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3|回复: 2

当了饲养员的父亲

[复制链接]

174

主题

754

帖子

281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12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美梦做伴 于 2018-5-16 23:45 编辑

当了饲养员的父亲
文:宋书明

      上世纪生产队时期,每队都有个专职喂牲口的,那叫饲养员。我队的饲养员是我父亲,他是经社员们选举当上的。
  那时候,我队的牲口仅有一匹骡子。新上任的父亲知道它是队里的宝贝疙瘩,对它格外关心。每次去干活,牵到院里,父亲总是拿扫帚扫扫它身上的草叶,拍拍它的肩膀,才让它舒舒服服地走开。收工后,从田里回来的骡子,总是亲昵地冲着父亲“咴儿咴儿咴儿”地叫几声,表示打招呼。这时的父亲微笑着迎上去,看它出汗了没有,身上有伤了没有,然后牵它在松软的地上打个滚儿,再给它饮些水,才牵到槽头喂草料。
  不久(1966年3月22日下午),我们这里发生了一场大地震。震后,乡亲们有的跑到家里往屋外搬东西,有的逃到安全的地方躲避,而在家的父亲却拔腿向队里跑去(他想到屋里的骡子)。刚进院子,大地震再次发生,并且比第一次厉害许多:墙倒屋塌,尘烟四起,人喊禽叫,恐怖异常。被震倒在地的父亲听到屋里骡子的蹦跳声和号叫声,挣扎着爬起来,来不及开锁,一下子撞开了门。刚把骡子牵出屋外,房顶就落了地。
  每次余震来袭,拴在树上的骡子就惊慌失措地狂跳一阵子。父亲知道,如果骡子挣脱逃跑,后果不堪设想。为了给骡子壮胆,防止骡子着凉,父亲把自己的棉被披在骡子身上,牵着它的笼头,寸步不离,在那里整整守了一夜。
  那年月,每个生产队有个专职使牲口的,我们都叫他“使头的”。耕地、拉粪等运输,用着牲口的活,都有使头的来干。我队使头的叫三法,三十六七岁,是条光棍儿。此人说话做事都很霸道,人送外号“惹不起”。“惹不起”领骡子干活,骡子稍有不顺他的心了,就给骡子发脾气:用鞭子抽,木棍戳,打的骡子嗷嗷叫。平时骡子一看见他的影子,就吓得浑身哆嗦。父亲自当了饲养员,警告他不要再粗暴地对待牲口了,他当成耳旁风;老队长给他提出批评,他口头接受,背后依然我行我素;社员们都想换掉“惹不起”这个使头的,只是敢怒不敢言。
  随着经济实力的壮大,队里又买了一匹年轻白马。那马是儿马,口轻,性情暴躁。“惹不起”说:“我就待见这号一捅吱吱叫的生马驹子。”有一天,队长让他往田里送粪,他让骡子驾辕马拉套,路上,得意洋洋地坐在车上,模仿电影《青松岭》里车把式的样子,甩着响鞭大声唱:“长鞭一甩叭叭响,赶起大车出了庄……”只顾唱歌,拐弯时,忘了减速,马车偏离路面,冲进了一片小槐树林。这下,不光划伤了牲口,还划破了“惹不起”的脸。“惹不起”恼羞成怒,怪牲口不长眼,便跟牲口发起脾气。他一边骂一边抡鞭子抽打拉套的白马,直打的那马前腿立楞起来嗷嗷叫,疑似向他求饶……
  这一幕,竟被站在村边把看他的父亲看了个正着。父亲火冒三丈,立刻赶过去厉声喝道:“三法,你给我住手!”
  “惹不起”并没把父亲放在眼里,继续摇着大鞭子,说:“这马太不懂号儿了,我得让它尝尝我的厉害。”
  “你再厉害也不能拿牲口出气!你受了伤,是自己找的,活该!我告诉你,打坏了牲口,我一百个不饶你!”父亲声色俱厉。
  “嗨!你不就是个喂头的嘛,有什么资格管我?”“惹不起”歪着脖子轻蔑地白我父亲一眼。
  父亲更火了:“全队社员选我当饲养员,我有资格制止你这种恶劣行为。你要再打一下牲口,我立刻代表全队社员,罢免你这个使头的!”
  “惹不起”一怔,张开的嘴半天没有合上。他怎么也没料到父亲敢和他大动肝火,并且言词犀利。此时,他也许想到我父亲是个抓住理了天不怕地不怕、敢于斗争到底的人;也许还想到我父亲说话一口唾沫一个坑,再顶撞下去,自己手中的鞭子不但不保,还会颜面丢尽。便第一次拉下脸来,给我父亲认了错,道了歉,表示以后不再粗暴地对待牲口了。
  这件事就像长了翅膀,很快传遍全队。社员们除了夸赞我父亲是位“热爱集体、一心为公”的好饲养员外,更为他敢于碰硬、不留情面,狠狠教训了“惹不起”而拍手叫好。

石家庄市赵县北冯村 宋书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7

主题

702

帖子

217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71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我队的牲口仅有一匹骡子。这个生产队太寒酸了!
惹不起更惹不起抓住理了天不怕地不怕、敢于斗争到底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4

主题

754

帖子

281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12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父亲当饲养员的事迹,刻画了认真负责、爱护公物的父亲形象,特别是通过与“惹不起”之间的矛盾冲突,更让人看到了父亲刚正不阿的一面。但仔细分析,文中还是有着些许不足。一是标题不新颖,二是中间所使用的方言土语容易让人看不懂。如最后的“喂头”,本地人知道是指喂牲口的,外地人也许会看不懂;三是在刻画父亲形象时,事迹有些少,很难在读者心目中产生浮雕般的感觉。但总体上还是不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时间轴| Aibang. ( 备案号:鲁ICP备15032482号 )

GMT+8, 2018-5-23 05:19 , Processed in 0.11500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