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湖拮

【小说连载】临界二、临界 (110千字已完稿)

[复制链接]

169

主题

692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7-19 17:38:03 | 显示全部楼层
60、杨铁生失手弑枚香
龙虎山庄的覆灭不亚于一场地震,县城的街道萧条了许多,原本热闹的集市也人员稀少,更别说那些洗脚屋、发廊,它们好像在一夜消失,叉口县病入膏肓,人们懒得出动。当年秋天,县政府将龙虎山庄夷为平地,重新整饬,用黄土和草皮、树木掩盖一场惊心动魄,同时通告全民归还被哄抢的财物。
  由于叉口县公安局局长的人员迟迟没有到位,宜枚香一方面要组织力量清查案件,然而这一方面却是她的软肋,所以工作没有任何进展,另一方面又要恢复叉口县的元气,这一方面她起码还有回生之力,所以她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目光投向了金胖金流两兄弟。这是我和陈发达兄弟同时发现的。
  秋天去的很快,转眼就进入寒冬,姚仙湖荒凉的只剩下苟延残喘的水,它不断匐进岸边的冰层,旋即被冰层缠住,几只不甘心的野鸟在它脊背上趔趄着,当金胖金流的小车停在她的路边时,树上落下的最后两片枯叶正被野鸟争食。金流摇开车窗,推开车门,一袭貂皮包裹的一团肉墩被掀了下来,接着是另一团,这是金胖,他们饶有兴致地看着湖面,仿佛被野鸟吸引,金流随意拾起脚下的一块鹅卵石,右手猛力划了一圈,北风撕扯开袖口的貂毛带着冰冷的石头在冰面上滑行,野鸟毫不理会,石头耗尽最后一丝惯力后并没有激起浪花,金流吼了一嗓子他娘的,才惊起野鸟的一阵翻飞,金胖乐了,还是你他娘的大嗓门有用。
  这天不是什么节日,加上又是傍晚,本来没什么人流的姚仙湖大道更是清冷凋僻,金胖金流看着野鸟飞走后,转过身,绕过还在喘气的排气管,举起双臂扣实有些松动的虎皮鸭舌帽,他们的话语在风中哆嗦着。
  “这杨铁生,当初费了那么大劲把个坑整得有模有样,如今要废了,还真有些可惜”
  “少嚼那些没油盐的东西,看看怎么弄”
  “兄弟说的是,这书记已经发话了,建个大厦提提人气,我真不敢想这阴森森的鬼地方还会生出金蛋来”
  “这湖肯定是要废了,先要把排水做好,别他妈跟杨晶光似的,到头来兜不下”
  “那是一定的,现在咱什么技术,别说是这儿盖个楼,就是在海里盖个楼也没问题”
  “咱年后就动手”
  “能等吗,你个猪头,下周一,就把打桩的机器调来,趁着水枯,争取正月就把桩打完”
  “成、成、成”
  其实说来也凑巧,我和陈发达闲的无事,那天傍晚想出来看看,当骑着自行车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倒也没什么奇怪,两人还特意加重了语气告诉我们,这儿要被填了,县政府要建一个超级商业大厦,我心头一惊,恶狠狠地瞪着他们就掉头回去了,大概陈发达也觉着没趣自己竟回家了。
  第二天,周六,我决定再次会会宜枚香。中午的天空有些阳光,宜枚香如约来到这个荒废了的湖边,她依然白皙,只是不知什么时候,眼角添了几丝鱼尾纹,她依然漂亮、大方,高跟的皮鞋踩得枯黄吱呤作响,我撑来准备好的小舟,边捅碎冰层边示意这位大书记上船,她同意了,我发现在她上船我搀扶的时刻脸上依然会泛起红晕,她很乐意我就这样搀扶着她。我们划到湖中心登陆,其实当初我在改造时就特意在这片新的湖面上留下这块陆地,也许在我的心里还有她,这里的大小跟几十年前的那块差不多大,宜枚香很愿意这样,她在阳光下伸着懒腰,时而捋一下有些花白的鬓发,我突然发现,岁月也会留有痕迹。我问她,这儿美不美,她说很美,只是很久没来过这样的地方,我看得出她的眼睛里藏着一些东西,若丝若柳、若绦若絮。我还是大着胆子抱住了她,她也没反对,阳光在我们的头顶开着玩笑,一朵浮云跳过冰层落进水里,倒挂的天蓝得要命。许久,我吐出了想要说的话,她的回答让我无法反对,叉口县已经这样了,我不想在我交班的时候给后面的人一个烂摊子,我想把这儿重新做出来,是呀,她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可以搏一搏,她还可以在这段时间扳回一点面子,我搂着她无言以对。
  美好的时光总是赶着鞭儿往前抽,天气逐渐逼人离开,她站立起来,铁生,该回去了,再次破冰的小船在湖心缓缓地漂移,宜枚香突然连打了几个喷嚏,慌乱之中想站起来,伴着一个趔趄,身体就倾向船外,我没来得及拽住,小船就已倾覆,我们双双掉入湖水之中,她挣扎着失去了知觉,等我把她拖上岸时,竟一息无存。
  我呼救无人,不知所措,这个腊月十六的傍晚,我在岸上顿胸捶足,没人告诉我怎么办,没人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
  萎缩的天暗了下来,街道的灯开始扩张,我背着宜枚香漫无目的行走在寒风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2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7-19 17: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61、生死逃亡
我再一次陷入绝境,当小军大凡在叉口县人民医院附近把我强行拽进车里的时候,我知道,金胖金流已经把我告发了,缉捕我的人员马上就要出发,我懵了,缉捕就缉捕吧,我又没杀人。大哥,您错了,死的是宜枚香,叉口县县委书记,小军边开车边说,我得到的消息是,对您杨铁生立即以故意杀人罪逮捕,金胖金流说的真真切切,说亲眼看见您把宜枚香推进湖里,淹死了,这个时候即使有人作证,您也是死路一条,何况这年头又有谁原意出来给您作证,大哥,先逃吧!

我又一次无言以对,任由这辆疾驰的黑车把我抛向黑暗,抛向无尽的寒冷。我在一座山梁下面下了车,小军大凡塞了很多钱给我,说,大哥,天就要亮了,我们哥俩只能把您送到这儿,我们还得赶回去,否则金胖金流很快就会怀疑我们哥俩,大哥保重,说完他哥俩立即调转车头,走了。我搂着钱,怔怔地看着,没有眼泪,没有感激,直到车辆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这才反应过来,我现在算是逃亡了,又要开始过着隐姓埋名的日子,又要过着黑白颠倒的日子。我翻过山梁,小心翼翼地路过村庄,路过大一点的城镇就准备一些干粮,白天找着暗处躲藏,晚上我用脚步把长夜丈量,直到有一天我把脸庞割伤,彻底改变了模样,那是因为我身上的钱已全部用光,这个日子我已不记得是在哪年哪月了,总之,我开始干起了乞丐的行当。
山长水长,我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有多长,后来我学会了乞讨,学会了变着花样乞讨,许多其他的乞丐也学着我的式样,我的公平分配原则让很多与我一样靠乞讨生活的人常聚一堂,我们各自说着自己的故事,我们各自讲述自己的见闻。他是孤寡的,她是有病无钱医治的、他是残疾的、他是孤儿、她是被人贩卖不知家在哪儿的、他是被别人逼迫的、当然也有为了逃避罪责的,当然也有和我一样在经受着冤屈的。一天,一个比我大很多的老人去世了,他临终说,朋友们,能回去就回去吧,别跟我一样到死也回不了家乡,那晚我哭了,想想自己业已离乡六年了,该有个结果了,后来,我走走停停,一路乞讨,于二O一O年正月初八回到了叉口县,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叉口县县城。
这座县城变了,变得大气,变得热闹,变得熙熙攘攘,变得完全超乎我的想象。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地方,一个既是熟悉的地方,又是很热闹的地方,又是我这样的乞丐能有收入的地方。就在姚仙湖旁,今天那个大厦好像要开张,于是我在一个露天的消防栓旁,放下了我的一包破衣裳,坑洼的铝盆落在石板地上咣当作响,我沉下腰板做好了乞讨的犬伏状,然后不停地把脑袋摇晃,不停地念叨行行好,不一会儿铝盆里就传来了我最熟悉的响声,这天的阳光真好,我不用在寒风中苦苦煎熬。中午,我心满意足地把硬币放进自己的破包,准备收场,突然四只脚闯进我的视野,同时两张大红的票子顺着我的眼光飘扬,心想遇到有钱的主了,于是连忙叩头谢谢老板,谢谢老板,恭喜发财,恭喜发财,还没等我说完,那两人就要离开,只听一个人说,这年头还有要饭的,另一个人说,就你事多,给了钱,叫人把它打发走,戴着金链的手扬得老高,这声音、这身形我太熟悉了。我收好钱,并没有离开,等着他们的人来,几个保安果然一会儿就到了,我被强行拖离宝地,几个保安嘴里喝斥着,不要命的叫花子,金老板的地盘都敢来占,滚一边去,几个好心的路人说了几句,跟一个叫花子叫什么劲,我知道我幸免了一顿踢打,我朝着路人不断作揖感谢。
夜晚,我不敢去见陈发达,确实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我从一个垃圾堆里挑到了一身适合的衣裳,在姚仙湖旁整理一番之后像正常人一样在姚仙湖大道上闲逛,我要找到金胖金流的影子,我要知道陈发达的消息,更要知道那些个案子究竟有个什么结果。我在穿梭的人流中不停地张望,一张张陌生的脸庞一笑而过,我不敢盲目打听,我不敢去县政府,我不敢去公安局,我在人流中停滞,我不如一棵树,我不如一根水泥杆,更不如一条过道的斑马线,我突然觉得这个县城好像再也与我无关。
黑云再次吞噬月亮,杨铁生停止了诉说,他呆呆地望着生灵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2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7-19 17:38:33 | 显示全部楼层
62、生死判决
这次生灵佛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目光和煦,黑暗中的众冥灵鸦雀无声,只见生灵佛轻启厚唇,询问道,杨铁生,你在逃亡期间还调查了裸图的来历,结果无功而返,期间你还写了很多东西,你两年前失魂落魄回到叉口县,最终找到陈发达的住处并把这些材料偷偷送给了陈发达,可是那桩案子始终没有结果,你觉着你背负一个杀人的罪名不公,终日抑郁寡欢,所以你最终选择了却残生。你对宜枚香又爱又恨,杨铁生点头称是,那你看看你身后这位是谁。生灵佛把宜枚香送到杨铁生身后,杨铁生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他肯定这位就是宜枚香,生灵佛接着说道,她在这儿待了十年,只为与你见上一面,这十年她没有为自己作任何辩解,倒是五年前在狱中郁闷而死的李三炮辩解了一通。
杨铁生没有听到后面一句,他痴痴地看着宜枚香,欲哭无泪。生灵佛打断了杨铁生的注意力,说,今晚注定不是一个平安夜,你奶奶丁氏也在这儿,是我把她挽留在这儿的,说完丁氏出现在生灵佛身边,她一脸慈祥地站着,杨铁生立即下地三拜三叩。再有你的好兄弟陈发达也一直在为那一系列案子奔波,他没有忘记你,他一直在寻找你,他提供了很多材料,他在拿到你的材料后一并交给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现在是叉口县的县委书记,他叫周全,就是这个人花了四年时间把叉口县的案子查得水落石出。
其实叉口县县委书记周全,在今晚,也彻夜无眠,他已经看完了桌上沉甸甸的档案,正从房间到院子之间来回走动,身上一会儿透凉彻骨一会儿大汗淋漓,他名义上是叉口县县委书记,实际上是省特侦组组长,他已经下达了执行枪决的命令,今晚注定是一个不平常的夜晚。
杨铁生、丁氏及众冥灵面面相觑,生灵佛没有理会,继续说道,至于流传的那张藏着宝藏的裸图,纯粹子虚乌有,那只是杨大力的一张信手涂鸦,但他窃取国宝是真,私吞财物是真,那十七口人命就是为了私吞表演队几代积下的财产,这是陈发达发现的,后来被转移到龙虎山庄。在给你的判决之前,我还要告诉你几件事,一是,金胖金流的地盘,就是所谓的超级商业大厦已归国有,原因是,建设这幢大厦的资金源于金胖金流假借珠宝行的生意非法强制收购了龙虎山庄被哄抢的财物并予以变卖,加上一些其它的因素;二是知梅在南方生活的很好,她是宜枚香和杨大力的女儿,这点杨大力一生不知;三是周全是你和周艳雪的儿子,此语一出,惊得杨铁生再次下地跪拜,丁氏则双手合十。生灵佛停留了片刻,再次问道,你杨铁生还要与宜枚香在一起?杨铁生稍有迟疑,他看着宜枚香点点头,没有回答。
众冥灵叹息不止,生灵佛收起和蔼,顿显严肃,那好,我宣布对杨铁生的判决:根据临界律令第一百零一条,杨铁生符合往生的条件,特命你还阳转世,不过宜枚香要和你一同转世,生灵佛宣布完毕看着丁氏,还劳烦丁家奶奶帮忙送去,丁家奶奶托着杨大力和宜枚香瞬间消失。
月亮终于被吞噬,叉口县上空再次响彻爆裂的雷声,邪恶的污血被紧接而来的磅礴大雨再次冲刷,又一场倾泻如柱的夜雨惊得生灵庙的生灵紧凑在一起,突然众冥灵被两道冥影生生挤开,伴随着疼死了的喊叫声,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金胖、金流。
叉口县人民群众已经早早的沉入梦乡,没有任何人会注意到这儿的激烈斗争,叉口县上空爆裂的雷声掩盖了正义的枪声。
据说,一周后,周全领着他母亲周艳雪在尸叉河进行了祭拜,当年,周全的老婆怀了一个龙凤双胞胎,再过一年姚仙湖改造完工,全开放的湖景吸引着络绎不绝的游客,那块巨石上的石虎不见了,代替它们的是一块巨大的鹅卵石,石上还篆刻着“法制主题公园”六个大字,尸叉河滩也被市政府列入整体改造规划当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692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83

评论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6-7-21 08: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