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接龙小说主题帖】陌上花开待君归——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18: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11】           文/嫣雨

      
一幌小郡主失踪也有半年多了。漠北进入春夏之交,天气开始转暖,绿绿的陌上草原,牛羊成群,几个小姑娘和一群小伙子,欢歌起舞,大鹰在高空掠飞,时而俯冲,时而滑翔,流连这美丽草原的自然风光。
        然而,琉王府因月月郡主的失踪,没有了先前的欢快。丫鬟翠儿坐在院亭上独自痴望,沉郁的心思无法释怀。想起朝夕相处的小郡主和对自已关怀备至的小猫了无音讯,一阵心疼,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翠儿,快去书房给王爷斟茶,顺便到账房叫管家去见王爷!”琉王妃慢声说道,看上去消瘦很多。


       翠儿听到王妃的分咐,  “嗯”了一声,便马上抹掉泪水转身给王妃行礼后离去,生怕构起王妃的思念之情。


       不一会儿,翠儿便端着茶水进入书房,看到书桌上放着一把匕首,王爷左手拿着那张“天涯孤客”的纸笺徘徊,知道王爷迫切希望找到郡主的心事,于是斟好茶后悄然退了出来。


       “难道是他重出江湖?”对小郡主的离奇失踪,王爷百思不得其解,沉思之后似乎有些猜测。


        那是十多年前的往事,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王爷年少带着文心雕梦悄悄溜出宫,打算浪游江湖,结朋交友,拜师学艺,于是,王爷假扮公子奇林,文心雕梦扮成书童一起飞马直驰中原洛阳。


        “这洛阳城真够繁华,够宏伟的啊!漠北城怎可相提并论。”奇林说完下马来到城外的豫中酒家。
        “正是!正是…。”书童文心雕梦随即附和道。


        “店家!,拿酒来……”文心雕梦套好两匹大白马后,找了张桌子便随口说道。这时,肚子“咕噜…咕噜”直响。
         “两位客官,想吃点什么?”店小二一边倒茶一边问。
         “一壶女儿红,两斤牛肉,一笼包子”。
         “好嘞。”不一会儿,小二把酒菜端了上来。


          奇林公子与这书童劳顿一天实在饿了,便大口大口的吃将起来。


        “何许人也,可知这是谁的地盘!”一彪形黑汉将手中大刀横于桌中,大声喝道。

          身边两个小罗罗也叫嚷嚷:“拿钱!拿钱!”
         “我…我…我…们是,是…”见此情形,文心雕梦吓出一身冷汗,那里还说得出话来。
         “我等去嵩山,路过贵地,在此小歇,还望大侠枉开一面。”奇林倒很镇定的说,但心里碰碰直跳,他常在宫中行走,如何见过这等狂徒。
        “尔等小厮胆子不小啊,拿银子!”
         黑汉说完便直夺文心雕梦手中皮袋,文心雕梦那里肯放手。黑汉一脚掀翻饭桌,一拳将文心雕梦打倒在地上,举刀便砍。奇林正欲拔剑相救,一只飞镖正中黑汉右腕,鲜血直流。
         “啊!”大刀落地,还没等黑汉回过神来,一双利刃又架在了壳子上。
         “此等恶贼,留你何用!”一脚将其踢跪在地。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这黑汉刚才那威风一扫而去,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谢女侠求命之恩,饶了他吧!”奇林此次出宫是广交朋友,因此不想结仇结怨。
          “既然公子这般说法,那就饶了他吧!滚!如若下次作恶定杀不饶。”女侠飞脚将黑汉踢了去出,黑汉和两个小罗罗片刻都不敢停顿,灰溜溜地逃了。
        这女侠眼疾手快,头顶乌纱巾,身着白色裙衣,貌美如花,一对蝶衣霓动剑闪烁刺眼银光,江湖上无人小视,她就是岱岳飞蝶羽侬。
         羽侬侠问罢奇公子行情,便一起游历繁华的洛阳城,第二天清晨三人出城飞马直奔嵩山少林寺,女侠送別二位后,也便南下前往四川娥眉山拜见师姑去了。


        少林寺名满天下,高手如云,奇林两人跪求三天三夜才得以入寺戴发修行并拜玄真和尚为师。

        三年苦修,学得本领便南下游历,途经武当山时,结识了南岭游侠红尘无涯(天涯孤客),这红尘无涯能文能武,墨迹飘逸洒脱,奇林十分喜欢,于是结拜兄弟,三人同行准备前往云南大理。

         “王爷,老奴请安,不知有何分咐。”管家冰马急匆匆赶到书房说。
         “快去爱邦镖局找总镖头出门向左,本王爷有急事商议。”琉王爷被管家打断思绪说。


           管家知道是大事,不便多问便速速赶到镖局,不到一袋烟的功夫,管家就领着总镖头出门向左来到王爷书房,咕噜几句后,王爷取出纸笔休书一封,并叮嘱管家冰马说:“你赶快去寒山寺找文心雕梦大师,将书信交与大师,他知道如何办理。”


         文心雕梦大师与琉王爷既是结拜兄弟又是多年挚交,见此书信立马赶到王府与总镖头会合。      

         当日,大师,总镖头,管家,翠儿及杂役美丽人生向王爷辞行后,马不停蹄的赶往凤凰国寻找小郡主月月的下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 18: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章              
                 文/竹雨依依


       琉王爷齐林一边私下里安排文心雕梦等人四处暗查月月的下落;一边和嫣雨王妃商议,要不要进皇宫去和皇兄西玛汇报月月失踪一事。
     
      漠北国皇帝西玛一直将月月这个侄女视如己出,万般疼爱。若是知道月月失踪半月之久,定然会龙然颜大怒。

    “王爷,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瞒着你了。过去的事,你也是知道的……“嫣雨王妃泫然欲泣的说道。


     ”你住口!你和那老贼的事情休要再说与我听!”奇林王爷愤愤的站起身,铁青着脸,凌厉的目光不停的在嫣雨王妃身上扫来扫去。


    “王爷,你!”嫣雨又羞又怒,欲言又止。

    “我以为,你自从嫁给我后,也自然就收了心的。却没想到,你与天涯孤客那厮暗地里竟有来往吗?”奇林颓然的坐了下来,痛苦的用双手抱住了头。


    “王爷!请你相信我。十几年了,我从未与天涯孤客有过任何联系!我没想到,都一大把年纪了,他竟然还没将那段恩怨纠葛放下!我现在只天天祈祷他能看在过去的情分上,善待我的月月!老天啊!我的月月,我的宝贝!!”嫣雨王妃已然是泣不成声。


    漠北皇宫内,庄严肃穆。


    养心殿内,西玛皇帝刚刚批阅完一大堆奏折,边品着上好的马奶子茶,边陷入了沉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04: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5-11-13 12:27 编辑

【此章曾拟为12章】

【13】
   文  锦衾
是夜,国公府笼罩在一片夜色之中,月光也时隐时现,银白色的光被树枝筛得零散在地上,光亮更是微弱的可怜。四周都是安静的,已 到了深夜,在府内已无人在走动。竹雨依依没有早睡的习惯,身为女王殿下的,整日事物缠身,国家上下全系于她一人身上,她不敢早睡,久而久之,亦没了那种习惯。她是一国之主,安逸早已与她无关,此生早已注定。
她刚要熄灯歇息,就听见门外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的跑来,她是个敏感的人,肯定有事发生。果不其然,不多时便听到锦上在 外面敲她的门。
“殿下,月月郡主不见了!”
依依连忙开了门,和锦上一起走了出去,想必此事慕容将军已经知晓。
府内大厅只有慕容将军和天涯孤客两人,依依到的时候,他们正在说些什么,见到女王殿下到来,两人分别作礼。
他们两人虽已经见惯了不少大事,但月月郡主失踪让他们措手不及,慕容将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静的可怕,只是来回的踱步。
“谁先发现月月郡主不见的,”依依上前问天涯孤客。此事非同小可,在这危急时刻,身为女王殿下,肯定要比旁人更加看的透彻。
“是伺候郡主的一个婢女,她只是去打了水,回来时郡主已经不见了。”
“可有留下什么?”依依皱着眉头。
“没有,我四处都找遍了,什么也没留下。”天涯孤客说完看了旁边一眼,又侧身凑上前去,在依依耳边压低声说,只是房间里有酒味。
“酒味?什么意思?”
“那婢女没有喝酒,不可能是她身上的,十有八九,这味道是从劫持郡主刺客身上散发出来的。”
依依沉着眼神,微微低头闻了下空气中残留的味道,随即点头默许。片刻后,她似乎是做了什么决定,向众人说,“此事不宜声张,我与锦上立即进宫,天涯师伯,你江湖旧识多,还需烦你多打听打听,慕容将军,你暗中派人在城中搜查,切不可大肆宣扬;漠北国那边,也不许任何人走漏的消息。”依依说完,眼神冷漠地朝着婢女看去,然后走出将军府。
锦上自小跟在依依身边,依依看起来虽然秀美温顺,但当有重大事情发生,她绝对是另一个人,杀伐果断,铁血手腕。
一面是女儿装,一面是黄履身,她看起来神圣不可侵犯,可背后的心酸、空虚却是权利金钱所不能填补的。
此时的她在锦上看来就是另外一个人,在灯火通明的大厅中,她的身上溢满了月光。温柔地,静静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04: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玛珈旺 于 2015-11-4 08:32 编辑

第十四章
                   锦衾
凤凰山是这凤凰城中最高的亦是最险的一座山,大部分侠士都望此山而止步。相传此山中有不详,入此山则入九幽。
山中丛林密布整日不见阳光,加上怪石百出,奇险无比。据闻山中有一断崖,是真是假,不过是坊间流传,无端生出一些故事罢了。
这天,楼落步履匆忙的从街上路过,对于这些流传他不以为然。他手里拿着一个包袱,身着灰色长衫,腰间栓着一个水壶,看起来与旁人无异。可街道上的人们都不时侧目看他,皆对他议论纷纷,他却视若无睹。他知道,自己脸上的伤疤很吓人,仿若九幽的恶鬼,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他也早就看开了。
楼落目光阴寒,无人敢靠近他。但在这凤凰城中,每天奇怪的人都有很多,不多时人们就忘了他的出现。
楼落拐进一个巷子里,一个跃身到了墙外的空地落定,又快步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那个方向正是凤凰山。
薄暮将至,楼落走到了一个山洞口,洞口外相对空旷,没有野草遮蔽,只有几颗不知名的大树立于一旁,倒是增添了几分幽然景致。
这是凤凰山的山腰处,楼落闪身到了一个大石上,从包袱里拿出了几个馒头,咬了几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朝洞内看了一眼,继而跳下,往洞内走去。
本就狭小的空间因楼落的进入变得更加小,他的身躯挡住了大半的光线,但是在他的阴影处,赫然躺着一个人。
而躺着的人,竟然就是被劫持的月月郡主,从漠北国一路到凤凰山,想来是受了不少的委屈。
但楼落并没有任何怜香惜玉之心,此时他用手拍了拍昏睡中的月月,不多时,月月动了动脸庞,然后眼睛微微颤着睁开,在适应了周围的光线后,朝着楼落看去。
“你是谁?“长久的昏迷使她的声音有些干哑嘶竭。她往后缩了缩身体,害怕这个脸色狰狞的陌生人。
“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月月虽然恐惧,但是仍然强装镇定。
“刚醒来就问这么多问题,你不饿吗?”楼落的声音低沉,让人很不舒服。然后朝月月甩去一个包袱,几个馒头落到她的脚边。
楼落看了她一眼就走出去了,而月月一直盯着他,直到他走出洞看到他坐在石头上。月月看了看身边的馒头,肚子不争气的叫了,她咽了咽口水,过了一会儿,用手抓着大口的吃了起来。然后泪水大滴大滴从她眼睛里掉下来。
由于吃的太急,月月被噎住了,不住的咳嗽,楼落听到声响进来,找不到水壶就把手中的酒递给她。
月月急忙往口中灌了几口,然后猛地喷出来,“大胆,你敢拿酒给本郡主喝”,然后愤怒地把酒袋往地上扔,楼落一个顺步夺下酒袋,“不喝就算了,若碰坏我的酒,我就杀了你。”然后朝她憋了一眼,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冷血,无情。月月顿时没了脾气,她想到在皇宫,她是郡主,谁敢不依着她,她乃是依依女王最爱的侄女。
想到这,她的眼中有了些雾气。
“大侠,你放了我好不好,我给你钱,给你大官做,”月月看起来真的是害怕了,月月本就生的秀丽,如今更是泪意婆娑,楚楚可怜。
可这个人,偏偏不是别人,他是楼落,他早已对杀人无半点情绪,只当是平常事。楼落听了冷哼一声,然后仰头喝了一口酒。
“我看重的正是你爹漠北王爷,但我也要他尝尝失去的滋味,什么叫后悔莫及。”
洞外一阵风呼啸而过,树叶声沙沙作响。夜色更凉了几分,月月身上的寒气也爬满了全身,却不是因为风,而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04: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章
                                                                         锦衾
在黑暗中,月月愈发感到恐惧,楼落散发出的阴幽气息,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阴魂,寒冷不带一丝感情。月月感觉快要窒息,喘不过气来,她猛地起身就往外跑,洞外黑乎乎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她一边跑,一边往后看。
“救命啊,救命!”她尖锐的声音刺破了山中的静谧,惊起了栖息在树上的鸟雀。她不知道跑了多久,求生了欲望让她迸发出无限的力量,她觉得楼落并没有追她,好像一开始就没有。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树木丛生,抬头看不到天上的乌云。月月不敢再向前走,周围偶尔发出的兽叫声吓得她瑟瑟发抖。
终于,她呜呜地哭出声音来,却不敢大声,害怕引来野兽的攻击。
“你就這点能耐?”楼落的声音冷冷地从她身后传来,她确认是他后,竟然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抓住楼落的手臂,仿佛这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或许她潜意识里觉得,比在这里被野兽吃了,不如呆在楼落身边。
楼落皱着眉头甩开她的手,但月月仍然不死心抓住她的袖子,哽咽道:“你要是把我丢在这儿,我激素做鬼也不放过你,不,还有整个漠北国也不会放过你。”
楼落不说话,就任她抓着,一声不吭转身就走,月月急忙跟上,亦步亦趋。
回到了山洞,月月有缩回前面躺着的地方,眼睛盯着楼落。他抱来了一堆干柴,点燃。火苗一点一点的烧起来,洞内也明亮了许多,月月看见火光落在他的脸上跳跃不定,直到这时,她才真正看清了楼落的脸。他始终没有任何表情,月月看见他的左脸颊上横着一条疤痕,从鼻梁边一直拉到脸上,好像被人故意用刀划的。
楼落的头发很乱,几乎不束,不像月月父亲一样,头发总是一丝不苟,干干净净。楼落的眼睛如潭,冷冽却透着寂寞。
月月不竟有些可怜他了,他的伤疤一定是有故事的,连同他的寂寞,他一定有很多不得已。
“艾,你为什么要抓我?“月月似乎鼓足了勇气才问他,她现在已不如之前那样害怕他了,火焰将体内的寒气一点点赶走,她的身体已经不冷了。
“不为什么。“
“不可能?一定有谁指使你做的。我被劫持的途中恍惚听到有人说话,并且有好几个。“月月的头脑已经渐渐清醒,开始回忆之前的事。
“你想知道?“楼落往火焰中又添了几根柴,,抬头看着月月。
“嗯”。她点头。
“如今漠北在找你,凤凰国在找你,漠北如果找到你你就是郡主,若凤凰国找到你,你是生是死我就不知道了“。
月月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眼睛茫然地看着他,楼落接着说,:天涯孤客比我早一步把你劫持了,没想到却遇上了我,我正好不用花费心思把你弄出来,而我也只不过是在漠北国留下了一个线索,你到了凤凰国我再抓你更方便了,这样算起来,我倒是欠天涯孤客一个人情呢“!
“你~~为什么要抓我”,这是月月一直以来的困惑。凤凰国与漠北国近几年来风波不断,她也听说,如果凤凰国抓她还情有可原,可是楼落抓了她,又是为什么?
楼落索性躺下身来,月月看见他闭上了眼睛,一动也不动。
她撇了撇嘴,也学着他的躺下,却怎么也睡不下,她想念母亲做的桂花糕,连同父亲的严厉也开始想念了。
凤凰山在这时才是真正的沉睡了,风儿都未有半分的惊扰,黑夜像是凝滞了一般,像是住进了死亡,静的可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2 18: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6-7-15 22:09 编辑

第十六章
           文    天涯孤客
这次“地龙翻身”,给凤凰城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曾经美丽无比的凤凰城,房倒屋塌,到处是残垣断壁。无数的灾民涌向城中,护国公慕容老将军领着一双儿女投入到救灾当中。
天涯孤客记挂着月月郡主,离开了凤凰城,告别了慕容老将军。
也怪自己太大意,怎么就着了那厮的道?
也不知道月月郡主现在怎么样啦。
陇西的气候变化无常,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突然就乌云密布,看来这场雨小不了。
天涯孤客就近找了家客栈落脚。
客栈里面跑出个伙计,问道:
“这位客官,您是打尖还是投宿?”
天涯孤客,将所骑宝马交个客栈伙计:
“这是汗血宝马,你给我照料好啦。今天不走啦,先给我准备酒饭。”
不一会,倾盆大雨兜头泼下,一霎时,天地一色,灰蒙蒙一片。
天涯孤客叫了一壶酒,点了一盘卤牛肉,一个拍黄瓜,外带一碗油泼面。常年行走江湖的人饭量都比较大,吃得也很快。风卷残云般,一桌子食物就进了天涯孤客的肚子里。
店小二将天涯孤客领进了二楼一间上房。
天涯孤客塞了些散碎银子给伙计,叮嘱道:
“看好我的马!”
伙计哪里见过客人一回给这么多赏赐的,脸上马上乐开了花:
“爷,您放心,今天晚上我抱着您的马睡。”
出门时,伙计轻手轻脚地将房门给带上啦。
天涯孤客环视了一下客房。还真别说,在陇西这地方,有这么好的客房的客栈还真不多。
房间收拾得十分整洁,墙角边放一张大木床,铺的盖的都十分干净。棋盘格花纹的帐幔仿佛透着淡淡的清香。粉刷得雪白的墙壁上贴着一幅海棠秋睡图。地下铺着地毯,一张八仙桌放在房间的正中间,桌子上摆着一副青花瓷的茶具,做工虽然粗糙,倒也淡雅宜人,一看就是此地土窑的仿品。
奔波了一天的天涯孤客,此时酒足饭饱,困意袭来,一忽儿功夫便鼾声大作。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天涯孤客就收拾停当,喝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杂汤,吃了两个肉夹馍,骑着他的汗血宝马,风驰电骋般出了这个陇西小城。
天涯孤客这次再赴漠北,走的还是上一次的原路:出陇西过黄河,走贺兰山,出戈壁,翻阴山进入漠北。
他想一路打听月月郡主的下落。

上次他潜入漠北国,掳走月月郡主,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不料返途中遭人暗算,月月郡主也不见了踪影。他必须找到月月郡主,至少得回漠北国给璃王妃一个交代。

想起璃王妃,天涯孤客心头一阵隐痛。
天涯孤客自认是个看破红尘的人,有他自写的回龙诗为证:
天涯孤客走天涯,孤客天涯哪是家?
梦醒时分常喟叹,天涯极尽夕阳斜。
  
天涯极尽夕阳斜,游遍天涯看落花。
孤客皆缘心性僻,一生羁旅在天涯。
  
一生羁旅在天涯,寂寞穷途落日斜。
烟雨几重清苦度,霜风染得鬓丝花。
  
霜风染得鬓丝花,枉自嗟呀枉自夸。
因喜红尘烟雨梦,天涯孤客走天涯。

不料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仍然没有放下与璃王妃的那段情缘。
璃王妃出嫁前在家的名字叫嫣雨,天涯孤客那时候的名字叫石三。他们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伙伴。
那一年,一场大火烧了他们居住的那一条街,许多人在梦里糊里糊涂就被烧死了。
事后才知道,是县长大人看上了这一条街的风水,想征购来建私宅,遭到大家的反对。县长就勾结土匪,趁着夜黑风高,放火烧街。
石三和嫣雨同许多小孩一样,都是被大人们从火海中给扔出来的。
家破人亡后,石三和嫣雨结伴乞讨,四处流浪,从此后俩人相依为命。
后来就遇到了恩师——人称“江南奇侠”的无名老人。
恩师原来在一山中寺院习武,由于耐不住山林的寂寞,他经常擅自下山喝酒、闹事。最后终因失手杀了人而被赶出了山门。他四处漂泊,还不断地打架、斗殴,竟然将所学拳法发扬光大成了一门杀人的技法。他自己给这套拳法取了个名字,叫“必杀拳”。
石三和嫣雨遇见无名山人的那年,石三还只有十一岁,嫣雨七岁。
无名山人慧眼识人,认定石三是一块习武的好料子,收了他做开山弟子。
同时无名山人也教嫣雨一些功夫,他说嫣雨身子骨太柔弱,不适合练武,就传了嫣雨吹箭绝技和一些基本拳术,可他并没有收嫣雨为徒。
    但无名山人也不制止石三把所学功夫教给嫣雨。只是偶尔说说:“嫣雨练不了你的功夫。”
“习武是好苦的哟,你要坚持才能有所造就”
师父当初说的话,至今仍深深地印在他的脑子里。
训练仅仅只是用“残酷”二字来形容是远远不够的,他常常被逼着练功练得吐血。可他却忍受住了非人的锻炼。一边吐血,一边吃药,一边继续练功。
实话实说,如果没有无名山人调制的独门药方,他早就成废人了。
这么说吧,手指的锻炼,叫做“指刀”。就是准备一盆绿豆,然后用手指去戳。当满盆的绿豆都被戳成粉末的时候就换成铁砂继续戳。
刚开始练习的时候,满盆的绿豆上全是自己的血,每次练习结束,师傅都会给自己敷上独门药膏。那药膏真是绝啦,敷上后有一种清凉的感觉,双手马上就不痛了,第二天又可以练习啦。
“指刀”练到上上层,人的手指比刀还要锋利,特别适合练习下一步的点穴奇功。
胸、腹部的锻炼方法,叫做抗打击练习,练成后就是俗称的“铁布衫”功。
另外在庭院里铺上三十公分厚的砂子,每天赤着上身不住地由上往下扑、跌、摔。练到一定的程度后,沙子换成鹅卵石继续练,练成此功,一扑之下就能将对手压死。
最难练的是轻功。
练习轻功前,师傅给了他一把铁锹,让他挖了一个半米深的坑,让后教他提气、运功往上跳。然后每天让他铲出一铲土,石三用了一年多才能从近一米深洞里一跃而出。
这时,师傅先是给他双腿绑上了沙袋,后来又给他穿上了沙背心,而且吩咐除了洗澡就不准脱下。每天晚上师傅还偷偷地把洞挖深一点,开始石三并不知道,还是嫣雨发现告诉他的。
经过十年的磨练,石三的轻功成了他自己的绝技之一,鲜有对手。
另外还有锻炼肘部的“铁胳膊”,“霸王肘”;锻炼手掌的“朱砂掌”;锻炼头部的“铁头功”;锻炼膝盖的“铁膝盖”;锻炼背部的“龟背功”。还有锻炼腿部的“铁扫帚”;螳螂爪”、“弹子拳”、“锁指功”、“竹叶手”、“缩骨功”等等,十八般武艺,师傅都倾囊相授。
奇怪的是师傅从来就没有教石三器械。
无名山人对石三说:刀枪棍棒那是累赘,只要练好了“必杀拳”,人身体上的任何部位,指、肘、爪、膝、头、肩,甚至腹部都能在瞬间化作利器,制敌于死命。
石三用了十年苦练,终于得到师傅首肯。
此时的嫣雨早已经出落成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女啦。
长期的厮守在一起,两个年轻人情愫暗生,心里早已经有了对方。
石三还根据自己所学,为嫣雨量身打造,自创了一套看似轻灵飘逸,却能御敌保命的剑法。本来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嫣雨在遇到危险时可以自保。后来,无名山人看了之后,稍加点拨,竟然成了招招暗藏杀机,可以致人死地于无形的绝杀剑。
在石三二十一岁的那年,师父无名山人将他和嫣雨一起赶下了山。
“徒儿记住:这个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好人坏人之分,只是每个人所处的位置不同罢了。因此,只要对自己有利就可以不择手段。
至于那种看不得别人好,自己又没有本事,专门做害人不利己的事的人,只要你遇见,就让他们消失,因为我平生最恨这种人,,。
另外,打赢了你可以说是我的弟子,打输了就别丢我的脸啊。
我们师徒一场,我送你一双手套和一件背心,下山历练去吧。”
石三知道自己得到的是师傅的两件至宝:可以空手夺兵刃的天蚕丝手套和刀枪不入的寒铁金丝背心。
无名山人又对嫣雨说:
“雨儿,别记恨我没有收你做徒弟。其实我们还是有师徒之实的。这么多年,你带给我们太多的欢乐,山人铭记于心,谢谢你啦。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只有这把剑留给你作个纪念吧。”
无名山人手上拿着的那把剑,外形看似一段枯木,毫不起眼。这是石三和嫣雨第一次遇见无名山人时,就看见他拿在手上的。这么多年了,无名山人无论白天夜晚从未让它离开过自己的视线。石三和嫣雨只看见无名山人天天拿着这把剑,却从来没有看见他抽出过剑身。
无名山人接着说:
“雨儿,这把剑的名字叫松云,是我的师傅留给我的,本来应该传给小石头,不过他已经不需要了。你留着防身。”其实无名山人早已看出,石三和嫣雨终究会是一家人,落得送个顺水人情。
嫣雨闻听,双膝跪地,感动不已,他知道这把“松云剑”是无名山人最心爱之物,没有想到无名山人竟然会送给自己:
“谢谢师傅!”
虽然无名山人没有正式收嫣雨为徒,嫣雨一直就喊他师傅,无名山人也从来没有刻意去纠正。
无名山人用手抚摸着嫣雨的头,说道:
“雨儿,不是我偏心,我这一门的规矩是终身只能收一个徒弟。请你原谅。另外,这把松云剑杀气极重,锋利无比。乃千年寒铁锻造,由铸剑名家所制。为争夺此剑,江湖上曾经掀起血雨腥风。所以不能轻易示人,也不能轻易拔出。拔出则要见血。你要慎重待之。
好啦,就此别过,你们去闯荡自己的天地吧。”
石三和嫣雨叩首于地,待抬起头来,无名山人早已不见了身影。
石三和嫣雨下山后,为了生计什么活都干过,就是没有显露自己的武功。
一天,嫣雨把石三打来的野味拿到集市去卖,从此就没有了踪迹。
石三寻找了许多年,并由此心情大变。闯荡江湖时,他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号:天涯孤客。
从此,石三的名字也渐渐被他自己给遗忘啦。
机缘巧合,他于十年之后,终于找到了嫣雨,并且知道这时的嫣雨已经贵为王妃。本来他想一走了之,可偏偏又打听到,月月郡主竟然是自己的骨血。因此才留书掳人,引起一场江湖动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2 18: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5-11-25 21:41 编辑

第十七章
                             锦衾
第二天清晨,阳光照射入洞中,月月慵懒地伸了下身体,这时她发现楼落已经不见了。火堆的火早已经熄灭,剩下冰冷的灰烬。
月月扶着墙起身走出了山洞,凤凰山中此时的一切早已经苏醒,远处的山雾缭绕,除了风吹起树叶拍打的声音和偶尔从林间传来的鸟叫声,几乎是安静的,这倒是一处幽静的地方。
清晨的山间空气带着湿冷,月月走出洞口就有一阵寒气袭来,她微微抖了一下身体,重重地吸了一口气,不自觉的发出感慨:“好清新啊,想不到这地方还挺不错的。”
凤凰山很高,月月现在半山腰抬头极目远望竟然看不见顶,只见一团云雾在山顶上浮动。她想找楼落,可是又不知道从何寻起,一夜间好像就失踪了。月月扯着嗓子大喊:“大侠,大侠……你在哪儿?”声音在山间回荡,在静寂的山林中显得格外突兀。
月月叫了几声都没有回应,她不禁有些慌了,他不会把我扔在这里喂野兽吧,月月越想越害怕,顿时鼻头一酸,低头呜咽起来。
突然她听到了声响,抬头看见楼落从一片树林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包东西,不紧不慢的朝她走过来。
“你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会丢下我自己跑了。”月月撅着嘴瞪着他,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
“你一天除了哭还会做什么?麻烦。”楼落把手里的布袋解开,递给月月一块饼,月月狠狠地拿过来,赌气似的咬了一口。
“喂,你叫什么?我不可能一直叫你大侠吧。”月月跟着楼落走到一棵树下,他背靠着树坐下,手搭在膝盖上,一口一口地咬饼,不时拿起酒壶喝酒,从头到尾没看过月月一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2 18: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5-11-25 21:42 编辑

第十八章
                                锦衾
月月哼了一声,也顺势坐在另一边,对楼落说:“你不告诉我,你是怕我知道你的名字,有朝一日我回到漠北国叫我爹找你算账?”
“算账?好啊!到时候可要算仔细了,到底是谁欠谁的,都要讨回来。”楼落的声音极度寒冷,眼神充满了杀气,死死地盯着月月。
月月被吓得说不出话,许久才回过神来。
这个人到底是谁?他和爹爹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切好像一个迷,月月想不明,看不清,她觉得好像爹爹有事瞒着她,而且还不小。
月月注意到楼落的耳边长出来很多银白色的发丝,她油然生出怜悯之心,他也许已经有孩子了吧,可为什么还是孤单一个人。
“你有孩子么?”月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她看了他好久没回话,也许是他烦自己吧。
可隔了一会儿,月月听到楼落说了一句,“嗯,”这个字似乎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不像平时的冰冷,反而多了几分伤痛。
接下来两人都不在说话,只有不时楼落喝酒的声音。月月闭上眼睛享受这片刻的宁静,也许一会就死了呢!她觉得,楼落不是那么坏,也许他是有故事的。
只是彼时的她不知道,因为她的失踪,看似平静的漠北国和凤凰国,早已经暗潮涌动。
这边,凤凰国主竹雨依依回宫后,就秘密见了几位心腹臣子,对于月月郡主的失踪商议对策,若处理的不好,说不定会导致两国交恶,也许会发生战争,这可是千百年来没出现的事了。
书房门从早上就一直紧闭,中午的太阳热辣辣的,刺在皮肤上生疼,锦上看见有两人往书房又来。近了些,她才认出是殿下的三弟,竹笙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3 12: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5-11-25 21:42 编辑

第十九章
                                    锦衾
竹笙翎是竹雨依依的同胞弟弟,只比她小五岁,与锦上从小玩到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而今已是半大少年,但仍旧未脱稚气,眉宇之间确有几分神似依依,只是更英气逼人。
他身后跟着的是一名侍卫,与竹笙翎年岁相当,看起来却多了几分老练的感觉。
“锦姐姐,我王姐呢?在书房吗?”竹笙翎作势就要推开书房门,锦上慌忙拦住他。
“三皇子不可,殿下正在与大臣议事,不能打扰。”
竹笙翎显得不高兴,“听说宫里最近收集了几匹烈马,我来向王姐讨要一匹。”
“此事还需等殿下与大臣议事之后再做打算,若三皇子有事可先行离去,殿下出来我转告她。”锦上不急不慢地说道,态度十分坚决。
竹笙翎看锦上如此,便知晓书房内的议事非同小可。
他压低声音向锦上打探道:“我听说了一些消息,漠北国郡主被人劫走了,正好出现在我们凤凰城中?不知是真是假?”锦上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此事都已经传到三皇子耳中,”
竹笙翎又接着说:“可我就纳闷了,他漠北国郡主不见了关我凤凰国何事,莫不是觉得我凤凰国好欺负不成?”说完,竹笙翎脸色有些生气。
“既然王姐正在议事,我也就不进去了,免得坏了国家大事,祁苏,我们走。”竹笙翎见没趣,招呼身后的侍卫转身就走了,锦上忙作辑“皇子慢走。”
那个叫祁苏的男子点了一下头,也跟着他离开,眼角看了一眼书房门,并未有任何表情,好像生来就是如此。
竹笙翎压低声音对祁苏说:“这漠北国郡主怎么被人劫走呢?真是搞不懂漠北国的人干什么吃的?害我连马都骑不成。”显然此时的三皇子对漠北国的人很瞧不起。
月月被抓到这凤凰山中已经有了几日,而楼落每天早上都要出去一次,回来时都带着一整天的食物。有一天还给她带了一套衣裙,不过有些略大,款式也是平常人家小女孩的,甚至袖口上有了一道补丁。为此月月还和他争吵了几句,若不是身上的衣物许久未换,又脏又皱,她才不会妥协。
换上衣服的月月没有半分郡主的样子,若不是五官清秀,扔在大街上都不会有人注意半分。
大多数时候楼落就坐在洞外的大石头上,时不时就喝几口酒,独自一人望着对面的山发呆。几日相处下来月月也不怎么害怕他了,甚至他许久未归还有些担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3 12:2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蝶衣霓动.羽侬 于 2015-11-25 21:42 编辑

   第二十章
                                     锦上
这天夜里,风声呼呼地吹过,显得极其不正常,时不时地林间怪鸟惊叫,吓得月月心惊胆战,月月朝着洞外石头上看去,空无一人,火堆还在燃烧,楼落去哪儿了?
等了片刻也没等到楼落,她有些心慌。于是大着胆子决定去外面找他,也许他是在外面喝酒呢?月月这样想着。
今晚的月月又大又圆,没有乌云出来遮挡,月光一泄而下,银辉隐约的铺在地上,月月地延着光去寻找楼落。
她走进了楼落经常坐的那块大石头,正要开口叫楼落,碰巧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她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眼睛瞪得大大的。此时月月才意识到石头背后有人,兴许就是这劫持背后之人。
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正在踌躇之间,却听到楼落的声音缓缓飘来。月月想要听清楚一点,身体向前探去。听声音好像是一个男人,有些许浑厚,而且说的她都听不懂,她听见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通,然后听见楼落说了一声“是”。
此事越来越复杂了,好像还有别国的参与,他们到底要利用我做什么?月月百思不得其解。
月月怕他们发现自己,镇定住了自己的心绪,蹑手蹑脚地回到了洞中,连忙躺下,吐了几口气,想到刚才的事情,她愈发的困惑。
不久她听见有人进洞的声音,她知道一定是楼落,就闭上眼睛装睡。她听到楼落的脚步声朝她走过来,然后停在她身边继而又转身回到了另一边的草地上,月月听到对面窸窸窣窣传来躺下的声音。
那个人是谁?楼落究竟和他说了什么?月月不去想,也不敢去想,她感觉到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连同漠北国都不能幸免。
隔雾看花,步步惊险,下一步到底是平地还是无尽深渊,谁又知道。
明月年年初照人,它照见了太多的故事,太多的尘埃,看遍了世间的人生百态,如是月光再美,终究冰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