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湖拮

【小说连载】临界一、叉 作者 湖拮

[复制链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1 17: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2 10: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31、冰雪聪明

那日交班之后,我和书生各自回家,到县城全顺车站时已近晌午,我来到被狐狸称为雪妹子的老板娘店里吃饭,一则到了饭点儿,另一则想确认一下这叫雪妹子的老板娘是否就是丁家的雪儿--丁小强的大妹子。
这是一家普通的二层餐饮店,坐东向西,南北通透,店前有一棵高大的樟树,枝叶茂盛,铝合金的大棚子罩过半边人行道,人行道上、棚子下面各四张简易餐桌,坐满了就餐的人们,我穿过人行道、棚子,徐徐的自然风倏过全身,好生凉意,里面有八张餐桌,分南北两边排列,人声嘈杂,各说各话,过了楼梯口就是厨房,我特意要了楼上一间雅间。
跟楼下的嘈杂相比,雅间安静许多。雅间不大,刚好一张圆桌八张椅子,西墙壁上挂一幅小型张迎客松,东墙壁则是一幅经过艺术加工的老板娘玉照,背景是辽阔的油菜花,我靠西墙坐下。我先要了杯冰镇果汁,老板娘问我几位,我说等等吧。约莫到了中午一点,我再要了点水果及小食并说朋友还没来,时间一分一秒消耗在这雅间里,我不由得端详起对面的照片来,油菜黄花锦簇,好一张灿烂的笑脸,午间睡意渐来,我竟然在知了声不断的椅子上睡着了。
后来,我醒来,连忙叫,老板娘,先来份……
“来份什么呀?”只见老板娘已经解了围裙出现在我眼前甜甜地问道。
“蛋炒饭”我把先前的话说完。
“老娘都打烊了”说话语声明显变了,脸不红耳不赤。
“妈啦个巴子,还没来!老子毙了他!”我故意搪塞并试探。
“看你非常忠厚老实,还想摆道?”大摆的汗衣抖动一下,老板娘双手叉着纤细的腰板更显身材匀称。
“家属(鼠)是mouse,多了是mice,你是家属还是家属的天敌?姑娘仔细看看老子,妈啦个巴子!”我胡乱地问了一句,并重复着和丁小强开口的习惯用语。
“小眼咪咪,黑不溜秋,下唇有一小酒窝,长的确实不咋的。”老板娘顿了顿,边看边说,“难道是……米?”
“我呀!仅供家属,不供天敌。上蛋炒饭吧!”
“上点别的吧?米大哥!”
“还是米饭香,再说我确实饿了,雪儿!”这是我的习惯,喜欢大米制品。
我填饱胃,偷偷地打了一个嗝,也心生好奇,好好的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生怎会在这儿开一家餐馆?雪儿像是看穿我的心思马上笑伶伶说开。
“就业不如创业,我先在这儿锻炼一下,效果还不错,自从去年毕业以后我就看中这块地方,你看这儿人来人往,客源多,再说这儿的消息也多,前几天就有人说道过您,我随便答了,大哥就知道忙忙忙,天天冲冲杀杀,我敢肯定以后不行,都进入新世纪啦!太out啦!有空跟你兄弟说说,好吗?米大哥!”
我心想,这天杀的丁小强,我这老米的底全告诉了她妹妹,我也不怪,有这么聪明靓丽的小妹妹也是福分,妈啦个巴子,还沾你丁小强的光啰。
“一定会!雪儿,你也该回去啦!”说完,我从餐馆走出来,雪儿自然出来相送。
我走在这全顺车站的马路上,阳光已不那么强烈,十字路口的交通信号灯依旧掌管着路口的一切。我想雪儿该是回雪儿宾馆去了,谁能想到雪儿宾馆的老板会开小餐馆,我对着交通信号灯笑了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2 10: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5 10:2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湖拮 于 2015-12-25 10:26 编辑

32、铲雪除冰
休息几天后,我们如期回到单位对全站设备进行维护检修。机械总会磨损,电气总会老化,就像人累了就得休息,何况整日不闲的这些供电的设备。
那天我和书生到单位的时候,鳝鱼叔侄俩就根据工作的布置做好了维护检修前的一切准备工作,就等人员到齐。我下令停电、做好安全措施并分派任务,书生负责拆卸,我负责检查,狐狸负责重新安装,鳝鱼负责监护,一切顺利进行,到中午12点20分工作全部结束并恢复供电,一个一个忙的不亦乐呼,仿佛这事不是发生在夏天。午餐当然会聚一聚,厨师主角肯定是鳝鱼,下午该当值的当值该回去的回去,一天就这么淡然。
天终于亮了,早晨的天空羞羞答答,远处的山峦若隐若现,气温还是很低,屋檐下设备钢构下结满了长长的冰凌,很让人羡慕,我站在厨房顶上的爪子中仔细查看冰雪的厚度,寸厚的冰齐膝的雪层,好一派天然绝作,在爪子中央我瞭望不到更远的地方。唧唧歪歪和断裂的枝桠会告诉你冰雪的力量,让人产生一种盲白感,变压器的周围笼罩着雾气,幸亏一夜风雪净化了空气,否则污闪是难免的,这会儿鳝鱼和书生也起来了,免不了惊羡和赞叹。
大家都同意我的铲雪除冰计划,早餐完毕我们三人全副武装,首先清楚设备区地上的积雪,原始的木杴,像小孩一样滚雪球,一圈一圈又一圈一圈,只听见唧唧啧啧的滚雪声,不久设备区的地上光秃秃的,我数了一下进院子的路的西边堆放整整30个若大的雪球与周围的雪景浑然一片,我想如果我们不动这些雪哈德门肯定能锁住满院冬景。接着我们继续除冰,从靠地面的地方开始沿着水泥杆一节一节用橡皮锤子敲,散乱的敲击声打破了这山岗的静默,我们旁若无人实际上周围也没有其他的人一寸一寸的卸下裹覆设备的冰冷的外衣,渐渐地,渐渐地,变压器的轰鸣声变得好听起来,带电的部位我们是决计不能动的,一夜覆冰的变压器吐露心气,散发掉一阵雾气恢复了往日的风范,我们忽略了院外雪地上飞驰的野鸡。铲雪除冰完毕,设备运行正常,我长长的松了口气,鳝鱼忙着出去了,我没管书生,来到值班室向上级部门无比自豪地汇报本站的情况,并观察设备运行数据的变化,一切正常。
雪啊,既是美丽的又是恼人的,这南方罕见的冰雪,来的久去的慢,接近中午电视信号还没恢复,我透过北窗正欣赏院内另一片风景,突然哈德门外停了辆车,并走出两个人来,一个是狐狸,另一个扯着嗓门就喊:“老米,妈啦个巴子,没死就开门”,喊得我一愣一愣的,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推我上车来单位的丁小强。
“妈啦个巴子,几年了,还不死,老子以为见不到你了。”我欣喜若狂,跑下楼去边骂边开门,“好兄弟,你们怎么来的”我们相互拥抱着。
“妈啦个巴子,老子今天做了件伟大的好事,天没亮就调动公司所有的铲车沿路分段铲雪,从县城到你这儿,看看铲车,狐狸从老家开过来的,我的专座,从县城开过来的,兄弟怎么样?”
“妈啦个巴子,还真做了件伟大的好事”我打心眼佩服起丁小强的行为来“走走走,进去,别冻坏了妈啦个巴子几根瘦骨头”
我正拽着丁小强往前走,突然狐狸喊了一嗓子“看,雪儿妹妹,全顺车站老板娘!”我们寻声望去,只见雪儿高高的站在厨房顶上。
“妈啦个巴子,雪儿还在卖早点呢!我就从她那儿来的?妈啦个巴子,没跟我来呀?”丁小强直愣愣的看着雪儿,我立刻明白过来,书生原来躲到厨房顶上去了,我连忙叫道:
“书生,书生,滚出来!”或许是丁小强来的缘故,我的话粗野多了。
“领导,请各位欣赏我的杰作,雪儿!”书生毕恭毕敬地出现在雪儿身边。
进房后,我向丁小强介绍了情况,丁小强明白过来对着书生说道:“妈啦个巴子,奇才,奇才!”
“丁总,谬赞!谬赞!”书生倒文绉绉起来。
一会儿,鳝鱼提溜着三只野鸡走了进来,大家自然是乐呵呵一阵寒暄,中饭自然是一起享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5 10: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9: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33、芽轩

     下午我询问丁小强有关线路车的情况,丁小强告诉我,线路车公司已经全资控股闲散股东也全部收购完毕,鳝鱼和狐狸的建筑公司也已入股并入小强建筑公司,目前除了雪儿宾馆独立以外已综合成立小强实业发展公司,因为担心太晚路面会结冰,丁小强就先告辞回县城去了,之后我们就雪人开了一会儿书生的玩笑。
     一整天,天气没有转晴的迹象,夜晚悉悉索索的雪子又开始来临,野鸡汤的味道在胃里反复游荡,我想起书生的俏皮话来“胃对嘴巴说:等你张口好几年了”,我本打算休息,不过想起厨房顶上的雪儿来,睡意全无。
      厨房顶上的雪儿一袭雪白的裙装,惟妙惟肖,半睁着眼睛,若浓情脉脉的瞋视着远离回家的的心上人,又若不屑一顾这漫山遍野的冰寒,她矗立在那儿裙摆微开,脸一直朝北方。
      第二次见到雪儿是在芽轩,二零零六年的春夏之交的一天,我应邀来到雪儿宾馆作为企业代表的一员参加县域经济工作会议,因为来的很早,我想到这二十二层的位于县城最北边的宾馆的顶楼一览整个县城的风貌,乘在景观电梯中,挥闪的变化让我头晕目眩,到了二十层,我便慢条斯理地沿着楼梯拾级而上,然而一种声音吸引着我不由得加快脚步,这是一种老式唱片发出的优雅的给人希望的催人奋进的春天圆舞曲。
     楼顶宽敞但不显辽阔,四周的围墙高约一米六,长满了精致的幽藤,颜色以绿色为主间或有其他的彩色,楼面除南面有一畦各式蔬菜之外其余的地面皆是碧绿的青草若天成地毯,楼面的中央有一袭凉亭挂着几盆吊兰,凉亭东西直通,南北方放置两排整齐的争艳玫瑰盆栽,那乐声就是从凉亭内发出的。有一女子身着绛紫色连衣短裙,肩上搭着玫红色坎肩,过膝玫红色长靴与裙摆之间是肉色丝袜,乌黑披肩的长发把坎肩分成两半,正凝望着北方,过午的阳光正照耀着这儿的一切,我站在楼梯口不知是欣赏乐声还是欣赏美景,良久才被人声打断,只见女子微启朱唇,音若驼铃,我接受了女子的邀请走向凉亭,才看清亭柱上有副楹联,上联曰:东西南北中,冬风不出(芽)   下联曰:金木水火土,春雨始入(轩)  横批:芽轩
      这会儿,我没有语言对雪儿妹妹说,只 是默默地看着她看着北方,直到曲终会议时间刚好到点,我们一同进入会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9: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5 10: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34、崭露头角

     会场是激烈的,来自全县各行各业的企业代表和全县各级政府的头头们都在场,让我一次认了个够,今天丁小强没来全权由丁雪代替,会场时而鸦雀无声时而热烈,就像外面悉悉索索的雪子来一会儿停一会儿,让人沉寂其中,随着节拍即兴挥舞。
    雪子敲得窗户玻璃叮当作响,敲得满院寂静,敲得附近的人们早早关灯钻入被窝,夜,更静了,我的心率随之跳动,心脏起伏不停。
主持会议的县长干咳两下清清嗓门,腰板挺得笔直高声宣布,有请丁雪发言,会场响起稀稀拉拉的几声拍掌声,难怪刚出头的黄毛丫头除了几个政府要员认识外还真没几个人能认识,一个认识她的长得满脸绕腮胡子的中年男人胆大的问了一句:丁雪,你家哥哥丁强怎么没来?会场的人员大都露出好奇地眼神,之后便回归肃静。
    只见丁雪已端庄优雅地站在发言席前,脱稿就说:尊敬的县长、各位领导、各位业界前辈、各位有志于发展我们县域经济的同仁们,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论我县经济发展之重要模式--循环经济的发展模式》:
     在要加快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大力发展循环经济的今天,有必要探索我县循环经济的发展模式。循环经济内容丰富,内涵深刻。概括其基本内容,就是从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理念出发,以资源合理和循环利用为核心,以减量化、再使用、再利用、再循环为原则,以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为基本特征,以生态产业链为发展载体,以清洁生产为重要手段,从而实现物质资源的有效利用和经济与生态的可持续发展。循环经济是一种新的经济增长方式,也是一种新的污染治理模式,同时又是经济发展、资源节约与环境保护的一体化战略。发展循环经济是统筹经济、社会、环境协调发展的一种新的发展模式。我县交通便利,江河湖泊四通八达靠近省会城市,地理条件得天独厚,近几年来,我县在二个层次上逐渐展开循环经济的实践探索,并取得了一定成效: 1、在企业层面积极推行清洁生产,节约和综合利用资源,增加……
最后祝愿我们叉口县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经济发展更上一层楼!谢谢大家!说完,丁雪站到发言席的前面面带微笑深深向在场全体参会人员一鞠躬,之后干净利落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约莫一分钟后会堂爆发出雷鸣般热烈的掌声,我相信这些掌声是大家发自内心的,丁雪淡定从容,坐在那儿轻理掉到前额的云鬓。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什么时候西边窗帘上的光影变得非常暗淡,时间已是傍晚了,在主持会议的县长宣布这一盛大的会议结束后,很多人围在丁雪周围,不光是因为她的美丽,这一场发言确实振奋人心,在叉口县从未有这样的人物能博得满堂精彩,人们互相议论着、交谈着。
    窗外雪子声犹猛,我半衾在床角,回味着仅遇到过一次的参会经历,要是那时鳝鱼在场肯定也无言以对,也一定会耐不住他那份久经考验的镇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5 10: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35、步行三叉河

     下雪和下雪子真的不一样,我来到设备区进行巡视,雪子敲打的设备铁件叮当作响,不锈钢的外壳在灯的照耀下更显光亮,在这肃寂的郊外的夜晚,雪子的敲击声和脚踩棱起的黄土声交织在一起,如果伴着这样的曲子,舞者能否翩翩起舞呢?我想在这里只有默默供电的设备才是真正的舞者,这里的灯光和旋律是实实在在的,我顶多是这个舞台的守护者。
     巡视完设备,我把灯转向后面,下楼后我走向哈德门,冰凉的雪子跳进我的衣领,游走在我的肌肤上,刺激着我的每个敏感的细胞,因为哈德门的构建是钢管而起长短粗细不尽一样,雪子像一个不识乐器的弹奏人胡乱的打击这些管状构建发出杂乱的轻音乐,因为这场冰雪我特意来到单位上守护设备,也因为这场冰雪,昨天下午全顺车把我丢在三叉河口岸边。
      刚一上岸,一股猛烈的北风就把我封杀的唧唧歪歪,我忙双手掩住脸弓着背宛若一只站起的甲鱼拱起厚厚的羽绒衣,脸朝南方侧身移步,逶迤在三叉河口岸上。因为分不清是风卷着雪还是雪卷着雪,我攒足劲道往北顶,趔趄让我尝足了苦头,由于用力过猛,脚下踏空我摔倒在岸北,滑向河岸有水的一边,天啦,恐怕要仙游江水而去,连条鱼也不会和我作伴,滑吧滑吧,这该死的冰和冰上的雪,我这把老米沉到水底还能喂几条鱼,我的翻滚和抵抗毫无着力点,膝盖滑到水边时我被停下了,水面上的冰层救了我,手里不知抓到了什么,我顺着这物件爬了起来,这里的风好像没那么大,我蹲在那儿看看那物件正是一把断把的鱼叉长长的叉齿牢牢地插进这岸边的土壤里,只露出几寸的木把头,真是谢天谢地!
      这地方该不是狐狸浸猪狗笼的地方吧,我不得确认,我使劲把这叉摇了出来,有两个叉齿,叉齿很长约二尺,是我见过最长齿的那种,略微生有铁锈,但也足够寒得慑人。我拔出叉,绞碎一块冰雪覆盖的地方,站在这儿,望着满江上空的飞雪,雪片一股脑儿往江面上窜,不管舞姿多么曼妙多么高傲激昂,仿佛江面有奇怪的吸引力,就像江大的吸斗,吸进迎风飘洒的雪片,雪片附着在江面上一动不动,冰层在逐渐加厚。冰层的厚度足以承载人的重量,我站到冰层上,借着叉齿的顶力,将自己滑向江心,劈开一条雪路,在冰层上旋转,天大地大雪大江面大,这儿才是我的天下,我旋转着、挥舞着、呐喊着,在这风与雪、雪与冰、冰与水的世界里,尽情地消耗心血来潮的童趣,忘却了一切,我不需要掌声,不需要乐曲,更不需要锣鼓喧天,就这样在三叉河的中心疯狂。
      也许过了许久,我滑回岸边,张开大口,用力的吮吸着雪水的甘甜,鼻孔里冒出奔腾的白雾,我叉碎一路冰块攀回岸上后,把叉插回原处又攀回岸上,继续逶迤侧身前行。岸两边稀疏的树木确实不给力,加上为了来年长的更好一些,护林人员劈枝暂桠更无力护住一岸风雪,枝桠处被冰封的茬口仍然透出新生原木的本质,茬口黄芯绿环仅有一轮,为了加快行进的脚步,我下了岸南,积雪很深的教训让我又远离南岸几米行进在白雪皑皑的稻田里,因为水稻早就收割完毕颗粒均以归仓,这一望无际的稻田变成一望无际的雪地,我顺着东方一路大步迈进,直到那颗有着一个喜鹊窝的大树出现在眼前时,我意识到目的地即将到达。我弯过单位西边的雪沟,来到哈德门前。
     我站在哈德门边,想到这儿,雪子突然停了,郊外一片安静,哈德门上琉璃斑驳,路边若大的雪球依旧整齐排列,灯光照过厨房顶上雪儿形成的影子从西边的第一个雪球刚好斜插到东边的最后一个雪球----我的身边。我触摸着哈德门上的琉璃,冰绵绵,门外矗立的樟树影影绰绰,像是暗中守候的哨兵。
我感知完铁门的温度正想回房,突然院子里出现了另一道影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5 10: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