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79|回复: 1

文化流氓

[复制链接]

98

主题

167

帖子

578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578
发表于 2018-8-13 05:46: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邓仲祥 于 2018-8-13 07:40 编辑

  文/张京会
  在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写作文,题目是‘’我的理想‘’。有的同学的理想是当科学家,有的同学要当教师,还有的女同学要当演员。
  而我的理想,最简单,最现实,长大了当一名军人。在那个年代,当一名军人,是走出农村最直接,最简便的途径,当然了身体是要符合条件的。
  我的理想实现了,而我也如愿以偿地走出了生我养我的故土,来到了城市。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我会走上写作这条路,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成就,但还是越发而不可收,越陷越深。
  成就没有,名头还不少,我也欣然接受,乐此不备。以至于我的朋友调侃我是‘’文化流氓‘’。
  当时我不知道朋友的调侃是褒奖还是讽刺,单丛字面分析,‘’流氓‘’一词显然不是什么好意,好歹对我也没什么伤害,我就把它当做一阵斜风,一走了之,视而不见。
  直至近期跟着老伴的兴趣(我自己是很少看电视剧的),看了一部电视剧《老爸回家》,我才对‘’文化流氓‘’一说,有了初步的认知。
  《老爸回家》这部电视剧的原著,就是剧中主人公林然然的杰作。她父亲大启在她很小的时候,由于突发事件,不得不丢下妻儿老小,到乡下和农村女子结了婚。
  婚后育有一女,过了几年,农村女人不幸去世,更悲剧的是大启查出肝癌,可真是应验了那句话,‘’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大启知道自己活在世上的日子不多了,他为了死后小女儿有个托付,以及弥补十多年对大女儿的亏欠,就带着小女儿投奔前妻,故事从此展开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父爱之旅。
  林然然是个文学爱好者,成绩斐然,文章时常见诸报端,因此就滋生了出书的欲望,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某出版社编辑陈默。
  陈默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以权谋私,玩弄女性。他以给林然然出书为嘘头,想方设法地接近林然然,还谎称自己与妻子的婚姻已死,骗取了林然然少女的爱情。
  陈默见时机已到,借开笔会的时机,把林然然骗至酒店,花言巧语,百般献媚,迷惑林然然。
  就在林然然将要受到侵害的关键时刻,大启和林然然的舅舅舅妈等人破门而入,救下了还在享受甜蜜中的女儿。
  剧情到此本该没有更大的起伏了,而陈默的一句不知廉耻的话,又把剧情带入了高潮。
  陈默大言不惭,理直气壮地说:‘’用着我的漂亮姑娘在排队等候呢‘’。
  林然然她舅舅指着陈默‘’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文化流氓‘’。
  我如迷雾突然消失了一般,彻底明白了‘’文化流氓‘’原来如此,这不就是和影视圈的‘’潜规则‘’一样吗?
  但我更觉得‘’文化流氓‘’不仅限于此,那些个打着征文宣传企业的幌子,中饱私囊,把文学商业化的文化老油子,也不能排除‘’文化流氓‘’一类。
  其实我不反对文学商业化,作家也是人,也需要生活,也需要养家糊口。我就认识一位作家,生长与农村,生活在农村,在他的笔下,一篇篇反映农村现实生活的作品,呈现在读者面前,让那些在经济浪潮中摸爬滚打的先锋儿,在茶余饭后也能品尝到家长的滋味。
  而那位作家朴实的一言,只想用文字换取生活的费用,其余的一概不谈,更令我顿起敬意。至于名誉,地位,在他面前,一分不值,这就是价值,这就是层次。
  还有一位企业界精英,地位升值,品味升值,而对文学的认知始终贯彻文学是纯洁的,高尚的这一独特的精神。
  用他自己对文学的理解,成立社团组织,只对文学作品说话,大力宣扬社会的正能量,这才叫文化人,这才叫文学精英。
  还有的小小的社团,千方百计利用普通文学爱好者对文学部门的向往,聚财敛财,财富第一,文学第二的办社宗旨,把一个文学社团,活生生地办成了集市柜台。
  更有甚者,把文学社团当做自己的自留地,任意割据,随便霸占,拉帮结派,暗箱操作,办一些鬼鬼祟祟的事,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把一些小学未毕业的、作品幼稚的人供奉为文学巨匠,而把那些在文学领域小有成就的、真正的文学爱好者,拒之门外,打击报复。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文化流氓‘’。
  想止于此,我也很欣然接受朋友送我的‘’文化流氓‘’这一雅号,虽然我离‘’流氓‘’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起码我还能沾点文化气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7

主题

1514

帖子

36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7
发表于 2018-8-13 07:3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充沛,内容精彩;欣赏佳作,遥祝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