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538|回复: 73

【小说连载】临界二、临界 (110千字已完稿)

[复制链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发表于 2016-1-7 14:4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湖拮 于 2016-10-20 15:05 编辑

引响叉口之临界



引子

       叉口县的阳光和雨水一样充足,孕育出各式各样的人物,所谓好的坏的、正直的歪门邪道的等等,大家都能分得清清楚楚,可就有这样一号人物让人即爱又恨,即使得道高僧也很难以区分普度。这天阳光饱满,叉口县县城的休闲福地姚仙湖人来人往,好不热闹,由于恰逢周六,来这儿的人大都是来舒活筋骨的,什么急走、倒走、打太极、听书、唱戏、下棋、跳舞、划船等都可以,只要自己喜欢。
      只有一个人懒洋洋的犄在长木椅的东边,蓬头垢面,看不到模样,沾满油污的棉袄上破了几个大洞,露出的棉絮也是油污污的,棉袄没有扣子,一根褶皱着皮的的废线捆扎在腰间,下身只有一条短裤,非常旧,残落的线丝粘在大腿上,光着脚,实话说,这不像一双腿,倒像四根煨火后黑炭斑驳的柴火棒弯曲在一起,这人双手抱在胸前,半只袖子掩盖了另一只没有的袖子,蓬松乱草般的头发盖住脸庞,上面扣着坑坑洼洼的刚好扣得住的铝盆,正在晚春上午的阳光下的椅子上耷拉着,游湖的人还以为是谁家乱放废弃物。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铁生,杨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7 14: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1、姚仙湖遇变

       曲曲弯弯的姚仙湖坐落在叉口县县城的东边,这是一湖活水,自西向东流,湖水碧波荡漾,岸边绿柳成荫,特别之处是湖中央不是水而是断续连在一起的陆地,所以一块陆地就是一处洞天,陆地与陆地有双人行拱桥相连,想去那儿可以划船,也可以通过岸边长长的引桥步行,如果从空中俯瞰,这引桥和陆地宛若飞仙女正在神游。
      相传是王母娘娘身边的一个美貌侍女看见人间双双对对,男耕女织,十分羡慕,因此动了凡心,来到此湖流连忘返,忘情的在湖中嬉戏,到天亮也舍不得离开。王母娘娘知道后用用莲花宝座将侍女打入湖中,并让她“永世不得再登南天”。从此,天宫中少了一位美貌的侍女,而人间多了一个姚仙湖。
      杨铁生就犄在姚仙湖中央的那块地上的木椅上,直到中午人稀,他慢腾腾地摘掉扣在脸上的铝盆,站了起来,解掉捆在腰间的电线,退下棉袄和短裤,步履蹒跚,沿着汲水石级走到湖边,姚仙湖水倒映的脸庞连他自己也认不出来,他趴在石级上把脑袋伸进水里,浑身打了个激灵,接着又把脑袋伸进水里,如此反复,直到他认为可以了。杨铁生站了起来,拧干过水的披肩长发,分成几绺盘在脑袋上,然后下到水里,让身体在水中久久浸泡,碧清的湖水不时散开层层乌黑的涟漪,惊得湖中鱼儿连番跳跃、岸边的垂柳摆动丝绦。杨铁生赤条条的回到木椅边,用干瘪瘦弱的双手捋干满身的水滴,捡起退下的棉袄和短裤,走到拱桥中央,散去手上仅有衣物,棉袄和短裤漂浮在姚仙湖水面上,也许是水波,也许是水中不明就里的鱼儿不知把它们运向何方,总之消失了。杨铁生掩手看看已稍偏西的太阳,阳光暖暖的,他猛一闭眼纵身跳进湖水,就在湖水最深处,就从王母娘娘侍女的脊背上,扎进深深的水底,激起稍许的水花后,湖面又归于平静。
       第二天上午,游湖的人在湖中央的拱桥底下发现一具正面朝下、赤条条的浮尸,引来人群的议论,为情、为仇、为钱、还是失足等等,姚仙湖管理人员将尸体打捞上来,围观的人群大都吓得连连后退,太恐怖了,只见尸体惨白,肌肉明显缺失或撕裂,腿骨暴露,下阴全无,腹部大开,囊内空无一物,肋骨条条分明,左侧锁骨没有,眼眶空洞,面部肌肤重度撕烂,左耳根下有一明显的褐红胎记,背部完整,胆小的已经呕吐,大人带着小孩飞快隐蔽,只有几位胆大人还在围观,其中一位长者仔细的瞧了瞧,此人莫非莫非是杨…杨铁生,姚仙湖打捞人员忙用白布遮盖,装进尸袋。
中午,叉口县城满街流言,杨铁生死了,杨铁生那个大坏蛋死了,男女老少相互传告,有些人家甚至燃起鞭炮,整个县城热了,沸腾了。周一另外一种呼声奇袭而来,给姚仙湖换水、清淤,还我们碧绿干净,该死的杨铁生玷污了我们的湖,千刀杀万刀剐的杨铁生,激愤的人群聚集在县政府大门前,激烈的呼喊,县委书记出来喊话,请大家放心,我们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人群散了。
       周二,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上午,叉口县委县政府公告,经调查核实姚仙湖命案死者系杨铁生,男,63岁,叉口县城杨村人,死亡原因系自杀,请家属前来认领。当日下午,姚仙湖管理处发出公告,鉴于杨铁生自杀一案引起叉口县人民群众的强烈反响,姚仙湖管理处决定自今天下午十六时起暂时关闭姚仙湖休闲区,进行排水清淤、重新治理,期间禁止游人出入该区,谢谢合作!
      一周后,杨铁生尸体无人认领,工作人员只得将其火化留置,一个月后还是无人认领,工作人员根据群众建议只得将其骨灰撒向十叉河,任其漂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33

帖子

140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140
发表于 2016-1-12 09: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
向老师问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13 08:3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池中莲寻梦 发表于 2016-1-12 09:53
拜读佳作,
向老师问安

问好池中莲寻梦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13 08:37:47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生灵庙(一)成长
1、姚仙湖遇变
2、灵魂出窍
3、零岁
4、周岁
5、两周岁
6、三至六周岁
7、六至二十四周岁
8、一滩殷红
9、度日如年
10、知梅逃婚

第二章  宜枚香
11、夜
12、知梅的身世
13、同病姚仙湖
14、心灵日记一(偷心)
15、心灵日记二(初见飞叉)
16、心灵日记三(再见飞叉)
17、解剖现场
18、九岁男童
19、一截裸图

第三章   杨大力
20、挖宝(巨棺)
21、梦魇
22、文物盗窃案一
23、大力回乡
24、文物盗窃案二
25、移树

第四章  生灵庙(二)巨石与幽灵
26、初识农具厂
27、巨石
28、说幽灵
29、恢复生产
30、农具厂兴衰

第五章   梅花印与陈发达

31、矮子的疑惑
32、沉默的髯者
33、圣地梅花
34、巧遇周艳雪
35、孩童的玩具----梅花印
36、庆功
37、按图索骥

第六章   蝉声鼓噪
38、农贸市场开业
39、崛起
40、巨石的命运
41、县政府搬迁
42、巨大的坑
43、灯火闪亮

第七章   生灵庙(三)祭奠亡灵
44、一夜风声
45、涵洞惊魂
46、葬礼
47、再探涵洞
48、篾匠村
49、瘟疫
50、上工
51、祭奠亡灵

第八章   龙虎山庄
52、温床
53、夜宴
54、山庄女儿
55、酒精妹
56、密道

第九章   生灵庙(四)尾声
57、李三炮怒火毁山庄
58、杨铁生失手弑枚香
59、尾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5: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2、灵魂出窍
  十叉河,叉口县最偏僻的一条河,周围荒无人烟,由于这片土地盐碱含量很高,寸草不生,也绝无其它生灵愿意呆在这儿,就连候鸟迁徙也会绕个弯,此河别名“尸叉河”,几个工作人员将杨铁生的骨灰胡乱撒开后,连忙驾船离去,返回县城。

  曾经有个和尚为了普度生灵,在茫茫河滩上修建了一座“生灵庙”,如今已是东倒西歪、残破不堪,四面墙已倒塌两面,“生灵庙”座南朝北,面前就是死一般寂静的河水,因为塌了墙,本来敞开的庙门显得更大,庙门左边的梁柱在外面看得很清楚,朱红的油漆还没有完全脱落,中央便里是一方庙台,一幅面目狰狞的雕像端坐在上面。没人知道这樽佛的名号,暂且称之为“生灵佛”吧,他掌管着一切来到这儿的冥灵的去留,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是让其继续生命轮回还是让其还阳续命,只要理由充分,他一断一个准。

  这天傍晚,杨铁生的骨灰漂流至此,停了下来,杨铁生的魂魄也跟着停了下来,睁眼一看,到了生灵庙,心想,即到此也就歇歇,在生时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地方,既然天做了这个机会,做鬼之前也来诉说诉说,让佛告诉我将来何去何从,杨铁生飘到庙门口,轻轻落下,走进庙门,只听见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何方孽障,竟敢擅自闯入,吓得杨铁生双膝瘫软,立即匍匐在地上,不敢言语。

  “孽障,从何处来?”

  “从叉口县来,在生时叫杨铁生,现在是孤魂野鬼,不知去向何处?”杨铁生战战兢兢的回答。

  “也算有缘,既来之则安之,且听你细细道来。”

  杨铁生环顾四周,空无生灵,只有带着盐碱气味的夜风习习,灵空漆黑一片,他抬头看了看,什么也看不清,仔细听听还是风声,他不敢站起来,尽量的说清楚自己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毫无怨言的死,会是这种反应,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竟然喂了鱼,尸浮湖面竟然连湖也被重新洗涤一遍,火化了我的躯体竟然无处安放,成了孤魂野鬼,游荡在这荒芜的地方,怎么也想不到啊!死的时候都没掉下一滴眼泪,然而就在这个晚上,杨铁生放荡嚎哭,哭声震彻整个盐碱地的灵空,吸引这片灵空的冥灵都往这儿奔,霎时怨嚎阵阵,冥灵齐聚,占据整个庙宇,里里外外,冥屑不通,生灵佛像是有所触动,语气俨然放低了许多,杨铁生,有因就有果,有果就有因,你且放下悲痛,给众位说说。

  杨铁生跪在地上,止住哭声,他感觉众多冥灵在此,一定有一个是非公断,于是双手合十,对着佛拜了九拜,接着原地拱手向四周冥灵施礼,顿时“生灵庙”寂静无声,只等杨铁生开口诉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3 16:39:58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问好,遥祝时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25 15:2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湖拮 于 2016-1-25 15:26 编辑

3、零岁

        杨铁生沉思片刻,感觉越近的越模糊,越远的倒越清晰,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奶奶、父亲和母亲的身影,所以他决定从自己的身世说起。
       奶奶丁氏是当时一家落败地主家的小女,身材娇小,裹过脚,标准的三寸金莲,走起路来一颤一颤,进过私塾,加上性格刚毅,做事雷厉风行,说一不二,这在姚仙湖畔的杨家村是出了名的。生下父亲后没几年就成了寡妇,可想而之,在那个岁月女人当家是很苦的,为此,奶奶还争得了贞节牌坊,据说这里面还有她散尽家财抗日的功劳。由于家风甚严、管教严厉,作为独子的父亲对奶奶自然是言听计从,父亲的从军和退伍都是奶奶的决定,这对父亲的命运产生很大的影响。父亲长的英俊潇洒,身材魁梧,处事干练麻利,是杨家和丁家的优良结合产生的,一九三六年,奶奶为了光耀门楣,花掉了一半嫁妆,年仅十六岁的父亲被送去参军,俗话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可奶奶这样做了,就这样父亲成了国军一员,由于表现很好,成了部队团长的贴身保镖,几回骑着白马回乡探亲,着实威风凌凌,让奶奶赚足了几年的风光面子。后来形势不对,小日本宣布投降,共产党革命运动如火如荼,父亲回来了,当了国军的逃兵,奶奶散尽最后一点家产,就这样,父亲当了十年兵,母子两人也一贫如洗。这时奶奶犯难了,儿子还没成家立业,家门无后可是头等大事,托媒人四处说媒,两三年没有回信,一是人家怕站错队不敢嫁闺女,二是奶奶的性格人家很难相处不想嫁,其实父亲当兵时也有很多喜欢他的女子,由于奶奶不同意,坚持要回乡成亲,父亲只好作罢,后来一家非常和气的人家的闺女同意了,才有了我杨铁生。
       父亲从部队逃回来以后,终日无所事事,因为农活确实干不了,加上常年在外当兵,别的没学到,什么猜拳行酒令等当时社交场合的花样样样精通,加上为人豪爽、臂力过人,视财务如无物,结交很多当地名流人物,也渐渐成了点气候,可就是家事不闻不问,当然跟奶奶事事具细有关,据说母亲生我的时候,父亲不知在哪儿猜拳行酒,次日凌晨三四点中醉醺醺的回家倒床就睡。母亲生性木讷,平时言语不多,但绝对是个好母亲,勤劳持家,一天到晚总有做不完的事,傍晚要生我的那天是邻居从稻田里抬回来的,接生婆是奶奶托人叫来的,本来生产还蛮顺利,可我偏偏屁股先出来,难坏了接生婆,急坏了奶奶,这在那时可是要人命的,接生婆说,都到半夜了,杨家奶奶砸点什么吧,奶奶操起锅铲顺手就砸了身边的大锅,这锅是母亲平时绝对不敢用的,可它碎了,我出来了,时间是12月19日0点22分,农历十月三十,我不哭不叫,刚出来就挨一顿揍,终于母子平安,奶奶立刻操起棕扫把就砸向父亲,就知道喝喝喝,你家萜儿(母亲的小名)生了,还不起来,父亲摆摆手,铁生就生了呗,加上我生下来左耳垂下就有一块铁锈色胎痣,后来干脆就叫我铁生。
       父亲酒醒起来时是中午,奶奶告诉睡眼惺忪的父亲,杨家有后了,你给起了名,叫铁生,父亲这才急急忙忙看望我们母子,从此母亲在父亲的细心照料下很快就康复,刚做完月子,母亲就一如往常,父亲也是。
       杨铁生说道这儿,众冥灵叹了叹口气,你这父亲也是,只有生灵佛沉默不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3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1-26 10:37:05 | 显示全部楼层
4、周岁

  冥灵的夜空意想不到的安宁,杨铁生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和新中国可以说是同龄,那时候口粮都是集体分派的,大家都得去赚工份,我们家有三个可以参加工份的,总共两份满工,母亲0.9分,奶奶0.6分,父亲0.5分,为了多赚点工份养家,在我满周岁过年后的春天开始,父亲表现出在部队的英武神勇,集体工份样样参加,什么清沟、挖塘泥、修水渠、筑路修桥,因为个大力大,表现还不错,后来学着犁地耕田这些常规农活,也有所进步,可坏就坏在这耙田上。

  满周岁后的那年春天,村里秧苗地里,胚芽已站稳脚跟,绿色的叶子直直的往外冒,离插秧的时间不多了,村长怕父亲犁不好地就安排父亲耙田,耙田很简单,熟练的公牛只要架好工具就会自个儿在水哗哗的地里转圈,人吗只需要出卖自己的体重站在耙上就可以了,像父亲这样的个儿一天十来亩地是很正常的,也就是满份工。第一天父亲正式去上工,抗着耙、赶着大水牛、吹着口哨,那天天气晴朗,真是碧空万里无云,暖暖的春风,跳跃的小鸟,黄鳝和泥鳅也吐泡泡的日子,父亲走在田埂上,屁股还没包完的小屁孩到处乱跑、互相追逐,嫩绿的小草摩挲着脚踝,摇摆的树枝跟他打招呼,潺潺的溪水播放欢快的音乐,燕子忙着啄泥捕食,蚂蚁忙着搬家,成群的小鱼浮到水面啄食着水草引得猫儿在路上乱窜,鸭子来了惊得猫儿掉头就窜进稻草堆里、鱼儿赶忙沉到水底或躲到水草地下,刚爬起来的小牛犊子在用力的吮吸着母牛饱满的奶汁,母牛转过头用粗糙的舌头舔疏着牛犊的肚皮,公狗和母狗紧紧交织在一起互相怎么也撒不开,父亲心情很好,来到姚仙湖畔的那块最大的水田里,架好牛,正从后面站上去,一只脚还没站稳,可能是父亲扬起的鞭子发出了错误的信号,大水牛撒腿就往前走,激烈的疼痛让父亲丢了绳子、撒了鞭子跌坐在泥水里,双手下意识的抱起右脚,鲜血冲开了脚上的浮泥,脚背上的骨头也看见了,父亲赶紧双手掐住脚踝子,坐在泥水里拼命的大叫。

  父亲的右脚被耙齿严重划伤,脚背划了一个长长的口子,幸好没动骨头没动筋,否则就落下残疾了,说实在的父亲也够坚强的,到卫生所处理包扎后,当天晚上脚就肿得老大,肯定是走不了路的,那晚父亲大汗淋漓,疼痛不止,可就是没叫,这下可苦了母亲,白天要工份晚上还得照料这个冤家,那时的医疗水平有限,打了几针针剂,就靠敷药了,过了两个月好不容易消肿了也愈合了,却又疼痛起来,一检查,惨了可能是当时清洗的不够彻底,里面又开始发炎,到了夏天这可不是好玩的,医生只得重新切开口子,重新清洗,咬紧牙关熬过了夏季,父亲的脚好了,也利索了,只不过我后来总感觉父亲的右腿比左腿小,那年母亲瘦的皮包骨,我自然也营养不良,奶奶免不了天天唠里唠叨,只有父亲蓄得白白嫩嫩。

  父亲虽然恢复了年头的劳力,可下水毕竟还是不行,村里很多农活还是干不了,那一年家里一贫如洗,温饱是个很大的问题,奶奶经常骂母亲,不会生活,不会调节,连个孩子也照料不了,当然过年是由奶奶解决的,奶奶做了很多鞋子置换了些许吃的算是挨过了一年。我开始说过,母亲生性木讷,做事踏实,用奶奶的话说,就是没脑子,所以母亲每做一件事,奶奶总是指手画脚,母亲又不会顶嘴,也不敢顶嘴,后来发生的事彻彻底底改变了我和父亲的生活。

  这时,尸叉河滩突然刮来一阵风,虽说还是春天,总感觉阴森森的,夜晚更加暗了,如果说开始还有点点星光,这会儿是完全没了,众冥灵你看我我看你猜不透杨铁生下面要说什么,生灵佛还是没作声,杨铁生心想,比起父亲我说这些厉害多了,杨铁生好像增加了几许自信,可是又刮来一阵强风,杨铁生不敢造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6 14: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有一部是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