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72|回复: 2

游火焰山管窥吴承恩的创作想象力

[复制链接]

189

主题

720

帖子

250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508
发表于 2019-3-4 05: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美梦做伴 于 2019-3-4 05:49 编辑

   游火焰山管窥吴承恩的创作想象力

                            李贤武/文

    2018年11月的一天,天高云淡,金阳普照。我陪朋友去距离吐鲁番市东北30公里处的火焰山游玩。乘车缓行在吐哈公路,放眼望去,火焰山像一条赤褐色的火龙,以迅雷挟风之势,从天山之巅飞腾而来,蜿蜒数百里,最终静卧在吐鲁番盆地边缘。几千年来,这条西方赤龙借着夕阳的余威,在华夏大地西北角熠熠生辉,以其饱满的热情,造福着这方辽阔热土,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宾客在这里欢聚一堂、安家创业。
    吐鲁番地区历史悠久、物产丰绕、名胜广博,是新疆风土人情和文化遗产的集大成者。如果把吐鲁番比作一个巨大的聚宝盆的话,火焰山就是一幅镶嵌在这个聚宝盆上的黄金图腾。在人们的普遍认知中,它不仅是一个驰名中外的地理性标志,也是炎热的代名词,把吐鲁番称为“火洲”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虽然火焰山在盛夏时的炎热我没有体验过,但看见它冬天的模样,就可以想象到它夏日的温度。吐鲁番的许多景区在冬日里是很少看到绿色的,火焰山及其附近更是如此。
    我们穿过一条绘着《西游记》人物故事壁画的地下通道进入景区,在出口处看见一根高耸挺拔的巨型温度计昂然矗立在那里,温度计的造型颇像孙行者金箍棒的放大版,仿佛正欲伸入九霄云外。看看旁边的碑文,方知火焰山地表温度最高时可达摄氏70度以上。听同行的游人讲,盛夏之日,把鸡蛋放在火焰山下的沙窝烤着吃是很快捷也很惬意的事。这话我信。此时虽是隆冬,火焰山附近比附近周边暖和得多,站在远处就能感觉到那种蕴藏在那褐红色肌肤下的火热。我担心,倘若在三伏天来登火焰山,不变成铁板烤鱼才怪呢。
    此时的火焰山更像一位表面矜持而内心火热少妇,静坐在一处浓浓的红色闺帏里翘首以待。尽管厚厚的大红绸衣将她的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但还是压抑不住她奔腾在骨子里的那股热情,刚刚拥入她的怀抱,便有一种沉缅于温柔乡的感觉。
    山脚下有一块刻着“海拔零米线”的巨石,站在地平线的台阶拍照留影,颇有一种“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豪迈与感慨。这种感觉,无意中激发了我的征服欲,促使我面对横卧在眼前的火焰山不再举步踟蹰。
    火焰山山势平缓,呈褶皱式坡状,乍一望,爬上去似乎并不十分费力。我们脱去棉衣,欣然而上,可倘未爬到半山腰,已是大汗淋漓。越往上爬,越能感觉到山上山下温度的差异。用“冬天里的一把火”来形容她此时的情景再恰当不过了。
    从地理学上讲,形成这种独特的地域性气候与吐鲁番盆地海拔较低有直接关系,只有在这里,才能领略到“围着火炉吃西瓜”那种独特韵味。尽管新疆地区在冬季里经常受到来自西伯利亚寒流的摧残,气候严劣且变化无常。而吐鲁番则像一个世外桃源,兀自地过着只有冬夏不见春秋的平静日子。火焰山更是靠她与生俱来的热情,将来自四面八方的风霜雪月消融贻尽,亘古不变。这是多么神奇的力量啊!难道她真是那条火龙的化身吗?
    在内地,许多人读了《西游记》之后才知道火焰山的。在此之前,我不知道造成火焰山高温的真正原因,只觉得这山上燃烧过来自太上老君八卦炉中的天火,也从没置疑过这个传说是吴承恩的凭空臆想。其实,许多人和我一样,读过《西游记》后,就会对书中有关火焰山的叙述深信不疑。这正是这部小说独有的魅力之一。
    通俗化和趣味性是小说的又一大特色。许多时候,我们了解历史更多是从小说故事开始的。比如我们了解三国更多是从阅读罗贯中的《三国演义》而非陈寿的《三国志》。人们普遍性地了解火焰山,了解西域风情更多是从吴承恩的《西游记》而非《山海经》、班固的《汉书.西域传》以及玄奘的《大唐西域记》。高明的小说家可以在史料的基础上发挥他神奇的想象力,经过艺术化加工,创造出一个令人神往的意境。反之,小说家也可以从一个传说或者故事中复原出一个历史的轮廓来。凡此两种,盖莫能外。我由此得出一个结论:凡是高明的作家,无一例外都具有丰富的想象力。文学的魅力正在于斯。
    据考证,吴承恩从未到过新疆,他对新疆的了解也许大多来自《山海经》、《汉书.西域传》、《大唐西域记》这些著作。《西游记》第五十九回“唐三藏路阻火焰山,孙行者一调芭蕉扇”中对火焰山的精彩描写,最初的灵感出自唐代边塞诗人岑参的《首吟火焰山》:“火山今始见,突兀蒲昌东。赤焰烧虏云,炎氛蒸塞空。不知阴阳炭,何独烧此中?我来严冬时,山下多炎风。人马尽汗流,孰知造化功!”这是一位诗人亲临火焰山后最初最直接的感受,由此成为吴承恩对火焰山简接感受的一个重要元素。吴氏把这种感觉通过想象和艺术加工写成故事,让更多的读者享受到小说对整个社会的震撼力以及带能我们的无穷快乐。就实际效果而言,做为小说家的吴承恩比做为诗人的岑参也许更高明一些。
    我们知道,长篇小说是一个庞大而系统的工程,必须通过真挚而艰辛的情感投入和复杂而精妙的艺术加工,才能切中实弊,奏响读者心中的那条共鸣之弦,艺术感染力从恰如其分的情节喧染中得到升华,反映出一个时代的社会现状。因此,吴承恩从定海神镇铁联想到了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从火焰山联想到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从铁扇公主的芭蕉扇,联想到了牛魔王红孩儿......
    然而,吴承恩的高明之处并非仅此而已。他从《西游记》开篇起,就把世界分成了四洲四海。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南赡部洲、北俱芦洲。各代表现代意义上的亚欧大陆、南北美洲、大洋洲以及非洲。东南西北海各代表太平洋、南极洲、大西洋、北冰洋。这样的定义,虽然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西方学界对五洲四海的命名稍有偏差,但做为一名足不出户的秀才来说,吴承恩的推测比哥伦布的发现早了将近三百年。虽然海与洲在字面上有不同的解释,南极洲至今仍被千年不化的冰层覆盖,吴氏把它归入南海范畴也不无道理。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说,文学和科学的灵感是相通的。
    “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吴承恩没有到过火焰山,更谈不上周游五洲四海了。他之所以把这些故事叙述得如此逼真且合乎逻辑,这正是一位超级作家想象力无限延伸的结果。研究发现,作家丰富的想象力大多来自潜意识,而潜意识是引发灵感的基本元素之一。正如牛顿看见苹果落地发现“万有引力定律”,爱因斯坦看到流星的尾光发现“相对论”那样,高明的文学家也是站在巨人肩上才会更高明。
    《西游记》属于志怪类文学范畴,这类创作最初的源泉来自上古时的神话传说,从民间采风中吸取营养,创作出《诗经》那样的启蒙读物,在漫长的民族大融合过程中,逐惭形成多元化文学的雏形。从楚辞汉赋、唐诗宋诗、元曲以及明清小说,一直发展到现在的白话文学,可以说是一个返璞归真的过程。在此期间,许多优秀的文学家应运而生,吴承恩就是其中的姣姣者。他和罗贯中、施耐庵、曹雪芹等人创作的四大小说,代表了中国古典文学的最高成就。
    吴承恩在《西游记》中描写的神妖之战,借鉴了包括《山海经》在内的许多神话故事。比如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挥舞干戚的刑天;逐日的夸父,奔月的嫦娥等等,为吴氏的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想象空间和素材。我们仔细留心一下就会发现,《西游记》里塑造的牛魔王、白骨精、九头虫等八十一洞中形形色色的妖魔鬼怪的形象中,处处都有地方志怪和神话传说的影子。
    《西游记》是一部借妖讽世的巨著,就像蒲松龄借狐还魂的《聊斋》一样,最成功之处是巧妙地运用迂回战术,通过对神妖之争的描述,打破了封建专制思想和制度对文学的禁锢。而创作这样的作品,除了深厚的积淀外,没有丰富的想象力根本是不可能的。
    吴承恩没有来过火焰山,却利用他无穷的想象力把火焰山写得那么好。我来过了,该写些什么呢?

(本文作者李贤武,笔名劲草,网名祁连月,中华精短小说学会签约作家,甘肃省作协会员,自由撰稿人。电话15009453662通讯地址:新疆吐鲁番市光汇路绿建小区2号楼2单元402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94

帖子

16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29
发表于 2019-3-6 18: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游记》是一部借妖讽世的巨著,就像蒲松龄借狐还魂的《聊斋》一样,最成功之处是巧妙地运用迂回战术,通过对神妖之争的描述,打破了封建专制思想和制度对文学的禁锢。而创作这样的作品,除了深厚的积淀外,没有丰富的想象力根本是不可能的。作者认识的真到位呀!厉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1091

帖子

321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210
发表于 2019-3-9 16:3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贤武兄好文,发人思考!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