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接龙小说主题帖】陌上花开待君归——

[复制链接]

40

主题

84

帖子

40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00
发表于 2016-6-27 11: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6-6-28 15:17 编辑

112章
锦上
快走出营帐时,鹰成子回头轻声说了一句:“保重,我等你回来喝庆功酒。”然后头也不回离开了。
鹰成子接下来要面对敌人的进攻,但是他知道,决定胜负的关键在于文良,他的计划若能成功,兴许文良能回来。只是两人心里都清楚,几乎是不可能的,用命在赌。
一天夜里,敌人发动了夜袭,饶是鹰成子有所准备还是损失了很多士兵,敌人是骑兵,擅长平原作战,俯冲而下,难以抵挡。
西玛皇帝每天都会收到关于前线的战事,一直没有进展,他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数百万军队的粮草,时间一长,早晚会拖垮漠北。虽然着急,但也没有办法,对于行军打仗,他是一个外行,现在只能相信鹰成子和文良了。
敌军似乎想要迫切夺得凤凰城,几天之类发动了数次进攻,鹰成子命令各路将军守住城墙,不能贸然进攻,虽然死伤惨重,毕竟是守住了。
一直被动的挨打,众将军早已经心生抱怨,带来了百万军队还没有开始打已经损失了数十万,严重地影响了士气。
“尔等守住凤凰城,此城是凤凰国与漠北的命脉,我们倘若失去这座城池,敌人便可以长驱直入,再无人可挡。”鹰成子严肃的对着众人道。
众将军没有再说话,心中懂了鹰成子的意思,
敌军已经很多天没有攻打凤凰城,鹰成子心中有不祥之感,但说不上来,只是叮嘱守城将士务必认真。
这样的情况整整持续了一月,士兵来到凤凰国已经有大半年之久,一直呆在凤凰城中,心中早已憋屈不已,守城的士兵中已经出现了懈怠,鹰成子却不知晓。
凤凰城被攻破是在接近凌晨的时候,此时守城士兵最为疲惫,几乎已经在睡觉,无人注意城外的动向。
敌人从两个方向进攻,一小部分从天上搭乘特制了飞翔道具,貌似大鸟的样子,从空中降落;另一部分把鹰爪扔进了城墙上,顺着城墙爬上来,这一切都在黑暗中默默地进行,直到城门被打开,鹰成子听到“轰隆隆”的马蹄声。
当鹰成子从睡梦中听到马蹄声时,心中一紧,他大约已经能猜到敌人攻进来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一股黑色洪流瞬间淹没了人潮,所有的抵抗几乎来不及做准备,就被抹杀,这是单方面的屠杀。
“大将军,快上马,末将护送您杀出去。”这是西玛安排在鹰成子身边的侍卫,保护他的安全,“没必要了,败了,已经完全败了。”鹰成子喃喃自语。
“将军,漠北人民需要您,请上马。”侍卫再一次说。
听到漠北人民,鹰成子动了,不,还没有输,还有最后一搏的机会。
侍卫带着鹰成子,杀了几个阻挡的敌军,快速地离开了凤凰城。所有的士兵没有将军领导,如一盘散沙,四处逃窜。
得知凤凰城失守的消息已经是在半月之后,西玛听着侍卫的消息,阴沉的脸色吓得侍卫瑟瑟发抖,“鹰成子怎么样?没事吧?”虽然失败了,但是西玛知道这场战争需要他,他不能有事。
“据保护他的侍卫说没事,只是心情低落,不知道会不会一蹶不振。”
“嗯,有可能,你带封信给他,他应该会知道怎么做。”
西玛从案桌上拿出一张纸递给侍卫,看着侍卫离开大殿。天空依旧是蓝蓝的,暖暖的,只是他的心很冷,刺得生疼,百万军队几乎全军覆灭,他觉得离失败不远了。
鹰成子醒来时已经是中午,怎么昏迷的忘记了,身后一直有追兵,直到到了漠北边境,马蹄的声响才渐渐消失。
他走出营帐,火辣辣的阳光晒在皮肤上,难受。在周围巡逻是士兵似乎已经习惯了,如大树一般巍然不动。想到死去的士兵,鹰成子心中一疼,兵败如山倒啊。
鹰成子走回营帐,一个侍卫走进来,端着吃的放在桌子上,然后默默走出去,已经有三日滴水未进的他看到食物却没有胃口,一股强烈的恶心感从内心深处侵袭而来,他终于忍受不了,扶住椅子呕吐,他觉得舒服多了,郁积在心头的阴霾也被冲散一些。
“报……”营帐外传来士兵的声音,“进来。”来人鹰成子不认识,不过和那天晚上救他的侍卫很像,因为两人穿的衣服一样。
“大将军,西玛皇帝已经知道了凤凰城发生的事情,陛下担心您难以承受,特命属下送来亲笔信。”侍卫把信递到鹰成子面前,鹰成子看了一眼,很平常的信封。
侍卫走出营帐,他慢慢拆开信封,以为西玛会写很多话安慰他,偌大的白纸上仅仅写着:狭路相逢勇者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84

帖子

40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00
发表于 2016-6-27 11: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6-6-28 15:18 编辑

113章
锦上
漠北的边境守军都是比较彪悍的,他们长年经受风沙、烈日,比常人更能适应艰苦的环境,这里的守边将军听命于鹰成子,这是西玛暗中下令,守将不知道为何让一名败军之将来带领,他只能听命。
敌军侵犯边境是在极冷的夜晚,荒漠的温度到了会低下至零下十度,士兵就算穿着铠甲仍然瑟瑟发抖。
敌人踏着马蹄,瞬间冲到关卡处,但是却无人把守,虽然没心中奇怪,可是似乎很自信,没有管有没有埋伏,依然继续深入。
前行了大约半个时辰,依然没有一个人影,带军的首领这才意识到中计,“叽里唔拉,无吖……”这段话鹰成子不懂,但是应该是撤退了意思,远处的他嘿嘿笑了两声,“现在才知道,晚了。”
“杀,……”从四面八方传来喊杀声,敌军的阵容一下就开始乱了,“@@##!”鹰成子发现前面一人一直在说话,心中顿时明白他就是首领,擒贼先擒王,“杀了他,”鹰成子手指着,身旁影卫一下就往前飞奔而去,刀光一闪,人头就掉在地上,军队中瞬间就群龙无首,所有人往四处逃散,接下来鹰成子没有再指挥,他回到营帐休息,为了这个计划他筹划了几个月。
敌军无一人逃脱,鹰成子的威信在军中一下如日中天,所有人从开始的瞧不起,变得佩服,恭敬。
这支敌军倘若誓死战斗到底,那么鹰成子的军队不会胜利得很轻松,至少死伤人数会扩大很多,首领死了以后这些士兵便想到逃跑,所以溃败得很快。
鹰成子决定下一盘棋,赌一把,赢了便可以兵不血刃赢得战争,倘若输了,中原就是琉球的领土。
这个计划他没有给西玛汇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这支敌军全军覆没的消息没有传出去,所有知道这个消息的人,都被鹰成子派心腹杀了,西玛在漠北等待消息,却迟迟没有信息,内心焦急之余却没有办法。
一月后,一支敌军攻占了边境,以破竹之势挺进漠北。
西玛收到这个消息,当即从宝座上惊站起来,所有的大臣都惊慌失措,大呼“漠北亡矣,漠北亡矣”。
鹰成子也没有任何消息,事情发展到此,西玛觉得胜利已经没有希望了,但作为皇帝,还是得组织人民奋战到底。
前线的百万军队失败的战报传到漠北人民的耳中,所有人悲痛不已,纷纷恸哭。年过半百的老人拿上大刀,自发组织参军,男子的数量锐减,仅剩小孩妇孺。
所有人严阵以待,准备阻击敌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

帖子

26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26
发表于 2016-6-27 21: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6-6-28 15:18 编辑

114章
锦上
依依来到漠北已经将近一年,文良随军出征,依依心中十分挂念,在国家存亡之间,她只能选择家国,把儿女私情暂时放在一边。
她从西玛那里知道月月的故事,心中既心疼又惋惜,近来每天都去和月月聊天,而月月回到漠北以后,没有和任何人说一句话,只是偶尔看看天空,然后又独自回到房间。依依每天都给她说凤凰国的一些奇人异事,希望月月能走出心里阴影,可是效果似乎不好。
月月失踪的那天是漠北人民团聚的节日,大家在一起载歌载舞,短暂地忘记了战争的阴霾,看守月月的侍女也在后花园看烟花,璀璨了整个漠北的夜空。
月月就这样离开了漠北的皇宫,离开了牵挂着她的人,没人知道她去了哪,也没有办法再找到她。
惯例团聚的节日是三日,可是仅欢庆了一日,所有人都自发去守卫都城。
而这支敌军在距离漠北都城三座城池时停下了,或许是在等待后援,或许暂时休整,这些都不得而知,西玛只能组织全国百姓一起保卫漠北。
这样紧张而严密的守卫整整持续了三月有余,一把弓如果只是暂时的紧绷是不会影响寿命的,但若一直紧绷着,就会松懈,自发守卫的人民正是处于这种状态。
随时都会崩溃。
是夜,漠北陷入了浓稠的黑暗中,几乎所有人已经入睡,偶尔听到几声狗叫,也是因为互相争抢食物。西玛站在庭院里,看着远方的高山,一阵凉风吹来,饶是西玛身上穿着棉袄也打了一个寒颤,唰唰唰,从天空上慢慢飘下雪白的透明物质,西玛伸手接过来,触摸到西玛温暖的手掌就融化为小水珠了,“是雪啊,雪啊。”西玛喃喃自语。
次日,“下雪了,下雪了。”小孩在街道上追逐扔雪球,大人走出房门,漠北一夜之间成了雪白的世界,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曾经熟悉的屋舍也被雪花遮盖,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凉,这可真是雪上加霜啊,漠北完了。
当所有人心中都已经放弃抵抗,放弃漠北时,战争却出现了逆转的一幕。
前方传来战报,有两支军队在漠北平原上打起来了,西玛得知这个消息,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凤凰国和漠北的军队已经全线派出,难道是东海国的?
没有多余的时间给西玛猜测,他现在只能决定是否出兵,依依女王坚持出兵,而几乎所有的大臣都反对。
争执不下,西玛不顾众位大臣的反对,亲自带兵出征,就算是陷阱,漠北也已经无路可走了,胜败在此一举。
紧急召集了漠北都城内的青壮年,却仅仅不足五千人,看着一帮稚气未脱的少年拿着大刀,西玛的眼睛湿润了,“大家都是我漠北的好儿郎,随我杀敌。”
西玛骑上战马,一马当先往前冲去。
轰隆隆的马蹄声渐渐远去,嘶叫声也渐渐消失,城中的所有亲人为他们挥泪送行,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去难以回来,恨不能上战场保家卫国。
疾行了半日,西玛凭借超人的听力,远方的喊杀声清晰地传到他的耳中,“前方就是传来战斗的地方,大家一起抱团战斗,切忌脱离人群。”
一帮十五六岁的少年,有的杀鸡都要发抖,现在离死亡如此接近,脸色煞白,但想到家中的亲人,所有人都坚定了脸色,紧握着大刀,似乎有了无穷了勇气。
近了,西玛看的清楚,确实的东海国的军队,而另一股军队却没有见过,还有一小半是漠北在边境已经失踪的士兵,西玛心中现在有很多疑问,“大家把这帮倭寇打回去,守护我们中原。”一声怒吼吸引了西玛,“是鹰成子,他没死。”
“大家跟我冲我,杀死倭寇。”原来难舍难分的战局因为这支生力军的加入,瞬间打破了僵局,敌人中开始出现了溃散,西玛冲到敌军中,纯元功疯狂运转,压抑了太久的心情这一刻终于爆发了,“崩”的一声巨响,周围的敌军瞬间死伤无数,所有人都呆呆看着西玛,“乌拉,乌啦啦。”敌人中发出了撤退了信号,但一切已经为时已晚,不熟悉地形的他们怎么能逃出漠北平原,没有吃的也会饿死在平原里,豺狼虎豹磨牙允血。
看着大局已定,西玛飘身来到鹰成子身边,“怎么回事,为什么东海国会突然帮助我们,他不是勾结琉球岛吗?”
鹰成子苦笑:“陛下,一切回去再与您细说,咱们先收拾残余败将。”
虽然心中很迫切想知道,可是让残余势力逃走了也是一种隐患,西玛也加入到追击行列。追击余下的敌人持续了三日,所有人不眠不休,没有放过一人,直到西玛带着敌军将领的首级到来,彻底宣布这场战争取得胜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

帖子

26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26
发表于 2016-6-27 21: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6-6-28 15:19 编辑

115章(文良篇)
锦上
中原大陆一切又似乎回到了从前,但所有人都知道,失去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虽然悲伤难以自抑,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
依依苦苦等待文良的到来,可是所有人都回来了,鹰成子回来了,影卫回来了,给文良牵马的马夫回来,最后却没有见到文良的身影。
依依慌了,她去找鹰成子,却得知了一个最不能接收的消息。
文良死在东海国了,她想跟随文良而去,她放不下她的国家、人民。
依依黯然回到了凤凰国,现在百废待兴,依依必须回去主持大局。
西玛把鹰成子单独传唤到书房,“这场战争的胜利你功不可没,可是很多地方我不清楚,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西玛没有自称朕,他心中已经把鹰成子当作一个朋友,或者是一个平辈的人。
“回禀陛下,能取得胜利是文良的功劳,臣不敢居功。”
听到文良,西玛的眉头皱了皱,“怎么回事,文良怎么会死在了东海国?”
“这场战争我和文良心里都清楚取胜的几率几乎为零,首先是凤凰国和漠北刚发生战争,短时间没有恢复,单单依靠漠北的力量对抗东海已经够呛,还要加上琉球岛的倭寇,注定了失败。我和文良就商量打入敌军内部,一来是知晓敌军动向,二来是赌一赌,赌东海国王被架空了,不知晓此事,争取获得东海国的援助。”
“我和文良争论谁去东海,他为了完成多年来的心愿,我就让他带了百名精锐连夜离开前往东海国。”
听到心愿,西玛来了兴趣,“什么心愿?”
“文良少年时父辈都在东海做官,却遭到三太子的陷害,一家150多口人被杀害,他发誓要讨回公道。”
“这样啊,没想到文良还有这样一段身世……”西玛也感到跟痛心。
鹰成子接着道:“文良带着人到了东海国,发现东海国民众不知道凤凰国被攻打的消息,更加确信了老国王被架空,但怎样救出国王,也一筹莫展。而恰逢此时,东海国公主招夫婿,他打败了所有竞选的人,成了公主的夫婿,接触到了东海老国王。东海国的所有大臣都被三太子掌握了,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
“文良利用自己驸马爷的身份,游说各大臣,最后救出了老国王。”
鹰成子用短短的时间讲述了文良在东海国的事迹,西玛能想象到文良所付出的努力。
“按理来说文良已经取得成功了,为什么还会死在东海国?”
“东海的三太子最后逃脱了,没想到他劫持了自己的亲妹妹,就是文良在东海的妻子,三太子要求文良交换公主,最后……最后文良和三太子同归于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

帖子

26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26
发表于 2016-6-27 21: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6-6-28 15:19 编辑

116章(月月篇)
锦上
月月不知道自己现在哪里,可是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呼唤着她,她的挚爱。
白恩杰离开她的日子里,她想到小时候,想到那年,第一次见到白恩杰,她跟在他的身后,白哥哥,白哥哥,你等等我,你等等我,我要摔倒了,没想要最后月月还是没等到你。
“白哥哥,对不起,月月没有听你的话,月月很想你……”月月沉默很久,终于在这一刻泣不成声,五颜六色的蝴蝶围绕在月月的身边,似乎也在为月月而悲伤,天地间仅有那一抹白色,让人心碎。
月月站在万丈悬崖边上,她似乎看到了白恩杰在对她微笑。
“咕咕—咕咕”,从万丈深渊处传来白鸽的叫声,片刻时间一只雪白的小白鸽飞上来,只是它的眼睛是血红的,好像在留着泪。
月月看到小白鸽,身子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伸出双手,小白鸽轻轻落在月月的手上,“白哥哥…白…哥哥,是 你吗?我是…..月月啊”,月月断断续续地说完,眼睛滑下两滴清泪, 月月发现自己也飞起来了,她拉着白哥哥的手,飞遍了漠北、凤凰,穿越了中原大陆的河山,看到百姓在载歌载舞,欢庆丰收的喜悦。
(完结2016.6.2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