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8|回复: 2

悠悠岁月: 拉脚儿

[复制链接]

220

主题

633

帖子

156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68
发表于 2018-7-23 10:5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清福 于 2018-7-24 21:52 编辑

     文/陈新林
       春节,各路在外闯世界的大老板都乖乖的回家过年,三十晚上在家堂喝酒,常年在外领车的八兄弟高兴,多喝了两杯,讲起了走南闯北的经历。先是讲如何挣钱,如何斗智,讲着讲着,又讲到各种吃拿卡要,如何的受欺辱,回来算帐时老板是如何的抠细帐儿,如何的不容易,讲到最后,情至深处,大年下的,竟将杯中酒来了个一饮而尽,眼角红了几红,见好几个老哥哥都瞪他,才没掉下泪来。我说:兄弟,看这意思,要不是一个月这七八千块钱儿的辛苦钱,你还不伺候老板了是咋的!一个人押着十辆大扳挂,够威风的了,五叔没给你讲过,你小的时候,他拉脚儿的难处?能比那时还难?

      七十年代末实行土地制度改革,开始包产到户,各种农具牲口也分到各家各户,尤其是骡马驴牛这些大牲口,抓阄的时候恨不能打起来。特别是我们德州特有的大黑驴杂交生产的大青骡子,更是人人都想牵回家的宝贝!一头骡子拉一架单铧犁,一天犁二亩地很轻松,人送外号气死牛。就这样,一秋下来,个把儿月,连拉带拽,也不带跌膘儿的!谁家要是有头大青骡子,就象现在家里有辆大货车一个感觉!四爷爷手壮,抓到了我们生产队唯一的大青骡子,把五叔高兴的,当时就兴奋地宣布,他要借钱买个铁拉车子,要拉脚了!众人那个羡慕啊,仿佛看见他坐在新瓦房里大把地数钱,年轻人都嚷嚷着要到他家去喝酒!

      其实五叔的豪言说得自己都没有底气,这才几年,盖房娶媳妇生儿育女,爹娘是指不得,已经毛儿干爪儿净,自已刚成家没积蓄不说,大青骡子还得向队上交二百多块钱,这还没头绪呢,再借钱置家业?要是置了小拉车子没有活儿,可麻了大烦了!一辆小铁拉车子得近三百块呢,这要是买好柳木的,买两辆还能省出一套好鞍辔。可牛也吹出去了,怎么办?看着儿子的个头儿眼看就要冒过八仙桌儿的桌子面儿,五叔狠了狠心,借!

      现在想起来,五叔的借钱经历,还真有点像《平凡的世界》里的少安。五婶儿回了趟娘家,一下子拿回二百块来,厚厚的一沓子,都是十元的大团结,看着就那么诱人!五叔又向我父亲张了嘴,他知道这个族中大哥心里老是装着别人家的事儿,他也知道我父亲手里的退休安家费还没花完。他还没说话,我父亲就说:还差多少?我兜底儿。

     得,齐活!一大早儿五叔牵上大青骡子就进了城,不到太阳过枣树梢儿,五叔就赶着骡子车回来了!新车新轮儿新鞍子,新夹板子新套绳,新鞭梢儿上系着一条和皮鞭梢儿一样长的新红绸儿,五叔坐在车辕上,穿着五婶刚做的新布鞋,那架势,就象现在的大货司机,刚把B本升了级,就换了新东家似的,得意的很,也风光的很!

      除了伺弄这几亩地,五叔就开始了他的拉脚儿生涯。开始的时候活儿少,主要是跑跑各公社,给供销社送送货呀,给煤站送送煤啊,有时也给城里人去砖厂拉拉砖瓦,但大都是零碎活儿,三块五块地挣。头俩年还行,一年下来除了给大青骡子买料,还能剩个千把块钱儿。骡子一年总要吃几口袋黑豆,一亩多地的高粱基本也不用碾,直接就进了骡子的嘴,还要搭上几袋子棒粒子。两年的时间,骡子没跌膘儿,五叔到是连累带跑成了个干巴黑人,看上去跟四十的似的!

      跟头把式地干了两年,还完了帐,手底下也宽松了,加上地里棉花的收入,兜里一下子鼓起来,五婶就要加紧改造基本生活儿条件了。先是买了一座北极星,不用担心孩子上学吃不上准时饭了,又买了一架正宗上海蜜蜂!这一下连鞋垫都不用手缝了。五婶就说了:再攒上一年,把爸的房也翻盖了,那几间房,比你岁数都大。五叔狠狠地点了点头!可没成想,第三年,却没挣着钱,还差点赔了本儿!

      时间长了,门道儿多了,胆子也溜了!拉脚儿的越来越多,四街三关的年轻人脑子活泛,有的已开始置了十二马的拖拉机,骡马车的活儿一下子少起来。五叔就拓展业务,趟子远的也跑,当天回不来也跑,载儿大也跑。三跑两跑,差点跑出事儿来。

      这年春天,五叔托关系接了个大活儿。县收购站往地区收购站急调几吨废铁,凑车皮往北京一钢厂发货,活儿急耽误不得,运费比往常高不少!五叔联系了几辆车,可装来装去就是拉不了!看着别的车套的驴马,瞅瞅自己的大青骡子,五叔狠了狠心,把乘下的几根短梁全装到自己车上。大胶皮轮子眼看着就成了多半气儿!那个时候和现在不一样,在人们的心目中,州城还是很远的,七十华里呢!四辆铁架子车沿104踏踏的往前走,还没到堤岭,五叔就发现不对劲儿!怎么骡子身上直放光呢?紧跑几步一看,我的个天,大青骡子象挨了雨淋一样,毛儿全贴在皮上,顺着毛尖儿,汗珠子打了绺的往下淌!这是严重超载了!可把五叔心疼坏了,急忙拿出帮绳,傍在车辕上,一哈腰,把自己也当成了一头瘦骡子。好在下了堤岭不到二里地,就是地区收购站,一过称,五叔哭了,一千七百多斤,比别的车多装了六七百斤!回家时,五叔跟在车后面又走了一道儿,再也舍不得让骡子受累。

      回到家,骡子还是累出了毛病,不吃料不打响鼻儿。公社兽医站的黑老宋,跑了七八趟,总算又开始打响鼻儿尥蹶子啦,老宋说,可惜了牙口儿,再也出不了力了,卖了吧,趁着没跌膘儿,赔不了钱!五叔这个悔呀,可也没办法儿。再买一头?难!干脆连车也一块儿卖了。

      又过了两三年,社会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农民们也开始用商品意识指导生产生活了,五叔就又凑了钱,置了一辆潍柴出的十二马拖拉机。村里人们耕地拉庄稼,收割打压,拉砖瓦运土坯,运木料送粮食,都是明价儿,总比到街里去雇出租方便多了。到了九十年代中期,村里家家都置了拖拉机三马子,用出租的少了,五叔就到县城去搞出租,再后来年龄大了,卖了拖拉机换了机动三轮儿,现在又换成电动四轮车,不拉货改拉人了。五叔常开玩笑说拉了一辈子脚儿。有时我就说,算了罢,城管撵交警截的,这么大年纪了,别干了,又不愁吃愁喝。五叔却总是乐呵呵地说:又不是干不动,不让进城,我就跑跑黑马,干点儿轻巧活儿,一个月弄个千儿八百的,孩子们的书费饭费就有了,光指着你兄弟一个人,还得攒大钱呢,大的都快念大学了!

      可也是,老八一个月挣七八千,听着是不少,可往前很多大事儿在那摆着呢!老的老了,小的大了,担子沉了,怪不得这家伙这几年这么贪酒!唉,老八,醒醒,快十二点了,回家放鞭炮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1071

帖子

319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90
发表于 2018-7-25 22: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比较有味,接地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633

帖子

156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68
 楼主| 发表于 2018-7-27 21: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三保 发表于 2018-7-25 22:22
语言比较有味,接地气

他是作协一支笔。好厉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