,将马车上躺卧的人震醒。只见他艰难的起身,又倒下。大家奇怪的看着他。只听有人说道:“他可能受伤了?”过了一会,看着已经不再动的人。有人大胆的向前迈了一步,伸长了脖子看看车上的人,说道:“不会是死了吧。”正想再仔细瞅瞅时,只听到一声“哎呀妈呀,吓死我了。”有人连忙问道:“怎么了,怎么了,你快说啊!”只见先前那个人拍了拍心口说道:“这人死得冤啊!眼睛还睁着呢。”四下人声嘈嘈切切私语着。
   
有一老者走上前来说道:“后生啊,你这是从哪来啊?为什么会这么委屈呢?”说着,两眼泛着泪。又说道:“后生啊,你就是这样死了,你家人该怎么办啊!”


随着老者的问话,大家伙都沉默着。抽泣之声渐渐四起。管家红尘无涯看了一眼自家的国公爷,得到默许后,一撩长袍上了马车。正当他要将那人的眼睛合上时,那人开口说话了:“大叔,这是哪里?”


声音如此低沉,但却让旁边的舒了一口气。管家红尘无涯有些兴奋的对国公爷说道:“老爷,这孩子没死。瞧着可能是受伤了。”


至始至终都没说话的天涯孤客与护国公相视一眼。天涯孤客拦住要上前去的慕容老将军,自己快步的走到车前,伸手搭在那人手腕上。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就在他要进一步确认时,他却被那人反切擒拿住。这是他成名以来不成有过的事。天涯孤客本能的运起内力一冲,轻易地就将那人手震开。可那人反而借力站了起来。

诧异接二连三的出现天涯孤客的脸上


只见那人眼神疑惑,四处巡视;嘴里不断的叨叨着:“这里是哪?这里是哪?这里到底是哪?”大家从吃惊到疑惑,从疑惑到同情,情绪不停的翻腾着,注视着眼前的少年。这时那个先前的老者,不忍得开口说道:“后生,这里是凤凰山。你别急,有话慢慢说。我们这里刚刚地牛了翻身,有些乱。不过你不要怕。”老者憨厚的安慰这那人。


那人下马车,走到老者跟前,疑惑地问道:“地牛翻身?什么地牛翻身?”人群中有人说道:“你怎么连地牛翻身都不知道?地牛翻身就是、、、、、”又有人说道:“他有多大呀,怎么可能知道地牛翻身呢。你不是也说不清楚?”前者脸上有些讪讪之色。

天涯孤客走到护国公那里,与他低声说了什么。老将军连连点头。转身走到依依和锦上身边,低声说了些什么。依依和锦上在护卫保护下返回了别院。


管家红尘无涯连忙疏散人群。与天涯孤客一起,将倪栋请进了别院。
倪栋也不反抗,跟随这二人走进别院的怡然居。在进院门前,看见“怡然居”三字,倪栋的嘴角扯出了笑容。
管家红尘无涯与他一起进了小院。

天涯孤客在院门外问道:“不知足下怎样称呼?敢问贵姓,在哪高就?”
那少年停下脚步,回身说道:“免贵!在下姓倪名栋。”说完,莞尔一笑。
看了诧异的天涯孤客,对着管家红尘无涯说道:“您有事,您忙您的。不用理会我。”
管家红尘无涯说道:“怠慢了,您先休息。 ”说着退出院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