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湖拮

【小说连载】临界一、叉 作者 湖拮

[复制链接]

169

主题

692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6 08: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36、书生起解

这一道影子不是别人正是书生,我呼啦呼啦跑到厨房顶上,书生正嘟嘟囔囔,这讨厌的雪子,可别花了雪儿,手里拿着刻刀一边小心翼翼地去除雪儿脸上的瑕疵或拍或刻,聚精会神,根本没理会我的到来。
“今晚的雪子可能还会继续下的。”看到书生冻得发紫的脸,我示意书生停下来。
“不会的,就算会,我也会下一阵雪子修复一回雪儿”书生肯定地说,根本没去领会我的意思,我叮嘱一下书生修复完后把灯转回设备区便回值班室去了。
夜是那么的静,听惯了外面不是风雪就是雪子的声音让人感觉一下有点不适应,想到书生那么专心雕修雪人该是另有原因吧!开完会的第二天,我接到丁雪的电话说是跟哥哥们到一起聊聊,其实只有三个人丁雪、丁小强和我,地点,芽轩。
芽轩充满着初夏朝气勃勃的气息,只不过这次去的时候是上午,我是最后一个到达的,因为许久没见过丁小强,我们表现得非常热忱,一阵寒暄之后,雪儿就单刀直入切到正题对着丁小强说:
“哥,公司该改一改了?听我的,道理我都和您讲过了。”由于我不想参与到这些问题当中,借着欣赏高楼美景的意思溜到远一点围墙边上去了。红日照射着整个县城,生机盎然,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街道上的小车小人车水马龙,两盘绿树成荫,若大的休闲广场翠绿葱葱,密密麻麻的人群在晃动,该是老人们彼此搀扶着散步或是顽皮的充满希望的孩童在玩耍,此刻喷泉的音乐奏响在碧蓝的天空,我差点忘了今天是双休日的第一天。
“哥—你听不听!”突然雪儿的声音划破了这美好的瞬间。
“妈啦个巴子,老米,别在那儿假斯文,过来,问问你家好妹子!”丁小强急了,我不得不过来。
“妈啦个巴子,什么吗?不就你那破公司要整改吗?”说得丁小强一愣一愣的,“妈啦个巴子,昨天开会你又不来,还要个丫头辫子来参加。”
“是她自己要来的,妈啦个巴子,拦都拦不住。”
“来的好呀!丁家妹子出息啦!你丁小强滚回地里去吧!这叉口县城可没你的名号啦!妈啦个巴子,就知道妈啦个巴子。”
“妈啦个巴子,你们两个咋说话一样一样的”丁小强双手拍拍自己的脑袋,边摇晃着两根修长的细退。
“还摇,再摇的话,当心散架,妈啦个巴子。”我凑到丁小强身边,叽里呱啦把昨天的情况说了一遍。
“瞧这意思,你赞成?”没有妈啦个巴子了。
“举双手双脚赞成。”说罢,坐到木登上作了个倒木马凳的姿势。
“好!成!玩不赢你们文化人!”逗得雪儿如灿烂桃花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2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6 08: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2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7 09: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湖拮 于 2016-1-7 09:38 编辑

37、书生思情

       灯光被打到了小楼房的南边设备区,接着书生也来到值班室,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外面的雪子好像特意照料书生的情绪,像是真的停了。
      书生接触雪儿的起因大抵是因为鳝鱼叔侄俩经常提到饭店老板娘的缘故,他不喜欢在街边的小饭馆用餐,所以对鳝鱼叔侄俩口中的雪儿妹子并不是很熟悉,听得多了,每次交接班来回路过全顺车站是便多注意了一下,书生慢悠悠的对我说。
       就在我参加过那次绝无仅有的县域经济会的那个夏天,书生当完值回到县城在全顺车站下车后并没有和我一样直接回家,而是直接进了一家餐馆,由于客源不多或许又是天气炎热的缘故,空了许多桌椅,书生挑了一个视线最好的位置要了一碗绿豆粥、一盘螺丝和几串油炸坐下,眼睛却始终瞄着对面。雪儿老板娘还是那一身打扮,快到对面打烊时书生觉得无趣正起身回家,这时一个女生从他就餐的店前走过,无色的遮阳伞、白色高跟皮凉鞋、白色塑身短裤、白色褶着领边背心,长发被蝴蝶夹子齐半夹起跳跃在脑后,书生随即坐下,眼光尽收这婀娜曼妙,他分明看到女生白色的兔子在蹦跃和塑身短裤下前面的隆起及隆起中央明显的分沟,这尤物却蹿向了对面直接进了对面的餐馆,书生说道这儿不自觉地抓耳挠腮。书生也来到了对面,恰巧这女生同雪儿正从饭馆出来直接喊了TAXI走了,书生哪能落后,同样跟随其后走了。
      女生和雪儿径直来到雪儿宾馆,进入电梯间,书生不知道会到哪层,只能从楼梯逐层察看,他飞奔着、喘着粗气,等书生发现踪迹时电梯已到顶层,乖乖,这就是追美女必须付出的代价,书生弯下腰,双手叉着膝盖,大口大口急促地吸收着怎么说也不足够的氧气,书生确实累了,慢腾腾地走到楼顶的楼梯口,来到这个十分熟悉的顶层。两个女生已然在芽轩里说笑嬉戏,雪儿也换上了和女生差不多的服装,只不过一身淡红背心的前面飘着长长的碎丝绦,书生讶异,这两个女生怎么会到芽轩?怎么会到这个自己亲手设计施工的芽轩?这儿的一草一木,一椽一砖都倾泻着自己的光华!想起自己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奋斗才完成的杰作,他愣了,沉浸在这个飞仙的时空!
      芽轩是头一年冬季完工的,一年四季,季季不同,那时已经经历了两季,书生自豪地说。那年雪儿宾馆公开招募顶层设计计划,书生参加了并已不可挑剔的设计理念得到招募方的肯定,所以顶层的装饰施工也由书生顺利地进行,这是书生的处女作,视若为他的生命,那天,书生没想到,全顺车站饭馆的老板娘也会到这儿----当然书生还不知道全顺车站饭馆的老板娘就是丁雪。
      “小白脸,干什么呢?”白衣女生发现了书生。
      “没…没…什么,我来看看…芽轩”书生结结巴巴,接着镇定地说“我来看看夏季的效果”
     “你是李树声?”红衣女子问道。
     “嗯…”书生算作回答接着又嗯了一声表示奇怪,于是书生才真正注意起这红衣女子--全顺车站饭馆的老板娘来,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永难忘,从此这个饭馆的雪儿深深的就烙在书生的脑海里。
     “这里效果很好,你看我们两个女生在这儿也不太方便,还需要再看吗?” 红衣女子的话打断了书生的注意力。
    “我建议把芽轩的对联改成:金木水火土(芽) 东西南北中(轩) ”“就这样,再见!”书生说完离开了芽轩,心里扑通扑通的。也从此隔三岔五书生都会去芽轩看看。
     窗外仍然很肃静,书生突然对着我说:我怀疑全顺车站饭馆的老板娘雪妹子就是丁小强丁总的妹妹丁雪。我对书生作了肯定的回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2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7 09:3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2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7 14:3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湖拮 于 2016-1-7 14:40 编辑

38、经营不善

书生和我聊完蹦蹦跳跳,三步变成两步回房去了,我毫无睡意,也许是老天特意照料,过了许久天气没有变化,我翻看着电视频道,都在滚动播报南方这一次罕见的持续低温的自然灾害,户外的设备在低温下深沉的低吟,冷的夜负荷很大,半夜时我又一次巡视设备,回值班室后也便迷迷糊糊的睡着。
也许过去一个小时,鳝鱼急促的叫声让我苏然起立,刀闸拉弧啦!下冻雨啦!我和鳝鱼迅速处理完故障,把问题消失在萌芽状态,险啦!我心里暗自嘀咕。
“鳝鱼师傅,你咋上来了?”
“到点啦,该我值班啦,你去休息吧,不能太熬。”
“没事,刚迷糊一下,精神好多了。”
“要不把书生叫来?”
“不用,书生没睡多久。”我估计书生应该已进入甜蜜的梦乡,因为冻雨也没能敲醒。
“天气预报说,明天天气就会好转,熬过这关就安全啦!”
“但愿如此!”接着我问起那次县域经济工作会鳝鱼为什么没有参加,鳝鱼很平静,我们就这样边聊边监视设备的运行状况。
开会头一天傍晚,罗汉大爷叫鳝鱼带着家眷回家看看,鳝鱼当令不辞,立即来到大爷身边,和往常一样,鳝鱼忙着煮好自己的拿手好菜,然后一家乐呵呵的嘘寒问暖,那夜,皓月当空,夏风习习,蛙声此起彼伏,坐在院子里就能享受得到这优美的夏夜。到了子时,一家老小回房休息,罗汉大爷要求鳝鱼陪他睡,鳝鱼没有推辞,来到大爷床边,爷孙两聊了一刻钟,后来罗汉大爷严肃地说:鳝鱼,把我的叉插到三叉河的水岸边,离大弯口五十米,要插深,最好没过叉齿。鳝鱼突然感觉不妙,待他照着大爷的话做完回来以后,罗汉大爷已然安详地沉睡,这就是罗汉大爷临终交代鳝鱼办的最后一件事,鳝鱼默坐无语,泪水沿着脸颊经过硕大的颈脖流遍隆起的大肚皮。罗汉大爷走了,鳝鱼把他葬在三叉河河水中央的滩涂地上,没按照当地的习俗垒砌坟堆,让三叉河的水永远陪伴着这位昔日的抗日英雄,只有三叉河水知道罗汉大爷神游何方,鳝鱼空落落的。
罗汉大爷走后的当年,鳝鱼的建筑公司由于经营不善濒临倒闭,鳝鱼只得遣散员工,关张歇业,后被丁小强实业公司兼并,第二年由于自己份额下的全顺车发生事故赔偿,全顺线路车股份损失殆尽,唯独竹艺加工厂生意红火,算是守住家业。说到这儿,鳝鱼仍然很平静,我很佩服并由衷的尊敬起这位鳝鱼师傅来,商场如战场,一招不顺全盘皆输。此时,我和鳝鱼默默地对坐着。
淅淅沥沥的冻雨没有停歇的意思,被破坏的冰凌重新长了起来,没被破坏的冰凌越发酋壮,我分明听到那喜鹊窝方向有树枝断裂的咔叱声,户外设备的低吟声更加厚重,若几十年前的拖拉机发动的声音,忽然院外爆发出咣当的巨响,我心里咯噔一下,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2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7 14: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湖拮 于 2016-1-7 14:40 编辑

39、雪后初霁

我和鳝鱼冲出值班室房门,四只眼睛同时扫视着户外设备区,透过被冻雨划成的一格格的光线区,两台主变无恙,开关无恙,电容器、互感器无恙,是哪儿发出的响声,我们来到厨房顶上,轻轻摇摆照明灯,一尺一尺地搜索,书生也跑了上来,毫无结果,六只眼睛毫无发觉,我们随着灯光继续搜索一遍,还是没有新发现,可怕的冰凌,几乎将桁架角铁连通地气,可怕的冻雨,几乎刺穿每一个人肌骨。
没有结果,三对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接着转动照明灯,西南方院外的喜鹊窝不见了,西北角厨房过去一点的工具间塌了一角,北方的视线模糊没有可看之物,只是那围墙被野鸡撞开的豁口已然补上,顺东北方向,我们看到了雪球挂满了冰柱,可是哈德门不见了,门柱也不见了,莫非……
等我们来到哈德门时,面面相觑,只见哈德门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两扇坚硬的笨重的守护着院内的门向外平躺在进门的路上,散落的碎冰凌覆盖在门身上,结实的门柱连同部分围墙坍塌成散堆,这时好象有强劲的北风袭来,我们得瑟着,夹杂的冻雨催着我们回到值班室,时间正好凌晨三点。
哈德门巨响的那一刻,摔碎了满身的凌角,震醒了书生的美梦,在值班室里,书生面带微笑,一声不发,抖落一身的冰屑,默默地拿走他的工具走向厨房顶上,鳝鱼平静的说了声打个电话给狐狸吧,房间又恢复了平静,只有外面风和冻雨袭刷窗户的声音更加强烈。
此时,我一刻也不敢大意,叮嘱书生把灯转回原位,眼睛一会儿看看监视屏,一会儿看看户外设备,直到天明风止雨停。
天终于亮了,户外设备经过这一轮袭礼个个身披冰装,我们不敢擅自动冰,更不敢停下正在运行的设备,几乎无计可施,只能默默地看着,等待着,期望着。约莫上午九点钟,第一轮阳光挣脱云层眷顾了我们单位的小院,我心里暗自叫好,这时狐狸叫了几个附近的工人也赶到了单位上,开始修复坍塌的地方,书生也早已完成了他的守护任务,我们三人在一起静静地观察设备的每一个变化。一个小时后,由于设备处于运行状态产生的热量和阳光的照射,连接导线上的冰凌开始松动,到了中午设备上大部分冰凌开始松动,我请示上级要求人工除冰,得到允许,我们按照预案按部就班的进行着,约一点二十分结束工作。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也从今天开始冰冻警报逐渐解除,工作结束后我们美美地吃着放心午饭。
看着屋檐下冰凌在开始融化,我不由得又可惜起来,如果冰凌不破坏我们的生活,不造成灾难也是人间又一美景:
冰凌,开在遍野,大大方方;挂在树梢,凌空的骄傲;挂在树叶,高雅的气节;挂上门窗,大胆的张狂!......
冰雪儿在厨房顶上逐日缩小,书生跟着修饰、修补以至于到了元宵节我再次当值时,她还有半人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2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7 14: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40、元宵节

元宵节那天,我早早地起床,来到全顺车站,雪儿妹妹不在饭馆,新的老板娘是书生当时见到的那位白衣女子,她叫小雪还是用的丁雪的招牌—雪儿餐馆,店里照样人流穿梭,好不繁忙。
由于是元宵节,家家店店装灯结彩,火红的灯笼在街道两旁连成长龙,熙熙攘攘的人们笑逐颜开,小孩们提着各种造型灯笼欢呼雀跃,靓丽的女生们坎肩也是灯笼造型,扭起来煞有风姿,从全顺车上刚下来人又被上去的人挤满,人们都赶着回家团聚,像我这样的肯定很少。
由于都是远郊客全顺车很快就到了单位上,下车后,我细细打量这块前不久与天气生死较量的地方来。在这静静的山岗上,三叉河口变电站依然如故,哈德门和围墙已经修复完毕,又重见昔日的威严。我走进院子,积雪陈冰早已融化,工具间俨然一新,书生站在厨房顶上,还在守护着半人高的冰雪儿,我不知道书生用什么方法使她还能保存这么久,我走进厨房得到了答案,因为厨房里多了一个大大的冰柜,我想能有心至此的人又有多少呢,这一次我没笑书生,任由书生独自忙去,和鳝鱼叔侄两互道新年好也让他们回家团聚去了。吃罢中饭,我懒洋洋的坐到凉亭里享受春天阳光的沐浴。
天气真好呀!只不过白天有些短,傍晚时,一辆高级轿车停到哈德门前,走下一男一女,男的年纪稍大,女的更显年轻,正是丁氏兄妹。我连忙起身开门迎接,兄妹两带来了丰富的晚餐,当然少不了元宵,丁雪进了厨房忙着,我和书生忙着从车里掏出其他的家伙,诸如焰火灯笼之类的,其实书生不敢进厨房,也不敢多说话。吃饭的时候书生有些拘谨,后来也慢慢放开了,饭毕,我们开始在北边的院子里、进门的路上燃起各式焰火。
腾空的焰火映衬整个山岗,照亮这小山岗的一片天空,光剑在夜空中奔腾,院内的、院外的,近的、远的,光剑团此起彼伏,像是天使在指挥,四面八方轮出有致,树影婆娑,山影悠悠,书生、丁氏兄妹和我站在楼顶上消受着着周围的所有精灵。
附近的村庄鞭炮齐鸣,远远地红色灯笼出现了,一个接一个,不一条接一条,那是村里的壮劳力在舞动龙灯,一条条、一串串,红在山野星星点点,红在树梢,虹影娇艳,渐渐地这些龙灯从山野蹿出、从树影婆娑中蹿出,冲向天空,活像一条条火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2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7 14:4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2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5: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3 17: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