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诗歌
诗歌
小说
小说
其他
其他
关于
关于
查看: 86|回复: 7

[原创] 花殇之后

[复制链接]

151

主题

589

帖子

221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18
发表于 2017-10-28 17: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花殇之后

                  文:李贤武

 (一)
  蕊花在中考后名列乡初中全年级榜首,以全县第三名的成绩被县一中录取。接到录取通知书后,她的心里却是悲喜交集。喜的是,考取这样的优秀成绩,等于验证了自已十年寒窗的勤奋和努力,也足以安慰父母双亲的一片拳拳之心,同时也给妹妹和弟弟做出了做为长姐应有的榜样。可看到瘫痪在床多年的父亲,和靠摆摊卖酿皮子维持一家五口人生活的母亲时,她不由的犯起了愁。
  上初中时遇上了国家的好政策,学杂费免去了不少,家里还能勉强供得起她上学。可眼下要上高中,高昂的学杂费不说,还得住校食宿花钱,家里哪有那么多的钱呢?自已快满十六岁了,已到了自食其力的年龄,索性辍学打工吧,也好帮着母亲挣钱给父亲治病,供弟弟上学呢,。
  这时,耳聋失聪的奶奶正坐在木凳上,一边用一双鸡爪一样的手给坐在轮椅上的父亲接摩双腿,嘴里一边咕叨着什么。
  蕊花把自已的想法告诉了父亲臧万金,他听了女儿的一番话,望着她清秀而略显稚嫩的脸庞哽咽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点了点头便把脸迅速地转了过去。蕊花在一瞬间看见父亲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臧万金早年在一家私营煤矿当采煤工,在一次下井时不幸遇到了坑道冒顶,一块的三个工友被当场压死。他被坠落的石块砸中了后腰,在昏迷中被人抬进医院后,那个外地籍煤矿老板却携款逃走了。因为没钱交手术费,他被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而导致双腿瘫痪。做为父亲,他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自已心爱的女儿中途辍学,继续走自已这种没有文化,既是流干血汗也过不上安稳日子的老路。可家里又实在是拿不出供她上学的钱啊。好歹女娃家念了个初中,也算是“半个知识分子“了,让她出去挣点钱帖补家用,也会减轻她妈的不少负担呢。
  “唉,我这废物!”臧万金见女儿出去到隔壁屋里做饭,气得自个儿煽了一个耳光。
  林秀珠踏着三轮车回家时,已是下午六点多。为了准备照顾女儿蕊花上高中,今天她特地去县城城郊租了两间廉价的出租屋,一间住人,一间用来作饭和蒸酿皮。蕊花为父亲做了鸡蛋揪面片,自已则和奶奶、母亲、弟弟吃着没卖完的酿皮。由于常年在冷水中做酿皮,林秀芳的手患了严重的关节炎,吃饭连筷子都拿不牢。蕊花先切了一碗酿皮递给母亲,然后用委婉的语气说:“妈,我看你还是把房子退掉吧。你留在家里伺候奶奶、爹和弟弟,我去县城打工,挣上钱也好找大夫给你瞧瞧手.....”。
  “不行!”林秀珠不等她把话说完,以不容商量的口吻说,“明天就往城里搬家....“。
  林秀珠出生于美丽的江南水乡,在读高中时,因为父亲遇了车祸,母亲改嫁他人。禽兽不如的继父趁她母亲不在时,用迷药把她麻醉后奸污了她。她清醒后跑出去跳入一个渔塘想结束自已的生命,正好被那里打工喂鱼的西北小伙臧
  万金碰上。初识水性的他奋不顾身把她救起,看守她多日,给她讲了许多通俗的道理,苦苦哀求她,唤起了她重新活下去希望,憨厚朴实的他也因此博得了这位美丽善良少女的芳心。
  林秀珠想远走高飞,永远离开那片玷污了她清白的伤心之地。俩口子转辗回到臧万金的西北老家,因为这里的山区农村经济落后,小臧家中贫寒,只好找了山里的一家私人煤矿当采煤工,谁知后来不幸遇了矿难.....
  现在,尽管全家人日子过得很拮据,但外柔内刚的林秀珠总是任劳任怨地操持着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她把所有的心血和希望都寄托在了两个孩子的身上。蕊花的优秀让她觉得离她梦寐已求的好日子越来越近了,怎么能让她的学业半途而废呢?!
  蕊花知道她妈的脾气,强争是没用的,只好软磨硬泡。争取到的结果是,全家先搬进县城去,她在署假期间打一段时间工,替换一下母亲,等开学了就去上学。是的,这个家每天必须得有人出去挣钱,既使微薄的收入,对她们来说也是不可或缺的,否则全家就揭不开锅了。
  林秀珠一家搬进县城的出租屋后,她找了个摊位仍然去卖酿皮子。蕊花也在城里到处找工作,然而她还未满十六岁,许多单位都不愿冒“雇用童工”之名而拒绝了她。一连七八天,都无果而返。当她看到父亲坐在轮椅偷偷流泪,听到母亲因双手疼痛在半夜睡梦呻吟时,更是展转翻侧心急如焚。
  无奈之下,她背着家人偷偷地借了学姐欧雪菊的身份证,终于在一家位于县城中心的亨通商厦的食品超市里找了一份售货员的工作。这家商厦的老板黄向前是个亿万富翁,仅在县城就有四家这样的商业大厦。他没有细看蕊花拿的身份证,便与这位冒名的“欧雪菊“签了一份简易的《用工合同》,商定月薪为九百元,第二天便可上班。
  回到家里,蕊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父母,其兴奋之情不亚于当时接到的那份高中录取通知书。尽管工资微薄,倘可勉强维持一家人的柴米油盐,免去了揭不开锅的尴尬。林秀珠便答应让女儿去上班,她也趁好去治疗一下自已的手病,等好转了还得重操旧业,一个多月后学校就要开校了,到时自已的病也许会痊愈的。
  第二天一早蕊花便去超市上班了。林秀珠照顾婆婆、丈夫、和儿子吃过饭后,又给丈夫换洗了被褥,吩咐儿子听奶奶的话在家做作业,然后便用那辆破旧的轮椅车推着丈夫出了门,去城北杏花村找那位著名的“贺神医“治病,顺便也给丈夫针炙一段时间。
  从自家位于县城南郊的出租屋去杏花村,距离大概有四五公里,需要穿越整个县城。林秀珠难得有这样“悠闲的时光”。在她的记忆里,为了养家糊口,给丈夫治病,供养孩子们上学。多少年来,都是戴着油渍斑斑的护兜,站在一面破旧的太阳伞之下忙碌。踏着三轮车,过着风里来雨里去的日子。
  今天她特意穿了一件虽然有点过时,却很得体的白底蓝花衬衣,白色的九分裤配上一双黑色的半高跟鞋,更凸显出了她苗条适中的身材。虽然她刚四十出头,却因生活的重压长期操劳,使她原本俊秀的面孔显得比同龄人略微老气了一点。经过稍加打扮之后,仍掩饰不住“徐娘半老,风韵犹在“的可人模样。
  丈夫臧万金也换了一件半新的白衬衣,端坐在妻子推着的轮椅上,显得比日精神了许多。这是女儿长大后给他们带来的第一个轻松愉快的日子啊,等她将来高中毕业考上大学,学成后找到一个好的工作,也许更多的惊喜还在后头呢。
  杏花村是县城附近风景旖旎的一个去处,不但有杜牧先生笔下令人神往而陶醉的“酒家“,更有潺潺溪流,莺歌燕舞,绿荫蔽日,芳草连天。正值盛夏时节,粉红色的杏林早已变成了一片绿色的海洋,青涩的小杏挂满枝头,如一只只小巧玲珑毛绒球一样迎风招展。也许再过不久,它就会变成红艳艳、金灿灿、沉甸甸的果实,成为大自然赐给人们的最可口的美味佳食。再说蕊花自从进入亨通商厦当了售货员后,因为聪明机灵,在推销商品时表现出了良好的服务态度,因而受到了许多顾客的赞誉,也嬴得了同行大姐姐们的喜爱和尊重。在获得工作快乐感的同时,她的内心却很纠结,难免有时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慌乱。在同事不经意间称呼她“小欧”的时候答非所问,有几次差点暴露了自已的真实身份。她不止一次地暗暗叮嘱自已:“我是小欧,欧雪菊,不是臧蕊花!“。她最怕熟人来超市买东西,幸好喜欢逛商场的大多是城里的家庭主妇,与她这个乡下来的黄毛Y头多未谋面。偶尔看见一二个熟人,她便像做贼似的躲在一边低头摆弄着货架上的物品。她也曾无数次地问过自已:“这样做到底对不对?”。然而每当想到家境的困顿和窘迫时,她便顾不了那么许多了。人啊,当命运无法抗拒生活的压迫时,所谓的体面早己变得微不足道了。蕊花现在不正是这样吗?
  有一天,蕊花不到六岁的弟弟小宝来超市玩,可能是平日里很少吃零食口馋的缘故吧,他趁人不注意时偷了几块巧克力糖装入口袋中,不料在出门时引起报警器“滋滋“作响,于是被收银台的服务员拦住,按商场“偷一罚十”的规定要罚他五十元钱,小宝没有钱,吓得大哭起来,朝着蕊花直喊:“姐姐!姐姐!....”。蕊花见此情景,又羞又恼,跑过来朝弟弟的屁股上踢了一脚,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动手打人,小宝愈发哭得凶了。哭声惊动了正在超市巡视的老板黄向前,他问蕊花怎么回事,蕊花慌称这小孩是她的的一个远房表弟,罚款请老板到月底在她工资里扣。谁知,不谙世事的小宝却说,自已姓臧,这是他的亲姐姐,名叫臧蕊花。
  黄老板闻言勃然大怒,指着蕊花鼻子骂她,说她混进他的超市动机不良,无非是想和小偷们同流合污偷东西,并让她交代偷了他商场的多少商品。蕊花急忙向他解释原委,他不但不听,反而命令手下的几个售货员搜蕊花的身。
  这时,商场里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蕊花隐约看见了她的几个同学在人群中向她露出了鄙夷的眼神。她的脑子里突然“轰”的一声巨响,随后像是被炮弹爆炸后似的一片空白。她用力甩开那几人企图搜她身的人,自个儿把外衣脱下来抖擞着让在场的人看。她真想不到这些平日里和蔼可亲的大姐姐们,这时为何突然变得面目如此狰狞,一个个都像凶神恶煞一样?
  当黄向前再次威胁要罚去她所有的工资时,她却冷笑了几声,咬了咬了牙,面色呆板地对拦在她前面的人厉声说:“让开!我去给弟弟取罚款!”。围观的人们刹时被她这异常举动所镇慑,惊恐中急忙让出一条道来。
  十几分钟后,一条黑影从这家商厦的九楼飘落下来,好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被狂风吹落一样....
  (二)
  林秀珠不见蕊花和小宝来吃午饭,心里很是忐忑不安,正提上饭盒去送饭,迎面碰上儿子小宝连跑带哭地扑进她怀里。问他咋了,小宝也许被吓坏了,只是跺着脚一个劲地哭喊道:“姐姐!姐姐她.....!”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秀芳的心头,她像触了电似的打了一个冷颤,手里的饭盒差点落地。她顾不得解下护兜就蹦出门去,一溜烟向位于县城中心的“亨通商厦“跑去。一路上心发慌腿发软,跌倒了七八次,平时不到半小时的路程这回却跑了许久。等到她连滚带爬赶到商厦门前时,那里已黑鸦鸦地围了许多人,还有几个维持治安的警察和保安。她不顾他们的阻拦拨开人群冲进去,只见俩个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的警察正对着现场拍照。这时,她清楚地看到女儿蕊花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她发疯似扑过去抱起女儿的遗体,对着那俩个白大褂吼道:“别拍了!帮我送她上医院啊!....“一名戴眼镜的警官走过来问道:“你是死者什么人?”。“胡说!他没有死!“秀珠冲他怒吼道:“我是她妈,她还活着,我女儿还活着呀!”。“大嫂,我们是县公安局的,正找你们家属呢。经过法医检查,欧雪菊已确切死亡,我们正在取证,请你配合!“戴眼镜的警官说。“不!我女儿叫臧蕊花!她没有死!“秀珠执拗地说着,抱着蕊花的遗体艰难地向前移动着脚步。一个白大褂拿着一张纸向她解释说:“对不起大嫂!死者真名臧蕊花,这是她的死亡报告。”秀珠看也不看,继续向前挪着双脚。戴眼眼的警官有点着急,又一次挡住她说:“大嫂,人命关天的事谁敢骗你?我们确定她已死亡才开始现场取证的,完了还得送往医院做进一步检查。”他帮秀珠抱住蕊花的遗体,让她摸了摸死者的鼻息和心脏。秀珠仿佛如梦初醒,叫一声:“我的女儿呀!“便跌倒在地上昏厥过去,人们赶紧上前把她抬上守候在一旁的急救车....
  蕊花跳楼自杀的消息不胫而走,首先闻讯赶来报不平的是乡中学的校长庄恒昌,他曾经是蕊花的班主任老师。当他从欧雪菊那里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后,义愤填膺,径直走进商厦老板黄向前的办公室,找他评理,后面紧跟着蕊花的学姐欧雪菊,同学赵勇、王心刚等。
  双方互通身份后,黄向前带着讥讽的口吻说:“你们培养出来学生素质可真高啊,冒名顶替、同流合污,亏你当校长的好意思说?!”庄恒昌道“蕊花为了打工挣钱,说了个善意的谎言,并未对任何人造成伤害。你把她和她不懂事的弟弟的错误牵扯在一起,让人强行搜身,严重地污辱了她人格。对于她的死,你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黄向前闻听此言,放下二郎腿站起身来,指着庄恒昌骂道:“教不严师之惰!这事轮不你来说话,你算什么东西?!”赵勇一听,上前质问道:“你怎么骂人呢,?”黄向前不屑一顾地拿起对讲机一按,办公室里很快进来了四五个商场保安,他命令道:”快把他们轰出去!”。
  庄恒昌师徒几人出来后,亨通商厦的门前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群众。林秀珠被送去医院抢救还没回来,臧万金正坐在轮椅上嚎啕大哭,原来是他的两位远房表哥张大和王二把他推来的。张大和王二指挥亲戚朋友在超市门前搭了个帐蓬做为灵堂,又把蕊花的遗体入殓进一个殡仪冷柜里停好,放在帐蓬下供人祭奠。庄恒昌买了个花圈,挥笔写了一副挽联帖在上面:“今日不期逢花殇,他年凭何靖国难?“他在殡仪柜前三躹躬后,流着泪安慰臧万金说:“我们要依法办事,一定为蕊花讨个公道“。帆布帐蓬搭成灵堂后,前来同情祭奠的人络绎不绝,更多的则是围观看热闹的群众。人们议论纷纷,有指责亨通商厦老板为富不仁的,也有说死去的少女咎由自取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莫衷一是。
  黄向前眼看商场的生意受了影响,急忙打电话报警。然而众怒难违,负责治安的警察和保安人员来到现场后,却被众人你言我一句反驳得无言以对,他们也觉得死去的少女太冤,只是站在那里不置可否。黄向前无奈,便亲自去找县长巩有德,他现在开的四家商厦的楼盘就是在巩有德任县城建局局长时建成的,他曾给过他八十万元的好处费。现在自已这儿出了事,巩县长该得管管吧。
  巩有德听了黄向前的汇报,首先责怪他做事荒唐,以致于惹下乱子。他说,眼下最明智的办法就是“破财免灾“,给死者家属几个钱,息事宁人。黄向前说,事已止此,我不是舍不得几个钱,而是赔了钱就说明错在我,要负法律责任的。巩有德说,你先找死者家属协商赔款的事,其余的事我来办。
  黄向前依计而行。他找到守候在灵堂里的林秀珠俩口子,先向她俩说了几句同情的话,然后提出自已愿意“揖“一笔钱作为蕊花的丧葬费,条件是要他们必须拆去帐蓬,离开这里。秀珠刚刚从医院出来,一夜之间,她原本乌黑发亮的头发花白了许多,形容憔悴,精神恍惚,流干了泪水的双眼浮肿呆滞。她说:“这不只是钱的事,还有良心道德的事,还有法律责任的事。”。黄向前没有回答她的话,又问坐在轮椅上的臧万金:“五万行吗?““不行!”未等臧万金开口,大表哥张大抢着说,“最少的五百万!“。二表哥王二也附合道:“五百万!给我们五百万就撤。“
  黄向前认识张大王二,只知道他俩是县城里臭名昭著的地痞流氓,在黑帮老大方啸天手下做事,今天怎么变成了死者的表叔?但为了息事宁人,不便多问,又说:“我最多出到十万,不行就到法院解决”。臧万金听了,拉了拉秀珠的衣角,悄声问:“要不给二十万咱们就接受了吧,先让女儿入土为安.....”。秀珠一把甩开他的手说的:”看来你是指望着女儿换钱呀!我只要讨个说法!”张大、王二也趁机报怨臧万金说:“表弟,看来你真是穷怕了,五百万对黄老板来说是不过是九牛一毛,他这分明是打发叫花子嘛!弟妹都不同意,你嘞嘞个啥?!”。黄向前见状,气急败坏地走了。
  秀珠知道,张大和王二的确是臧万金的两个远房表哥,只听说他们在方啸天的“讨债公司”上班,平日和她家很少来往,这几天却很卖力地给她家帮忙,帮着搭起了灵堂不说,还租了殡仪柜。想到这些,秀珠倒觉得应该感激他俩。于是对他俩说:“多亏两位表哥帮忙,欠你们的情我们一定会还的。”张大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弟妹说这话就见外了。”王二说:“帐蓬和殡仪柜都是我们方总提供的,弟妹要谢就谢他去吧。“
  一提起方啸天,林秀珠的心里不由得一阵子恶心。
  想到当初她随丈夫从南方刚来到乡下老家时,臧万金去煤矿打工,自已在饮食一条街上摆摊卖酿皮子。有一天,一辆高级小轿车停在她的饭桌前,车里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他要了一碗面皮吃起来。闲谈中,他说他叫方啸天,在县城城开了个“贷款公司“。说秀珠是他一生中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可惜好一朵鲜花插到了牛粪上,还说他很爱慕她,希望她离开那个黑窖匠,他会养她一辈子....等等。完了还把一张名片放在饭桌上。秀珠等他走后,把名片撕粹丢进了拉圾筒。
  十多年过去了,秀珠早已忘了方啸天这个名字,这次他却像是从梦魇中走出来一样,让她心有余悸。她急忙对张大、王二说:“谢谢你们方总的好意,租金和费用我们一定会付的。”
  又过了一天,黄向前却再也没有出来找秀芳商谈道歉认错和善后事宜,秀芳去找他,他索性叫手下人关上了商场的卷闸门,自已躲了出去。
  秀珠只好找律师写了一纸诉状递到法院,告亨通商场老板抢行搜查少女身体,污辱人格,逼死人命。法官看了诉状后,以证据不足末予受理。她又去政府大院找有关领导,却被工作人员拦住,让她把相关材料交到信访办,由信访办审查后再向上级领导汇报。
  最后,她来到了公安局,那个戴眼镜的警官接见了她。说案件正在调查取证阶段,你们却在商场门口设灵堂,妨碍他们办公务,也严重地扰乱了社会秩序。现在只有拆去帐蓬,解散前来祭奠围观的人以后,才可以继续办案,否则将追求死者家属和幕后指使者的法律责任。
  太阳快落山了,秀珠极其失望地回到帐蓬里,但她还是决定等到第二天拆去灵堂,把女儿的遗体交给警方处理,按司法程序为女儿伸冤昭雪。当她把自已的想法告诉丈夫时,却遭到了他的激烈反对。一向对她言听计从的丈夫这时显得异常激动,说女儿的遗体一旦交出去,拿什么跟姓黄的闹呢?到时候如果拿不到证据,甚至连那十万元的赔偿费也拿不到。张大、王二等也说她是傻瓜,真理在我们这里,怕什么?他们一边抱着成箱的饮料和食品向围观的群众散发,一边煽动说,自家的亲侄女被逼成了新时代的“窦娥冤“,希望大家支持和声援他们的行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听了他们的宣传,一时群心激昂。劳教释放人员常三和无业游民黄四等首先发难,拿出事先准备后的铁棒和钢钳,撬开亨通商厦食品超市的卷闸门,带着一伙人冲进去,把商场砸了稀巴烂,许多值钱的商品被他们洗劫一空。
  林秀珠俩口子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顿时吓得口瞪目呆,无可奈何地站在那里干着急。十几个维持治安的警察和保安阻拦不住潮水一般的人流,纷纷后退着向上级报告:局势失控,请火速増援.....
  公安局长刘大鹏接到报告,感到事态严重,于是迅速组织警力,亲自带队来到现场上处置。然而面对情绪愤怒的数千群众,也一时难以下手。他从警车里拿出一个喇叭向密集的人群喊话,大意是说,臧蕊花的死因警方一定会调查清楚的,请大家相信政府,相信警方,希望广大无辜的群众不要被某些坏人所利用,遵纪守法,各自回家安居乐业。对于寻衅滋事有打砸抢劫行为的坏人将就地抓捕,严惩不贷!这里到处是摄像头,谁干了坏事都跑不掉!
  他不愧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公安,荷枪实弹的军警加上他那掷地有声的讲话,明显起到了镇慑的作用。常三、黄四等几个砸了商场抢了东西的首要分子刚要趁乱溜之大吉,早被刘局长指挥部下抓了起来,许多善意的群众也开始陆续散去,只有方啸天授意下闹事的张大、王二等一伙人仍掺杂在林秀珠家的亲戚朋友老师同学们中间,他们以死者家属的身份留下来与军警们僵持着。最后还是林秀珠出来主动找刘局长谈话,刘局长表示原以自已的人格做保证,坚决查明案件真相,给死者亲属及其全社会一个满意的交代。林秀珠也答应天亮后拆去帐蓬,配合警方把女儿的遗体送往医院,按法律程序办事。双方打成协议后,刘大鹏留下一部分警力,自己亲自留守维持秩序。
  (三)
  天刚蒙蒙亮,林秀珠不顾张大、王二等人的诱惑和刁难准备拆帐蓬,庄恒昌老师也带着他的学生欧雪菊、赵勇、王心刚等人赶来帮忙。当赵勇刚要动手解开系着帐蓬的绳子时,却被张大喝退。他板着脸向林秀芳俩口子说:“我们好心好意帮你们发财,你们却当了怂包。要拆也行,先付清帐蓬和殡仪柜的租费二万元再说。这可是方总的东西!“王二也进一步威胁道:“我和张哥算是揉了尿脬反落一身臊,,白忙活了几天也就罢了。方总可不是好惹的!哼!”林秀珠一听此言,心里顿时明白了过来,他俩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可没想到他们竟然这样黑着心捉弄人,但她宁愿被他们敲诈,再也不想再让他们为虎作伥了。便说:“我先给你们方总写个欠条,等把女儿的事处理完,再还他!“。臧万金则祈求道:“二位表兄,请示一下方总,能不能少点,一万元行吗?“。庄校长生气地质问道:“你们这不是讹人吗?”。张大、王二执意不听,说是方总有话,必须现款,少一分也不行。刘局长见状,正准备抓捕胁迫他人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嫌疑人张大、王二等人。
  突然看见成千上万的人从四街八巷向城中心亨通商厦这里涌来,为首的几排人还打着几条红布横幅,上面写着:“逼死人者偿命!”、“不法奸商滚出县城去!”、“还老百姓一个公道!”和“政府为何不作为?!”等等的标语。举着横幅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些小卖部老板和个体商贩,他们这几天一直在国贸中心董事长迟怀水的后花园里秘密聚会。他们一个个正对亨通商厦断了他们的财路而心怀不满,迟怀水更不能容忍亨通商厦一家独大,共同的目标使他们联起手来,他们利用网络平台、甚至是言谈口传向外部大量发布蕊花跳楼自杀的消息,直接了当地宣称,是亨通商厦老板为富不仁逼死了人命。经过这些商人们的大肆渲染,好话不出门,坏话传千里,引起了全县上下各行各业群众对少女蕊花之死的无限同情和对亨通商厦老板黄向前的极大仇视。因此在这一天爆发了全县范围内各界群众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游行集会并非偶然。
  刘局长在公安战线干了大半辈子,办过的各类案件无计其数,然而在这个小小县城,像今天这样的大规模的群众集会却从未见。他一面调集警力维持秩序,一面赶紧拿出手机向巩县长报告现场情况。巩县长在电话里命令道:“对带头示威的人就地抓捕,决不手软!我随后就到.....”
  刘大鹏想,上次参与打砸抢动的常三、黄四等一批人除个别漏网外,大部分都已抓起来了。今天的集会上还没发现有人违法犯罪,怎么能无缘无故去抓人呢?他点了支烟镇定了一会儿,便派几个警察帮助林秀珠赶快拆帐蓬,并通知“120“急救中心迅速派车过来运送死者的遗体,并下令给部下:“再有人妨碍执行公务时,就地逮捕!”。他觉得,只要拆去灵堂,搬走死者遗体,等于掐灭了将要爆炸的炸弹的导火索,这样一来事态有可能得到控制。
  然而,他的部下却被强大的人流冲到外面,无法靠近。林秀珠俩口子和庄恒昌等人也被围在人群核心,被张大、王二等人控制要挟动弹不得。林秀珠从来没有经历过今天这样的阵势,自已毫无自由可言,倒像是一个被提住了线的木偶一样任人摆布。
  刘大鹏从警大半辈子,在他所辖的这个小县城发生这样的大事件还是第一次,看来事情没有他当初所想像的那么简单。自已现在该怎么做呢?放任自流肯定不行,按巩有德不分青红皂白去“严厉处置”又似乎不妥,他的内心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过的矛盾。其实,他对那位“班长”压根儿没报多大希望,不是自已不想作为,而是怕投鼠忌器啊。想到这里他感到脊背上一阵冰凉,全身的毛发不由得竖了起来。这时,他还不知道巩有德带着全副武装的县武警中队已赶到这里,只是人马太少无法对庞大的人群形成包围圈,于是他把指挥权交给武警中队长白永杰和公安局刑警大队长唐虎,自已驾车回到了县政府,向市委书记郑万里、代理市长项英杰求救,报告说县城发生了打砸抢反革命暴力事件。然后让秘书通知各位县常委来政府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
  在会议上,县长巩有德提出要把这次事件定性为“反革命打砸抢暴力事件”,报请上级政府采取必要手段“紧急处置”。公安局长刘大鹏则提出异议,他说,亨通商厦老板黄向前对臧蕊花跳楼自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应首先责令其向死者家属道歉谢罪,并做出适当的经济赔偿,以平民愤。至于上次打砸抢劫亨通商厦的首要分子常三、黄四等人已被公安机关逮捕。据调查了解,参加这次游行示威集会的绝大多数人都是一些心怀善意的无辜群众,应与别有用心违法乱纪的坏人区别对待,对具有犯罪行为的人取得证据后,立即抓捕,严惩不贷!巩有德却认为,臧蕊花之死是缺乏教养的结果,纯属咎由自取。做为公安局长的刘大鹏对突发事件处置不力,对造成目前的混乱局面负有主要责任,建议常委会停止其公安局长的职务,由刑警大队长唐虎暂时代理。
  市委书记郑万里接到巩有德打来的紧急电话后,带领市委班子有关成员火速赶往县城,代理市长项英杰建议调一批部队随行,以防不测。郑万里没有同意,他说,县城里有那么多治安的军警,还带什么部队?我们要相信大多数群众是好的!
  到了县城,郑万里首先找基层有关人员了解情况,又派人找来蕊花出事那天在场的目击证人询问情况,当他弄清了这次事件的前因后果以后,立即召开由市县二级领导和各界群众代表参加的现场会。
  这时,亨通商厦老板黄向前主动到会承认错误,并表示愿意承担自己应负的全部法律和道义上的责任。经过这几天全县范围内群众的抗议示威,他所辖的几家商厦几乎没有一个顾客光临,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却被一些当事人一件件公之于众,他为群众力量的伟大所深深震憾,终于领悟到了“水可载舟,也可覆舟”这个通俗而又深刻的道理。加之通过对林秀珠家庭背景的深入了解,对这个灾难深重的善良之家造成的无可挽回的伤害惭愧万分,对自己当时对待蕊花的不理智言行悔恨不已。他对林秀珠俩口子深深地鞠了几个躬之后,为了表示更加深刻的忏悔,他在会上当众交代了他当初建商厦时行贿的所有内慕。
  “打倒巩有德!”、“巩有德滚下台去!”......激愤的群众喊着口号,向主席台这边潮水般涌来,巩有德吓得面如土色,不停地用袖子擦着鼻子上的汗。这时,站在他身边的项英杰也感到一阵阵的心惊肉跳:因为巩有德是他在这个县上任职时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干将呀。
  一个冲动的年青人拿起一个啤酒瓶,向巩有德扔去,不料被旁边的人一挡,那瓶子失去了方向,却误砸在站在前面的郑万里头上,郑书记头上顿时血流如注。治安人员上前将那年青人扭住,人们纷纷劝郑书记上医院疗伤。郑书记无奈地叹口气,让代理市长项英杰主持会议,自已只好离开现场去了医院。
  这时,林秀珠站上了主席台,她首先对自已被别有用心的人诱骗利用,在公共场所搭建灵堂的错误行为表示道歉,然后说,女儿蕊花的死不能全怪黄向前,其中既有她本人心理素质欠缺的一面,也有家庭和学校教育不完善的一面。做为母亲,她感到极度的悲伤和失望。感谢各位父老乡亲的支持和声援,希望您们千万不要被别有用心者利用,遵纪守法,请各安所居吧。女儿的事,就由司法机关处理,拜托了!......说到这里,她已是泣不成声,只是朝着周围的人群一个劲地鞠着躬.......
  项英杰在郑万里休病期间主持市委工作,不知是为了自保,还是排挤。他在给省政府的报告里这样写了这样一段话:“.....当有人在现场会议上揭发巩有德受贿情节时,郑万里同志站出来为他辨护,却遭到许多知情者的攻击,导致郑万里同志头部受伤.....”。
  延续数日的大规模群众集会虽然结束了,但给这个小县份造成的影响却是巨大而深远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样的谚语现在变成了高楼大院中人们辩论和研究的话题。一些有“远见卓识的好心人”叹息着说,我们县的老百姓真是傻呀,经过这么一闹,从此以后他们想过个传统的“庙会“都难啊!
  在蕊花这样一名普通少女之死为开幕式的悲剧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全都粉墨登场,为各自或明或暗的目的尽情表演了一番。其结果是这样的---浮出水面的违法犯罪嫌疑人张大、王二、常三、黄四之流大多已被司法机关绳之以法;而幕后操纵者方啸天、林怀水等人依然逍遥法外;林秀珠虽然拿到了黄向前的一笔“赔款”,但失去爱女的阴影却一直笼罩着她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
  悲剧会不会重演呢?谁也不知道。
  至于项英杰那样的人,人们只有拭目以待了。
  

手机扫码浏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20

帖子

98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98
发表于 2017-10-28 18:49: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参赛作品,请文友们拍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

主题

1000

帖子

299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995
发表于 2017-10-28 21: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认真拜读了李老师的大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44

帖子

12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
发表于 2017-10-31 21: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蕊花可怜的姑娘,先是遭到继父的强奸,后是在超市中遇到不公,一条鲜活的生命离开了人世,可怜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44

帖子

12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
发表于 2017-10-31 21:4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完,明天继续。好文章,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91

帖子

316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316
发表于 2017-11-1 14: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期待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42

帖子

10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0
发表于 2017-11-3 09:4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精美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91

帖子

316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316
发表于 2017-11-8 11: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Powered by ©科大讯飞语音云

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时间轴| Aibang. ( 备案号:鲁ICP备15032482号 )

GMT+8, 2017-12-16 05:20 , Processed in 0.17160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