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82|回复: 2

娘花谣

[复制链接]

233

主题

665

帖子

160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00
发表于 2018-9-5 09: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娘花种,加(用)灰伴,耩到那家西耪三遍。
掐喽心,打喽蔓。开了个娘花白泛泛。
加(用)兜拾,加包搬,
拾得那娘花堆成山。”

娘花谣——专属母亲的歌谣
——风信子《母亲的歌谣》系列
小说故事
作者 /王桂兰



                       

母亲虽出身贫寒,但生性豁达,心地纯善,勤劳智慧,乐观刚强。

用她唱过的歌谣①“上坡能种地,下坡能犁田。纺线织布样样行,针线绣花也挺棒,一推两搡一轴汤(鲁北方言,自己擀的面条叫‘汤’或者‘条子’,用擀面杖擀一剂面叫‘一轴’)。”姥姥家祖传推拿治疗“掐脖瘊”,母亲也是一绝。方圆三五里地的邻庄都会抱着孩子来请母亲治疗。(距离远了不行,必须在短时间内,晚了就没救了。)只要是来的病人,不管身上脏净,母亲都是让他躺在我家炕上,双手摁住病人的喉结,推拿按摩。三下五除二病人就缓过来了。病人需要静静休息,观察一段时间。所有的病人都是铺盖我家被褥,得这样病的小孩子多。好多孩子拉尿在我家炕上,没见母亲烦过,更没见她收别人的财物。姐姐有时候嫌弃弄得脏,母亲就说②“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了人家,修行自家。行好不见好,早晚少不了。”这是母亲唯一抽象的歌谣,却是母亲心灵的写照。



还有一首,概括了做衣服的整个过程,是我长大了之后认为最有价值的歌谣。③“娘花种,加(用)灰伴,耩到那家西耪三遍。掐喽心,打喽蔓。开了个娘花白泛泛。加(用)兜拾,加包搬,拾得那娘花堆成山。铁山靠木山,白胡子老头往外钻。枣木弓子牛皮弦,噔啊噔啊的弹三遍,搓喽个布剂长姗姗,纺了个穗子圆又圆。牵机的娘子两头跑,刷机的娘子站两边,织布的娘子坐座板。织一织,掾一掾,一天织个丈二三。送到染坊里染毛蓝,锤布石上展平展。铁剪子绞,钢针钻,你这个衣裳不易穿。”母亲是我们村里织布的行家。织白布或是条花子布没什么技巧,织花布就需要设计了。经纬线各几样子线,排成什么花型,都要提前设计。纬线几样子线,就用几把梭织。母亲设计的花型有七把梭的。还有四捧缯的,一般的手织布都是两捧缯,四捧缯织出来的花型有了立体感。这些复杂的技术只有母亲会。所以织一机布之前,婶子大娘们会聚到我家商量,由母亲定夺花型,再分工谁出什么颜色的线,各家入几个扪,几天以后凑线牵机。

牵机前要做的有很多,歌谣里种棉花和轧棉花的过程略去,从纺线写起吧。


纺线

纺线车子都是乡间的木匠给做的。纺车主要有木架、绳轮和手柄、锭子、萦板子五部分组成。老式纺车的绳轮直径大约一米的大轮子,用棉线带动木锭子旋转,木锭子的轴槽大约有七、八毫米,纺线的时候,把锭子固定在萦板子上。(萦板子是固定在绳轮另一端固定锭子的木板,卯在底下的板脚上)固定锭子用的是高粱杆最上端带高粱穗头的那一节(母亲叫挺杆)将高粱杆在水里浸透,把里面的囊子抠出,再把碎的棉籽或者碎干粮塞进去,借着湿乎乎的拧成一个扣,母亲管这个叫“锔子”(不只是那个字,只好用同音)固定在萦板子上。最后把锭子放在两个固定的锔子扣上,绳轮带动的弦子挂在锭子中间的凹槽上,这样锭子就固定住了。大轮子转一圈,木锭子就要转一百多圈。这样就使得抽出的线很有韧劲。纺线技术好的像我母亲一晚上能纺三两线呢。纺成的线签子馒头似的,攒了一大簸箩(大簸箩是用水柳条编的长三四尺宽二三尺有尺半高的家什)

落樾子.逛线

落樾子是手织布的第二道工序。需要樾子和把落子。樾子是四个七八寸长的小木柱钉成的。把落子是一个比较密实的木墩子中间固定上一个折角90度的铁棍子。落线时把樾子插在铁棍上,用手扒拉樾子把穗子落到樾子上,为了牵机好走线。落樾子是有技巧的,落的樾子走线要有序,匀称。不然到牵机的时候,线走的不顺活,会很麻烦。落线的时候,母亲把线穗子放在小簸箩里,抽出线头来固定在樾子的一条腿上。左手捋线,右手的食指伸到樾子腿的空隙,转动手腕带动整个手,食指拨着樾子,那线就跳舞似的一圈圈的缠到樾子上,樾子和把落挺子摩擦的声音轻巧有节奏地响着,母亲的眼睛盯着樾子的线,身体也有节奏的颤动。口中唱着那合辙押韵的歌谣,似乎落樾子不是劳作,而是一种坐着的歌舞。


如果织白布,不需要逛线。但凡有带色的线,就得逛线。逛的线是为了染色。逛线可以用纺线车子。把纺线车子的弦子卸下来,把线缠在纺轮上。根据织布的用量,浆各色彩线。也可以在把落子上安个逛子逛线。逛线相对是比较轻松的活儿。母亲中午从不睡晌觉,逛线就算是歇息一下吧。一把子线好了,要很小心地摘下来,不能滚了线,滚了线再落樾子就很费劲。那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了。

落樾子逛线大多在角门底下。母亲喂的小鸡小鸭也围在母亲身边,唧唧嘎嘎地叫着,孩子们在旁边唱着歌谣闹着,樾子逛子吱吱呀呀地响着,奏成了一曲和谐美好的乡村交响乐。

染线

很早些年,母亲染线用地里的花草。像朱胭草红绫秧的花就可以染浅红色,芝麻叶青青菜之类的可以染绿色。后来就在集上买回来颜料。在大锅里把水烧开,把颜料放上,再把线放进去,用铲子翻动。一种颜料可以通过控制量和煮线的时间染出深浅不同的颜色。一绺绺五颜六色的线挂在小院的晾绳上,像极了天上的彩虹!



牵机

牵机除了樾子,还有圈敛子。圈敛子是找弯了的高粱杆,或者是把湿的高粱杆弯到一个弧度,再用线连接两头。牵机的时候,按照织布的花型排列樾子,把圈敛子挂在樾子的上方,一个樾子一个圈敛子,把樾子的线领到圈敛子上再从圈敛子引出来。牵机的人右手里拿着一根挺杆把线收过来,顺势把线绺子缠在左手。最后几个回合,就要隔一个樾子挑一根线,挑出上下线。来来回回,那长长的线就被拢成了线个子。一机布要缠出很大很大的线个子。

浆线

我们小时候,小麦面很少。只能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吃上一顿纯白面馍馍。过年撵上十斤二十斤面就很知足了。这时候母亲总要用碗崴出两碗面来,藏在一边,就是为了浆布用。母亲把半锅水烧开,先取适量的面在碗里用凉水稀释,再和到锅里烧开,一锅糨子就打成了。刷机的时候,用刷子蘸上浆子使线均匀的着浆,一是好刷,更重要的是为了线有劲。线上了浆增加了韧劲,不容易断。


掏缯.戳竺

“”缯”也叫“综”。由四根食指粗的竹子棍儿,套线连接而成。比布幅稍长些,高约20厘米。掏综”就是把牵机的线个子,分成上线和下线一根一根地套进综扣里,使上下线交叉成经线”。“竺”由四根食指粗的竹棍儿把篦子齿一样细的竹篾固定,“竺”根据布幅的宽窄分为400头或者500头的。一个头戳一对线。“戳竺”就是把缯扣里的上下线戳进竺的缝隙里。这是相当细致的活儿,需要技术更需要耐心。母亲是这方面的行家,那些婶子大娘们乐意和母亲合伙牵布就是为了母亲的这个技巧。

刷机

刷机是个大场面的活儿。要选个大晴天,在前道上打开场子,把线个子拉开,通过缯把线一根根的铺排平整匀称,然后两个人绺着,缠到盛子上。“盛子”是由碗口粗的木头柱子,两头各固定上六个翅子组成的,长度要和盛子等长,比布幅宽一些。要一圈圈把线缠到盛子上。刷机是很费功夫的活儿,无论牵几个扪(一丈长做一个记号,叫一个扪)的布都得一口气刷完才行。那么长的线个子,刷着容易滚了机,滚了机就是牵机时排的线乱了阵。这是很难办的事儿,是技术含量很高的环节,所以一般人都做不好。



刷机主要用刷子。刷子是很细很细的竹子篾绑在一个木把手上,拿在手里,一把一把地把线梳开。在缯和盛子之间刷是上刷子,在综竺和线个子之间刷是下刷子。上刷子因为线过了综和竺,相对好刷。难的就是下刷子,要把线很匀称地梳开,用力要均匀,不急不慢把握好度。急了线容易断,慢了线一松,会掉盛子。掉上几圈盛子就前功尽弃啦。
冬日暖阳的天气,小村子里往往好几家刷机的。母亲这一伙母亲是主力,别的家的机滚了线,常常请母亲去救助。救机如救火,母亲二话不说,交代好手中的活儿,三步并作两步走风风火火就去了。这样的满村里跑,中午饭就吃不上了。农村人实在,生活不那么富裕。到了饭时,礼节性地让让母亲,母亲贪恋干活顾不上吃,人家也就不再紧让。后来母亲说起这些经历时,很感激李家二大娘。说二大娘是真心疼她。每到饭时非要给她吃点才肯让干活。二大娘说“老二家(鲁北农村俺男人的排行称呼女人),“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两天的不要紧,长了这么可是糟蹋身子啊。”母亲心眼实,活道急,干什么都舍命不舍活,以至于积劳成疾,得了肾病,这是后话。
织布

织布的家什当然是织布机,织布机的构造比较复杂。有个木床似的的框架,一端是刷完机缠好的线盛子,这是经线。线盛子两端有六个翅,可控可放可转动。线盛子不远处安装着竖立的框架,其作用是通过上方的横木棒向下引绳提拉两个缯,缯是与线盛子等缯的下方通过引绳连接两个踏板,轮流踏下踏板,缯便分出高下,均匀穿过细细缯眼的经线便被分为两层,织布梭子从两层经线中间穿过,带领纬线与经线交错,再通过机杼的挤压便形成了布匹。



织布的人坐在另一段的座板上,手里拿着梭子,对准张开的经线口,右手把梭子投进去,左手在另一边接着,随即又投过来。脚在踏板间上下交替,双手轮换着操纵机杼和梭子,双手翻飞,穿梭往复,娴熟的动作在七彩的纱线上滑动,像流动的琴弦,梭子碰撞竺板发出清脆的响声,伴着母亲轻轻哼唱的歌谣,组成了和谐欢快优美动听的交响乐。如果是条子花的布,经线是多样的,纬线只用一样,一把梭子织就可以啦。如果是方格子花布,那梭子不能一把,花型用的线有几样就用几把梭子换着织。母亲织的用梭子最多的花型有七把。不用说织布换就只看就看的眼花缭乱。所以一般婶子大娘们不敢想这么复杂的花型。而母亲却做的得心应手的,母亲是织布的行家,一般的婶子大娘一天最多织一个扪,而母亲一天能织一个半扪,就像歌谣里唱的“一天能织个丈二三。母亲织布时眼睛貌似都不看梭子的,我怀疑母亲身上有什么魔法,给了她神奇的技巧和奇妙的力量,让她成了人间的“巧娘”。母亲的祭日是农历七月初六,我甚至怀疑王母娘娘欣赏我的母亲,叫她去天上做了织娘。七把梭子的布母亲一直没舍得自己用,压在箱底,说给哥哥和姐姐留着。直到现在我们谁也没舍得用,依然珍藏着,这是我们对母亲最好的回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1079

帖子

319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98
发表于 2018-9-5 22: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还需要加工整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3

主题

665

帖子

160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00
 楼主| 发表于 2018-9-6 20: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人对过去的纺织曾经历过,或出生在纺织家庭,否则写不出这样天衣无缝的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